献给六四,二十三周年悼念日

罗勇泉



进入六月,便梦见一棵树
一棵弱小的树,光秃秃的,没有枝叶

却在秘封的黑暗中,在血色的泥土中
在大气压下不断添枝加叶,不断成长

并向下扎根,在最不可能有缝隙的地方
钻出了缝隙,像一只雄鹰飞出了一线天

梦醒时分,才知道二十三年的鲜血浇灌
凝聚了多少国人的路标和丰碑
这是一种博大的创造,更是一种奇迹

尽管此刻,这树依旧弱小,挡不住风暴
而我,却深深的相信不久的某一天
这树必定是枝繁叶茂,凤凰来筑巢

因为,祖国的地平线上
贫瘠的风景,太干涸了

需要雨水的滋润和鸟群的鸣啼
更需要参天大树下的太阳升起

写于六月一日,清晨时分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