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陈维健



  2012年5月26日,“六四”难属轧伟林,经二十三个风霜雪雨,不胜悲痛与绝望,终于自缢身亡。遗书“冤屈未得申雪,决意以死抗争”。一个人从50岁起熬至73岁的老人,他的痛苦,他的期盼,他的绝望是我们这个民族二十三年的共同心历。

  今年“六四”前夕,中共破天荒地传出,温家宝曾多次在党的高层会议上提出解决“六四”问题的消息,虽然不能确证消息的真伪,但是,从中共将“六四”定性“暴乱”“事件”到“风波”来看,除出淡化“六四”以外,也透出了中共在“六四”镇压问题上已有认识。

  因此,温的信息也并非空穴来风。但从当今的政治气候来看,中共正处在89“六四”以来所没有过的政治动荡,党内暗藏杀机,前景晦暗不明,为时局平添了一股肃杀之气,但此时也是剑走边锋,为“六四”平反的大好时机。

  “六四”经二十多个年头,经历了二代领导人的替换,“六四”当事人不但离开了政治舞台,也大多作了古,“平反六四”在人事上,政治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最大的障碍应该是领导人的决心。

  抱着“传花击鼓”死也不作为的胡锦涛一拨来说,自然不会有平反之心,有平反之意的温家宝一拨,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人在宦海,身不由已之感。但是如果能把眼光放到社会,放到民间,就会有无穷的力量。

  戈尔巴乔夫能够转动整个苏联共产帝国,靠的是苏联社会已经成熟的改革力量。

  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是他知道时代变了,台湾内部反对的力量已经是暗潮澎湃,他是顺势而为。而当今中国社会呼唤“平反六四”,要求改革不亦如此。君不见每年香港几十万人的“六四”烛光晚会,年年此时“天安门母亲”泪湿墓台;

  今年,更有各地人士抱着拘捕坐牢的决心,公开举行的“六四”纪念,更有来自全国的访民,破天荒地在北京举行“六四”纪念演唱会,君不见那字字的血,句句的冤,声声的呼。那情那景天哭人落泪。见此,尚还不能对“平反六四”痛下决心,仍然囿于利益的得失,最终只能与天安门的会子手们,一起押到历史的审判台上。

  台湾的“二二八”对“六四”是一个很好的参照。“二二八”事件有一万多人死于镇压,十万人遭拘捕刑讯,所牵连的人当在百万以上。以当时的台湾人口来说,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当时国民党政权还未完全迁台,人口仅六百万左右。其牵涉面之广,对台湾社会影响之深远,远大于“六四”对中国的影响。

  然而,国民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二二八”是台湾进步的一堵血墙,只要这堵墙,还堵着台湾的人心,台湾就不可能有任何进步。时至95年李登辉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正式为“二二八”平反,向全国人民道歉,化解了血仇,民愤,也挽救了国民党。否则,国民党政权必为台湾人民所推翻。

  台湾解决“二二八”为共产党解决“六四”提供了一个珍贵的版本。如此涉及全台湾的血海深仇,都能得以化解,如此深入骨髓的伤痛都能得以抚平。“六四”又何不可。一个专制政权能否得到原谅,不是看他作恶多少,而是看他能否弃恶从善。

  “六四”和“二二八”一样,也是堵在国人心里的一堵血墙,这堵血墙只要一日不化解,中国就一日不会有进步,改革也无从谈起。国人的等待不会是永远,轧老先生以死抗争,岂非警钟。

  当人们对“六四平反”断念绝望时,心里就剩下推翻共产党了。民主是滾滾的长江之水,历尽百年奋斗,虽然专制依旧,但世界民主浩浩荡荡,环顾左右,中国已成孤岛,政权难以维续,当政者的穷凶极恶,不是强大,而始于其心惶惶,其力孱孱。

  世上没有千秋万代的江山,只有兴亡轮替的政权。堂堂大清皇朝历时276年,在时势逼迫之下也不得不宣告退位,中共还有何妄想可存,到不如学学皇太后隆裕退位之仁厚恬淡:“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中共正当此时,还待何时。

2012年5月31日
原载博讯网站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