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及海外各地民众纷纷举行活动纪念六四23周年



在六四惨案23周年之际,中国内地的民众及港澳台、达兰萨拉和海外各地的民众纷纷举行纪念活动。这里汇集了贵州、山东、北京、上海、福建、香港、澳洲、加拿大、美国等地的部分报道。




◇◆◇◆◇◆◇◆◇◆◇◆◇◆◇◆◇◆◇◆◇◆◇


贵阳公开举行纪念六四集会



照片: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街头拉横幅纪念六四事件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星期一(5月28日)在贵阳市区人民广场举行纪念六四集会。高举“‘八九’‘六四’廿三周年祭”、“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的横幅。



照片:贵阳公开举行纪念六四集会



  组织者说:“贵州人权研讨会”的重要成员陈西被当局判刑十年,这是对人权的公然践踏,我们也借纪念‘六四’之机抗议当局对陈西的非法判处和残酷的迫害。


  纪念集会过程中参与者高呼“民主万岁”、“人民万岁”、打倒“独裁专制”的口号。

  整个过程持续约两个小时,期间没有受到官方的阻挠或骚扰。活动结束后参与者陆续散去。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23年里是从未发生的,是当时当地的一个特殊个别情况?还是对此问题确有松动的信号?还有待观察。

  至少目前还不明朗,因为贵阳当局于29日采取了一些行动,到糜崇骠、雍志明等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家里,恐吓和抄家并把雍志明带走,目前没有下落。

2012年6月1日
原载博讯网站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贵阳六四集会被秋后算账 多名活动人士遭抓捕抄家



贵州异议人士糜崇标及雍志民等人在参与纪念“六四”纪念活动两天后,突被警方抄家并带走询问。糜崇标夫妇都被警方带走,他们的儿子四处打听父母的消息。有贵州民主人士认为,当局日前欲擒故纵没有阻挠纪念六四的活动,但是现在却开始打压报复。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参与周一下午贵阳一批民主人士在民族广场拉横幅要求平反六四的活动,周三遭到当局抄家并被带走,据维权网周三晚间的消息称雍志民上午遭到带离之后,下午当局人员折返抄走了他家中的电脑,据他的妻子描述,雍志民此次被带走的原因主要是在活动中参与了摄录的工作,当局怀疑他将相关照片和录像上传到网络中。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一些成员也表示,雍志民将摄录的内容传给多个成员,目前尚未确定是谁将这些内容上传到网络中。

本台记者周四多次致电雍志民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据维权网称,他至今下落不明。

贵州民主人士周一当天活动现场并没有遭到阻止和破坏,原本不少人认为当局有意放宽环境,参与者糜崇彪认为,纪念活动顺利举行与中央高层出现分歧有关。

然而本台记者周四致电糜崇彪,接听的却是他的儿子糜祖恒。他告诉本台记者,父亲已在周三晚间被带走目前不知行踪和下落:我昨天下午也不在家,我差不多是凌晨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的,我家里两台电脑主机不见了,我母亲和父亲目前都联系不上。

记者:是不是与之前纪念六四有关?

糜祖恒:当时我父亲在家里,当时就已经有国安人员在附近守着,他们已经来过一个联防的人到我家里看过,白天的时候没有把我父亲抓走,晚上来把他带走,现在我母亲和父亲都联系不上,我父母现在在哪里,我还要把这件事弄清楚,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把我父亲的遭遇在网上扩散开来。最起码让他们不能做更过分的行为。

消息传出后不少网民表示,这是当局的报复开始了吗?有的网民希望当局放人,并问:“悼念六四糜崇彪何罪之有?”

网络媒体自曲新闻在推特表示:这是贵阳市民悼念六四的后续。贵州民主人士廖双元向本台分析表示:他们是欲擒故纵,当时我没在现场在外地,周围的监控没有放松,秘密的用摄像头将他们摄下,据我知道,他们出动几十个便衣当时没有抓他们,现在看到网上消息传播很多,所以几个人被抓了,也许后台老板现在下令要他们抓捕人了。

据维权网报道,5月28日下午贵州多名研讨会成员在贵阳市人民广场打出“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祭的悼念标语,要求政府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并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现场引来数百名市民的围观。活动一直顺利进行,直到当天下午5点多结束也没有受到警察干扰。

然而时隔两天后,研讨会成员雍志明,糜崇彪、李克珍夫妇相继被警察抄家带走,其他成员均遭到警察传唤和软禁。

糜崇彪的儿子糜祖恒周四到所在辖区三桥派出所打听父母下落,后得知母亲李克珍被关押在此,并与母亲进行了短暂的会面。随后糜祖恒向警察打听父亲下落,但最终警察拒绝告知。

六四即将到来,贵阳国保为防范贵州异议人士再进行悼念六四和其它聚会活动,加大了开展维稳控制工作,很多异议人士都遭到传唤和软禁。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黄燕明被所在辖区警察警告和软禁,另外两位成员莫建刚和田祖湘分别被警察从家中带走。而廖双元、吴玉琴夫妇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目前情况不明。

另外,除了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贵州异见人士受到传唤和软禁外,周四上午10点,当时并没有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德富也接到辖区沙聪派出所警员电话,警告其不准出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2年5月31日

◇◆◇◆◇◆◇◆◇◆◇◆◇◆◇◆◇◆◇◆◇◆◇


“六四”前夕,上海、南通维权人士赴赵紫阳寓所探望



  2012年5月3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在北京永定门举行抗议活动,控诉社会恶黑暗、政府的违法犯罪和不作为。高喊口号:官商勾结,掳掠民财,腐败不除,百姓遭殃,打倒贪官,惩治腐败,反对暴力,尊重人权。要求当局停止对维权者的迫害,保障人民的合法权利。打出了“打到贪官、民生有望、民主救国”的横幅。向全国民众呼吁:支持温家宝总理政改,彻底惩治腐败,实行民主救国。



照片:2012年5月3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维权人士在北京永定门举行抗议活动


照片:向全国民众呼吁:支持温家宝总理政改,彻底惩治腐败,实行民主救国



  如今中国,贪污腐败,践踏人权逾演逾烈。就连主管纪检委的贺国强也不得不承认。他在一次中纪委全体会议上说:如果腐败得不到有效治理,就会丧失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其实民众对当局早己无望。贪官遍野,民生何望?只有民主才能救国。

  23年前,胡耀邦去世后,广大青年学生和民众对当局和腐败现象的不满而举行大规模的纪念和示威活动。继而演变成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最后招致当局的血腥武装镇压。赵紫阳则由于反对武力镇压而被扣上“分裂党、支持动乱”的罪名,被解职并失去人身自由,一直被软禁到去世。

  “六四”前夕,上海、南通维权人士常雄发、王扣玛、许正清、田宝成、徐玮、刘海林、徐丽艳、张秀琴一行8人,前往北京富强胡同6号前总书记赵紫阳寓所。



照片:上海、南通维权人士在北京富强胡同6号赵紫阳寓所前


照片: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许正清



  虽遇武警门卫阻拦,不让进门并告知赵紫阳家人不在。但前来探访的维权人士在寓所前徘徊、留影。以表达对前总书记的敬仰,以及重新评价六四,为赵紫阳正名的诉求。


上海市民
2012年6月3日
原载博讯网站

◇◆◇◆◇◆◇◆◇◆◇◆◇◆◇◆◇◆◇◆◇◆◇


上海维权人士上街公开呼吁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上海访民杜阳明、沈佩兰、王扣玛、童国菁四人来到位于上海市中心的人民广场。手挚"勿忘六四"字幅向民众、向世人展示上海市民对中共当局以党代国,以权代法的抗议。并发布《告同胞书》。警方一直关注,但没有采取行动。




  23年前的一场腥风血雨,成千上万的爱国学生、中国人民被坦克碾压、机枪扫射倒在木樨地、长安街,天安门广场等地的血泊之中。中共当局在阴暗的黑夜实施屠杀,并且用铁幕湮灭真实。中共喉舌用谎言向全世界宣布:“6.4清场没死一个人”。

  至今6.4大屠杀死了多少人始终是个迷!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说:没有死一个人;国务院发言人袁木说:死23个人;北京市长陈希同说:死36个人;国家副主席杨尚昆说:死600人。流亡海外的原89民运学生领袖、十几年来从事“六四”真相研究、目前担任《六四档案》网站主编的封从德认为:大约3千人。而关注“六四”事件的许多国内外人士和新闻媒体,有的认为,死亡人数不下万人。当初实施罪恶的侩子手一个个撇清自己,装作没事人一样,李鹏、陈希同这些罪恶的组织和积极参与者,居然敢出书为自己开脱。

  同胞们,还记得这么一个事实吗?有一个人在"6.4"惨案发生前,已经把被害人数告诉了大家,这个人就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也是6.4大屠杀的总设计师,他说“杀他二十万,保二十年平安”,那么中共设计须杀满二十万?!

  当初中共出动军队,而且机枪、坦克炮全使上了,规模如同战上海,

  把爱国学生当作美帝国主义、日本鬼子、蒋介石匪帮加以消灭。从木樨地经过十里长安街,再进入天安门广场一路机枪扫、坦克碾,如秋风扫落叶般。当时的学生领袖都视死如归,不肯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天安门广场)中共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全副武装到牙齿的反动派面对手无寸铁的爱国派,又是死命令——杀无赦。

  这几种因素综合作用下,死的人还能少吗?惯于说谎的中共及其代言人只能故伎重演,干脆抵赖——"6.4"清场没有死一个人。

  实际上这样的谎言连中共体制内的人都不会相信。全世界的卫星清晰地记录了中共血腥罪行的全过程,沿途所有建筑物上都留下了弹痕。虽然中共用欺骗、恐吓、收买等无耻手段封杀了许多人的囗,但是不可能封杀所有人的囗,当事人还在,天安门母亲还健在,还在不断揭露和控诉中共的罪恶。天安门事件的真相浮出水面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今天我们呼吁勿忘"6.4",不仅是为自己维权,更是为了天安门事件不再重演,阻止屠杀、践踏人权的最有效办法就是终止中共的一党制专制,实行民主,开创中华民族新纪元。

上海部分维权人士
2012年6月4日
原载《民主党通讯》网站

◇◆◇◆◇◆◇◆◇◆◇◆◇◆◇◆◇◆◇◆◇◆◇


孙文广:山东济南悼念六四聚会


  今年六四前,山东各界在济南举行第五届悼念六四聚会,参加者二十人,有六四被判刑者,有90后的在读大学生,也有30后的退休大学教师,大家在一起回顾六四,展望将来,盼望早日平反六四。会中发言的有:邵凌才(六四判刑四年)、秦志刚(判八年)、谢金玉(判六年)、车宏年(判两年后劳教三年),会上发言的还有回族农民维权领袖张庭夫,独立作家巩磊、退休庄教授和孙文广等。


  


  这次聚会在谢金玉的露天烧烤摊上进行,地点在济南腊山立交桥南侧段店南路123号门前树荫下。谢金玉六四被判刑六年,释放二十多年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今年46岁,刚结婚成家,为了生计他和夫人小马一起摆了个烧烤摊。在这里聚会悼念六四,更有特殊的意义,他俩的生活困境,是六四参与者的悲惨遭遇的写照。大家来聚会也是支持他们的生意。

  山东济南悼念六四聚会,从2008年开始,第一次参加聚会的有七个人,在邵凌才家中举办,其中六人都是判过刑的,聚会的的照片和消息报道后,国保找到了几乎每个人的家中,进行警告、威胁。

  2009年是“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参加聚会的有九个人,有人从外地赶来,其中八人在六四后被判刑。聚会公开报道之后,国保又到参加者家中威胁、恐吓他们,问横幅是谁做的,饭钱是谁支付的。这次聚会改在饭店举行。

  2010年第三次聚会悼念六四,参加者有九个人,考虑到人身安全,参加拍照的只有五个人。

  2011年,参加悼念活动有十二个人,参加照相八个人,这次有不少维权人士参加了悼念活动,李红卫参加悼念活动,二个月后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至今仍然关在劳教所中。

  今年是第五次举行悼念活动,有二十人参加,参加照相的有十五人。

  山东济南的各界悼念六四活动,持续了五年,每年都做公开报道,最近几年参加人数有明显增加,这说明了人心所向,大家感到距离六四平反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

2012年5月30日于山东大学
原载《新唐人》网站

◇◆◇◆◇◆◇◆◇◆◇◆◇◆◇◆◇◆◇◆◇◆◇


福建民众纪念六四



  昨天(5月31日)上午,著名维权人士范燕琼带领南平、福州、武夷山等地访民冒雨来到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旁听林贞廉冤案再审,抗议司法黑暗。因没有领导出面接待,只有法警对持,范燕琼和访民们展开“坚决支持温家宝总理的政治改革”横幅,从法院大门口游行示威到南平市最宽阔的滨江大道。期间,身体虚弱的范燕琼坐在轮椅上奋力高呼:支持温总理改革,平反’六.四’……



照片:范燕琼和访民在法院门口




照片:游行示威在滨江大道上



  抗议活动结束,当范燕琼女士在大家的帮助下回到家中,即遭到当局尾随而至的警察团团围住,处于被非法囚禁状态,使范女士所住小区成为了南平市的东司古!警察还不停地借以“调查”名义上门骚扰,并以“支持温家宝政治改革和要求平反六.四都是违法行为”为由进行恐吓。

  直到今天(6月1日),警察的车辆(非警车)依然停在范燕琼楼下,

2012年6月1日
原载《民主党通讯》网站

◇◆◇◆◇◆◇◆◇◆◇◆◇◆◇◆◇◆◇◆◇◆◇


蘋果日報:香港18萬人燭光悼六四 規模破紀錄 方政出席領呼口號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六四那一夜,目睹君去後,令我獨含恨,就算未如願,大志仍在心!」逾18萬香港人和支持民運人士,昨晚聚集在香港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維園),高唱《祭英烈》等歌曲,悼念23年前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六四事件」中的英魂。六四被坦克輾斷雙腿的流亡民運人士方政帶領群眾高呼:「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香港自1990年起年年集會悼六四,今年人數創新高。

維園足球場原定昨晚8時起舉行「六四23周年燭光集會」,因與會人數超出預期,延後20分鐘開始。主辦單位表示,今年有18萬多人參與,打破歷年來擠進維園最高的15萬人紀錄,維園內6個足球場,不到8時就被坐滿,連旁邊的草地、籃球場也都是人。


齊聲唱《自由花》

晚會前,演講台掛起「毋忘六四、民主必勝」等大字,中間豎立「民主烈士紀念碑」和「民主女神像」,義工趕工裁剪白色紙杯,準備在夜幕降臨後,盛載與會者的燭淚,悼念當年被屠殺的烈士。但主辦單位準備的8萬5千支蠟燭不敷使用。

晚會開始後,先朗讀一些在六四遇難的學生及他們離世父母的名字,也向4月在美國病逝的中國民主運動啟蒙者方勵之表達哀悼。接著,近20萬與會者默哀一分鐘,然後手持燭光,高唱《自由花》、《血染的風采》、《祭英烈》等歌曲,場面隆重而肅穆。

六四受難者方政在會中表示,感謝港人、中國及台灣同胞的支持,他對晚會的場面,感到太震撼了,稱這是「良知的海洋」;主辦單位還播放六四民運領袖王丹的錄影講話,他表達對港人每年堅持集會的感動,希望港人堅持下去。

方政遭解放軍坦克輾斷雙腿,是六四血腥鎮壓活生生的見證。


陸生(90後大陸學生):延續民運

六四罹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組織成員郭麗英在會上說,她丈夫當年身中兩彈身亡,此後她與年邁多病的公公及11歲女兒相依為命。1995年,她參與「天安門母親」團體,雖受到警方監控和威脅,但她堅持為死去親人討回公道。

有出席晚會的中國民眾表示,香港是中國土地上唯一可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作為中國人有責任出席。也有90後(1990年代以後出生)的與會學生說,要延續民運精神。


王丹:堅持理想

面對北京當局處心積慮欲抹滅六四真相,香港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昨公布北京市民提供的「六四」見證信指出:「那一夜我們聽到的是漫天的槍聲,…早上看到的是,滿街的學生,渾身是傷,…(之後)我們看到是紀念碑上的血,清潔工人在天安門清洗了半個月。」

王丹昨在臉書上說:「23年前的那一次,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未能實現。我們付出了代價,也總結了經驗。23年過去了,世界已經改變,但是理想應當堅持。」六四民運領袖吾爾開希昨接受「壹電視」訪問時強調,「如果遺忘歷史,往往是讓歷史再度發生的原因」,中共應「早日面對六四」。

2012年06月05日
香港《蘋果日報》


◇◆◇◆◇◆◇◆◇◆◇◆◇◆◇◆◇◆◇◆◇◆◇


悉尼华人集会悼六四英灵



  6月4日晚,90多位悉尼华人和留学生在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前举行了烛光集会,悼念1989年天安门死难者。现场挂起了“释放六四抗暴者”、“结束中共暴政,创建民主中国”等字样的横幅。每个人胸前都戴一朵小白花,手中都呵护着一支白烛,烛光在悉尼冬季雨后料峭的寒风中摇曳。悼念在庄严而肃穆的气氛中进行。

  曾因六四坐过3年牢的前湖北学运领袖冯海光在主持时说,23年前那场史诗般的运动是中华民族永恒的伤痛。不要去乞求中共,但寄希望于人民。孙立勇、陈用林、潘晴、秦晋、袁铁明、任雪冰、金橙、孔天乐等人也作了感人肺腑的发言。

  孙宝强深情地朗诵了闻一多著名的散文诗《一句话》:“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陈弘莘也朗诵了因诗入狱的浙江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的诗《是时候了》。陈新浩领唱《历史的伤口》,几十人的和唱似洪流势不可挡,似闪电撕破中领馆昏暗的夜空。

  最后,由张小刚和陈弘莘逐一念出“天安门母亲”群体收集的186位天安门死难者的姓名。每念出一个姓名,其他人都跟着念,相信人人都在试图印到脑子里去。此时此刻,时光仿佛倒流到1989年。



留学生手持自己刻字的蜡烛



  参加集会的人群中有数十位来自香港的中国留学生格外引人注目,昭示六四精神正薪火相传。留学生们自己带来了蜡烛。朱家辉作为留学生代表发了言,他说:“1989年的时候,一群同我们一般年龄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为中国献出了他们的生命。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纪念他们,能做的就是将他们的愿望努力传承下去,把他们没能做完的事做完!”


  集会在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释放六四抗暴者”、“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等口号的怒吼中结束。

悉尼民主平台
2012年6月6日
原载博讯网站


◇◆◇◆◇◆◇◆◇◆◇◆◇◆◇◆◇◆◇◆◇◆◇


自由亚洲电台:加拿大多伦多等地举办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



加拿大多伦多等地举办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许多人在活动中表示,目前中国政局动荡,政府贪腐严重,社会道德败坏,正是因为当年中共残酷地镇压了民主运动所导致的恶果。

加拿大多伦多的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包括下午5点到7点,在多伦多大学举办的《中国时政》公开论坛。主讲人之一韩广生是原沈阳司法局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他介绍自己毕业于南开大学,是该校77级第一位加入共产党的大学生。在89民运时,他在沈阳市公安局工作。他说,学生运动反贪污、反腐败赢得了包括公安人员的支持:“学生游行的时候,警察是保护的。我当时的职责就是负责和学生联络。学生游行到市政府的时候,我说,我刚毕业不久,我和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我们支持你们。我们保护你们游行,你们别影响城市交通。所以,整个过程中,沈阳警察和学生关系良好。一直到六四天安门发生大的镇压之后,沈阳的学生运动才平息下去。但是,沈阳没有抓一个学生。”

韩广生介绍说,中共镇压89民主运动和镇压法轮功,是让他彻底脱离中共的原因:“天安门的血腥镇压,我是十分不理解的。当然也有很多军人、高级干部也不理解。我认为,你中国的军队,怎么能够枪杀自己的人民。不可理解。如果说,我在这之前是死心塌地拥护中共的话,六四事件是第一个让我在心里对中共产生了不满。看到六四对人民的血腥镇压,我的心是深深的受伤的。”

韩广生表示,不断的镇压事件,让他认识到了中共的性质:“直到十年之后,又残酷的镇压法轮功。而这些普普通通的良家妇女,就关押在劳教所里面。我夜里去看望她们的时候,我觉得她们非常无辜。十年间,我认识到中共是什么东西呢?是为了自己的政权,什么都不讲的,非常虚伪、残暴这样一个野兽。”
韩广生并从自己对中共执政体系的深入了解,分析了中共目前政局的走向和性质。韩广生目前是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副主席。中国时政论坛吸引了约百人出席,将一个小会议室挤得水泄不通,有人索性坐在地上。在公开讨论环节,许多人表示,目前中共贪腐严重,社会道德败坏,正是因为当年中共残酷地镇压了民主运动所导致的恶果。

下午7点,许多人聚集在中共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前,举行示威抗议并游行到多伦多大学六四纪念壁雕前,举行烛光悼念会。民阵加拿大理事应红善代表民阵加拿大宣读了声明。声明中说:“我们知道,中共高层有些开明人士希望解决六四,是出于形势的逼迫。六四二十三年以来,中国各级官吏从上到下全面腐败,遍布全国的官民冲突愈演愈烈。中共尽管以巨额的维稳经费维持一个庞大的警察系统,也无法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了。中共感受到了巨大的执政危机。这种危机是整体的,制度性的。”

出席多伦多烛光悼念会的民众约有四百人。同一天,加拿大的温哥华、卡尔加利等城市的民运人士,也举办了六四纪念活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2012年6月4日

◇◆◇◆◇◆◇◆◇◆◇◆◇◆◇◆◇◆◇◆◇◆◇


纽约纪念六四活动——展示坦克



纪念六四,纽约时代广场上演王维林挡坦克


  纽约当地时间6月3日下午4点到晚上9点,时代广场有一辆和实物一样大小的坦克,其逼真程度,在制作时引起居民的好奇,还有小孩试图爬上去玩。该坦克模型由雕塑艺术家陈维明带领数名义工花数日在纽约制作,成为今年纪念六四活动的亮点。



  在今天的行为艺术表演中,陈维明等分别扮演了王维林,重现他挡坦克时的情形。至今,王维林生死不明,但按魏京生的说法,王维林后来又第二次只身挡坦克,被碾压了过去。

  本次在时代广场的视频由艾福荣拍摄。最后一个视频由赵岩拍摄,是2日制作坦克完毕后,陈维明等谈话。

2012年6月4日
原载博讯网站


纽约中领馆外六四纪念活动——展示坦克



  纽约当地时间6月4日下午2到4点,中国领事馆外民运团体和藏人团体举行纪念六四活动,雕塑艺术家陈维明制作的坦克模型出现在现场,但没有举行行为艺术。视频中有魏京生、王军涛、陈维明、陈立群等讲话。视频拍摄:艾福荣

2012年6月5日
原载博讯网站

◇◆◇◆◇◆◇◆◇◆◇◆◇◆◇◆◇◆◇◆◇◆◇


自由亚洲电台: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星期一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纪念日,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参与纪念活动,对所有遭受屠杀和迫害的中国华人表达支持和声援。主办方向民众播放天安门纪录片,并举行问答研讨会,探讨中国实现民主后,西藏能否得到自由。



图片:主办方举行六四纪念研讨会(丹珍摄)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星期一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纪念日,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参与纪念活动,对所有遭受屠杀和迫害的中国华人表达支持和声援。主办方向民众播放天安门纪录片,并举行问答研讨会,探讨中国实现民主后,西藏能否得到自由。

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每年6月4日举行纪念活动已有10年,今年的活动是由达兰萨拉地方西藏青年会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驻印度分部联合主办。

上百名藏人星期一晚间聚集在当地西藏儿童村日校大厅参加了从6点半到9点举行的六四纪念活动。主办方表示,随着中国政府对境内藏区的压制日益加大,也是到了藏人密切关注和了解中国发生变化的时候。

达兰萨拉地方西藏青年会会长丹增宗智向本台表示,举行纪念活动是为了让藏人了解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的那起震惊全球的大屠杀事件,也让境内外藏人深深感受到,不仅仅只有藏民族遭受压迫。

丹增宗智表示:“1989年6月4日发生的天安门大屠杀事件,让我们深深铭记,尤其在我们饱受苦难、看着境内38位藏人自焚的时候,这一事件让我们看到更大的画面,那就是中国独裁政权的压制是面向全国。最重要的是让我们感受到,不光是藏民族在中共统治下遭受苦难,还有那么多中国华人也经历了苦难,他们也渴望人权、民主、自由和尊严。”

活动组织者在过去十年的六四纪念日向民众播放纪录片《天安门》(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这次又播放了另一部由美国制作的天安门纪录片《坦克人》(The Tank Man)。丹增宗智表示,“这是一部关于坦克人的完整纪录片。这位无名抗议者只身阻挡迎面而来的坦克,为世界塑造了英勇形象,也成为六四的精神象征。我们通过播放《天安门》和《坦克人》两部纪录片,来增进藏人对六四事件的认识,同时通过举办研讨会让民众了解在中国发生的最新事件。”

影片结束后,主办方以“中国获改变,西藏得机会?”为主题举行了纪念六四研讨会,由达兰萨拉地方西藏青年会会长丹增宗智和设在美国的西藏行动组织主席志彤拉珍作为主讲人回答了相关的十个问题。

两位主讲人主要就有关在中国发生的变化、新届中国领导人的即将产生、薄熙来事件、中国未来政治变革对西藏的影响,以及达赖喇嘛两位特使请辞后的汉藏关系发展等方面作了详细介绍。

西藏行动组织主席志彤拉珍说:“藏人必须永不能放弃斗争目标,要相信总有一天与中国政府的对话会开启,因为境内藏区的动荡不断,局势日益严峻,国际的关注力逐渐加大,特别是来自华人学者和作家等对西藏的支持呼声越来越高,这让中共官员不得不在谈判桌上与藏方代表展开对话。”

志彤拉珍表示,深刻领会华人活动者为自由付出的精神,然后再将藏人的自由斗争精神与他们结合,争取实现双方所需的自由与民主才是极为重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丹珍发自印度达兰萨拉的采访报道。

2012年6月5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