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民主能做些什么?

韩家亮



  中国的民主化不仅对于中国民众的福祉有重要关系,对于世界的和平和稳定也是至关重要。借用肯尼迪总统的一句名言:"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无论在国内的还是在海外的华人,都要问一句我为中国的民主能做些什么?


评价六四的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一直是困扰华人的关键问题之一。例如有一些人声称如果那时方励之站出来领导民主运动,中国就会转化成民主国家。以我的看法,方励之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物理学家,如果不是生不逢时,他很有可能对科学做出更大的贡献,有可能拿诺贝尔奖。当时方励之只不过讲了一些民主启蒙知识,这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行使宪法所给的权利。方励之大概没有愿望成为民运领袖,而且即使他愿意成为民运领袖是否合适也尚待讨论。也有一些人认为那时学生领袖没有见好就收、适可而止。任何一个自发的群众运动必然会有各种不同意见,会有比较激进的群体。期望这样的运动会适可而止是不太实际的。譬如,埃及一年前的民主运动怎样才算是见好就收?况且八九年的学运并没有超出宪法的范围。还有一些人认为这些学生领袖不具有领导中国的素质。这种错误是从中国古代的打江山坐江山的观念来的。八九民运要求的是民主。如果中国民主了,中国的领导应该由公平自由选举决定,学生领袖不见得会成为政党领袖。即使成为政党领袖,也不见得会掌权。即使是掌权,也不过就一届。另一方面,依我看无论当时政局怎样发展,邓小平进行血腥镇压是无可避免的,只是早晚问题。即使八九年不导致北京屠城,或许九一,或许九四年会有血腥镇压。这是由邓小平这一代的局限所致。

  即使现在,许多华人还只是停留在要求中共平反六四。需要的不是平反,而是中共认错道歉。最近中共领导人换届又有许多华人盼一个"青天"出来推进民主。首先,由于逆向淘汰和中国文化影响,中国高官中现在有民主思想的人很少。况且中国的民主不仅需要领袖,更需要千百万人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中国民主急需解决的问题

  许多华人完全不懂民主是什么和怎样才能达到民主。Andrew Heywood的《Political Ideologies》列举了自由民主政体需要符合的条件【1】,我把它翻译并补充如下(参【2】):

1. 正式的,通常合法的,基于法律的宪法政府。这点主要是指政体必须是法治的。当我们说到一个政府是宪法政府时,这个宪法不是只是做做样子的,而是自洽的,是用来限制政府的权力的。引入宪法的本来用意就是来限制政府的权力。

2. 保证公民自由和个人权利。这些应该是现代社会的基本特征。

3. 制度上的分隔(fragmentation)和一个有检查和平衡(Checks and Balances)的组织系统。三权分立就属于这点。我在【3】讨论过。

4. 尊重普选(Universal Suffrage)原则和一人一票的周期性选举。

5. 在选举的选择和政党竞争上体现政治多元化。如果选民没有二种以上的选择的话,选举就没有意义。

6. 一个健康的内政社会,存在独立于政府的组织团体和组织利益。

7. 以市场为主导的私营企业经济。

  这些要点不是被所有学者都接受的。例如,许多学者会把第七点排除在外。但是无论如何,法治是最基本的。我写过一篇关于法治的文章【3】。那怎样达到法治呢?首先,许多华人鼓吹过去中国文明如何先进,但是中国从来没有实行过法治,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中国只有试验过法制,且试验相当失败。我们华人应该要求中国大陆现在实施法治,即达到英国1688年的政治水平。还有一点,大陆学者许多人大谈政治但政治学水平非常低,连政治学101的入门水平都没有。我推荐一本政治学入门课本【4】。建议没有政治学基础知识的华人好好补上这一课。否则大陆学者的文章都是为了骂为了爽,没有什么价值。举几个例子。许多大陆学者争论国人的素质是否适于现在就实行民主。我在【5】指出这种争论对于实现民主是没有什么价值的。【4】指出民主转型可能走非民主自由制(illiberal democracy)的弯路,例如俄国和不少南美国家。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是如何避免中国走这样的弯路。还有一个是有些大陆学者从旧纸堆里找出东西研究,不知道现在政治学早已超出这些理论了。举个例子,多数暴政是现代政治学基本上已经解决的问题【6,7】,但还是有华人不断研究这个问题。另一个例子是洛克(John Locke)。洛克对早期民主有重要贡献。但是"......他置财产权于首要地位使他无法接受在现代意义上的政治平等和民主【8】"。说白了,就是洛克的理论早就过时了。但是,现在还有华人长篇累述地研讨洛克的贡献【9】。


一两拨千斤 台湾应该起的作用

  台湾虽小但是经济和民主政治发展相当成功。大陆要求统一,台湾在原则上也不反对统一。我认为台湾政府民间应该要求中国大陆重新制定一部两边都可以接受并实施的宪法。【10】给出一个可以参考的宪法制定时间表。如果中共不同意,则表明中共的目的不是真正要统一中国,而是要吃掉台湾。如果中共同意,就把它圈在宪法的笼子里。中国大陆如果有了一个可以实行的宪法,中国就走向法治的第一步,离民主就进了一步。

  如果中国统一了,中国的国号应该是什么?可以接受中华民国。但是大陆会同意吗?我建议一个新的国号,中华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China)。这样两边应该都可以接受。如果国庆节定于10月10日我觉得也可以接受,不过好像定于6月4日更好。我个人不喜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它与共产党和专制关系太密切了,也不太喜欢中华民国的国旗,太复杂了。

  我认为要实现民主,第一步就是要在大陆实现法治。在国际社会的注视下,在台湾朝野的压力下,我相信是可能成功的。

注释:
【1】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4th ed.,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pp.40-43.
【2】韩家亮:民主之基要与几点谬误辩解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256
【3】韩家亮:法治,法制,三权分立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078
【4】Rod Hague, Martin Harrop, "Political Science: 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 Palgrave Macmillan; 6th Edition, 2010.
【5】韩家亮:文化、素质与民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0857
【6】民主与多数少数 http://han-jialiang.hxwk.org/?p=138
【7】谈谈暴民恐惧与政治民主 http://han-jialiang.hxwk.org/?p=346
【8】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4th ed., p.37.
【9】【华夏文摘】邓嗣源: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2013
【10】致胡锦涛主席马英九总统的公开信(1) http://han-jialiang.hxwk.org/?p=146

2012年5月19日
原载作者博客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