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紀詩≫之十三~二十三

青野



≪六四紀詩≫之十三
«廣場»——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十二周年

這裡是一方草原
遼闊在我們的皇天
穿行在萋萋莽莽之間
我們聆聽那
地老天荒的誓言

這裡是一隅田園
靜謐在我們的源泉
漫游在蔥蔥鬱鬱之間
我們哼吟那
地予天賦的詩篇

這裡是一望沙漠
荒涼在我們的祖國
迷失在茫茫寂寂之間
我們思念那
地久天長的傳說

這裡是一水湖泊
富饒在我們的山河
陶醉在悠悠蕩蕩之間
我們頌唱那
地遠天高的民歌

這裡是一脈山崗
錦繡在我們的故鄉
翻越在伏伏起起的之間
我們尋覓那
地方天圓的理想

這裡是一汪海洋
強盛在我們的域疆
漂泊在蒼蒼淼淼之間
我們繼續那
地角天涯的遠航

這裡是一片天空
湛藍在我們的
飛舞在風風雨雨之間
我們贊頌那
地平天成的光榮

「民國九十年六四於英雪菲爾」

~~~~~~~~~~~~~~~~~~~~~~~

副詩
«浪淘沙•廣漠»——紀念八九六四十二周年

細雨曉風時,
鴻雁飛遲。
鳴聲蕩闊碧煙直。
廣漠縱然深似海,
但問誰又識。

幾度入鄉思,
醉酒填詞。
離情切切見愁姿。
夢里故園花何在,
人也不相知。

「民國九十年六四於英雪菲爾」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四
«無語»——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十三周年

我選擇沈默
並非因為懦弱
我選擇快樂
並非因為冷漠
我選擇遠遊
並非因為遼闊
我選擇承諾
並非因為愛過

沈默使我思索
文字太多太多
我不知如何把握
歡樂使我寥落
太多太多收獲
我不時品味苦澀
遠遊使我迷惑
太多太多錯過
言語曾試圖深刻

無語,
也許是因為笨拙
難以盡情訴說
無語,
也許是因為做作
難以放松自我
無語,
也許是因為饑渴
難以抗拒誘惑

縫合的心,再次啓程
我還是那無言的過客

「民國九十一年六四於德國福來堡」

~~~~~~~~~~~~~~~~~~~~~~~

副詩
«虞美人•無言»——紀念八九六四十三周年

雲沉霧漫茫茫路,
歲月悠悠渡。
無言把酒祭蒼天:
我輩不惜熱血薦軒轅。

青春志氣多豪邁,
歷竟十三載。
自由奮戰救國家,
總有一天光復大中華。

「民國九十一年六四於德福堡」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五
«大門»——紀念八九六四十四周年

一扇關閉的大門
隔離著水火兩會
裡面是壓抑的怒火
外面是自由的流水

一扇開啟的大門
聯繫着天地兩間
裡面是有域的大地
外面是無疆的蒼天

一扇緊閉的大門
分割着陰陽兩方
裡面是死亡的陰霾
外面是生活的陽光

一扇敞開的大門
連接着悲歡兩季
裡面是痛苦的悲哀
外面是快樂的歡喜

一扇封閉的大門
斷絕着靈肉兩分
裡面是縱情的肉體
外面是禁慾的靈魂

一扇洞開的大門
溝通着心神兩番
裡面是開放的精神
外面是廣闊的心原

「民國九十二年六四於德福堡」

~~~~~~~~~~~~~~~~~~~~~~~

副詩
«七律•鐵窗»——紀念八九年六四十四周年

獻給入獄坐牢的六四英雄們

春秋幾度陷獄深
霧雨茫茫鐵幕沈
冷壁冰牆鎖錚骨
雄心熱血鑄精魂

自古英豪酬壯志
從來日月照世人
待到春風花爛漫
飛虹勢氣越昆侖

「民國九十二六四於德福堡」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六
«小路»——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十五周年

走在一條冷僻而崎嶇的小路
等待我們的只會是-
-冷漠、堅辛與孤獨
這需要我們的勇氣和毅力
還有烈士英靈的保佐和祝福

祖國- 一片在黑暗壓抑下的沃土
我們- 一支鄉土生養培育的隊伍
祖國- 將會在明媚的陽光下-
-蘇醒并覺悟
我們- 定要勇敢承擔義不容辭的
-責任和義務

無怨無悔、鍥而不捨
我們早已踏上義無返顧的征途
哪怕經過無數堅險的崎路
哪怕體驗無數堅辛的困苦
哪怕承受無數殘酷的痛楚
哪怕忍耐無數無知的侮辱
……

終有一天:
我們的熱血塗染了花朵的幸福
終有一日:
我們的苦難架起了自由的構築!

「民國九十三年六四於黑森林」

~~~~~~~~~~~~~~~~~~~~~~~

副詩
«一斛珠•征途»——紀念八九六四十五周年

天安廣場,
千帆万弋云低望。
英碑玉島浮波漾,
潮湧南方,
氣勢更悲壯。

眾志勁歌高曲唱,
九天震宇聲聲響。
反抗專制心激盪,
雖敗猶榮,
史海翻奇浪。

「民國九十三年六四於黑森林」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七
«光榮»——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十六周年

無論如何
那是一個特別特殊的時刻
花開 花盛 花落

無語如河
這是一個已經封存的時刻
心泉 心浪 心澤

無言如涕
那裡激發着值得驕傲的勇氣
堅強 堅定 堅毅

無訴如泣
這裡散發着令人感動的魅力
堅持 堅韌 堅繼

無法形容
那時經歷怎樣恐怖肅殺的噩夢
槍擊 槍彈 槍聲

無法從容
這時記念曾經眼見犧牲的英雄
光亮 光彩 光榮

往日的花還在
只是落入英烈之懷
此刻的花怒開
就是氣沖專制之害
永恆的花不敗
必是祭拜光榮之泰

夢去,夢還來
花落,花再開

「民國九十四年六四於黑森林」

~~~~~~~~~~~~~~~~~~~~~~~

副詩
«謁金門•荣光»——紀念八九六四十六周年

芳草碧,
松柏万年長憶。
廣場英雄冤魄在,
榮光飛環宇。

求自由,爭民主;
天地證心經風雨。
待到日出明大地,
齊唱全勝曲。

「民國九十四年六四於黑森林」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八
«感恩»——紀念親歷八九學運十七周年

晴朗的天空祥雲在浮動
夏日的從容青春在朦朧

恩惠般的生命
感謝上天般父母親情
恩典般的心靈
感激大地般師長育明

祖國恩賜我生之源
人民恩汲我學之泉
故土恩與我身之先
家鄉恩予我心之帆

我為我的祖國而生
我為我的人民而爭
我為我的故土而成
我為我的家鄉而贏

然而!
祖國,我却不得不遠去
人民,我却不得不別離
故土,已經成為異地
家鄉,已然成為記憶

如今被紛擾的世界
屠戮因貪欲而未曾斷絕
如今被迷亂的一切
仇恨因私利而未曾消滅

良心被強權進行着和諧
傳統被迫與進步決別
生與存在物化中被割裂
向衰亡的深淵邁進的腳步
已經無法停歇
人類之靈將被浸入一個
漫長無期的黑夜……

晴朗的天空祥雲在浮動
夏日的從容青春在朦朧

因着感恩之情融融
它們仍在我的夢中

「民國九十五年六四於柏林」

~~~~~~~~~~~~~~~~~~~~~~~

副詩
«柳長春•恩情»——紀念八九六四十七周年

天地之寬,闊於悠遠,
青陽普耀河川顯。
藴生萬物靜無聲,
容融大愛常相伴。

長水泉源,高山磊礎,
風花雨草雲霞樹。
感恩父母養生情,
報答尚在堅難路。

「民國九十五年六四於柏林」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十九
«陽光»——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生民主運潮十八周年

陽光照耀兮 溫暖廣場
去歲十八兮 深感懷想
學民如潮兮 仇愾激盪
獨制腐敗兮 暴虐猖狂

陽光晦暗兮 英雄沙場
風雨永存兮 英烈難忘
結社組黨兮 自由濫觴
同心協力兮 誓靖華洋

「民國九十六年六四於北京」

~~~~~~~~~~~~~~~~~~~~~~~

副詩
«賀明朝•月光»——紀念八九六四十八周年

夜入深境,
風涼花影,
半璧瑩光。
皎潔行,
月出淺靄,
滿地又浮霜。

怀思靜默,
寂由心問,
身在何方?
是雲移,
亦乎月變,
雲隱明月復蒼茫。

「民國九十六年六四於北京」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二十
«清風»——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十九周年

清風吹拂在廣場上
還像十九年前一樣
青春已逝激情不老
我們仍然昂揚豪放

清風吹拂在心魂中
依舊溫存更加柔融
感嘆英靈尚需慰藉
我們走向成熟從容

清風吹拂在神州里
總是那麼磬香如意
歲月匆匆陽光未復
我們定將戰勝暴力

「民國九十七年六四於成都」

~~~~~~~~~~~~~~~~~~~~~~~

副詩
«孤雁兒•細雨»——紀念八九六四十九周年

柔絲細雨輕織線,
數數滴滴點。
陰霪長淚灑雲煙,
畫作憶思深遠。
眉蹙眼朦心繚亂,
還奈切切愁不斷。

彌濛淺霧虛移幻,
續續飄飄暗。
盞杯酒醉似成眠,
一枕夢回千轉。
環望彩霞,天邊浮見,
竟欲晴無限。

「民國九十七年六四於成都」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二十一
«北京 北京»——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潮二十周年

在那遙遠的東方
有一座古老的都城
那是一方灼焰升騰的熱土
如今的熙鬧喧嚷
似乎在邁向富榮盛昌
其前進的步履
仍然無法
輕盈快暢
承支曆史的深重負載
繁華的街景如何掩飾
壯美而淒楚的真實
她對記憶的感傷
依然在喧囂都市的夜空和
善良人們的心目中
徘徊和倘佯

那就是我心中的故鄉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伴隨著無數的回憶和暢想
春花秋月永無休止
冬雪夏雨循環替罔
前塵往事
一一鑄建這座城市
陰晴無定的日月
聚散變幻的風雲
鬥轉星移千百年來
平靜地見證著
人們的悲歡哀樂
憐憫而寬容地撫慰
記憶中那些特別的
痛楚與迷茫

都市悠長漫漫的生命中
多少少年英才激情消逝
只是爲了能夠
喚醒人們心中對
真理和自由的向往
曾面對著生存和死亡
生活的惆怅和尊嚴的創傷
他們卻是那樣的癡情而無畏
歌聲是那麽的嘹亮
呐喊是那麽的豪壯
誓言是那麽的悲怆
內心越來越堅強
歡聲笑語如此爽朗
還有最後那無助哭聲
所有這些交織在一起
至今在那一片廣場陰郁的上空
回旋和飄蕩

在那裏 就是在那裏
一輩又一輩前仆後繼
一代更一代追風逐日
癡志迷著于
對自由的夢想
和對平權的奢望
鮮紅的自由結合藍色的夢想
那是一種黯然深紅的色彩
也是曾經鮮活熱血
早已冷滯幹漬的顔色
世世代代日積月累
一遍又一遍
一次又一次
洗涮淨染
廣場北端的禁宮高牆
極權與自由
專制與平等
獨裁與博愛……
它們之間
激烈的碰撞
與殘酷的較量
從來沒有間歇停頓
一點一線每分每秒
都在編織著
鴻篇巨獻氣勢磅礴的畫面
曆史中有多少
真實的善良
和美麗的真相
仔細端視那
譜寫史詩的文字筆觸
還是黯紅的自由夢想
史實張揚著無數的風帆
在波濤洶湧浩瀚無垠史海中
顯得那樣的
執著和滄桑

「民國九十八年六四於福來堡」

~~~~~~~~~~~~~~~~~~~~~~~

副詩
«大風歌•北平»——紀念八九六四二十周年

暴風亂兮心迷惘
驚魂海內兮失棟樑
直懷壯士兮斷忠腸

「民國九十八年六四於福來堡」

~~~~~~~~~~~~~~~~~~~~~~~
外一首
«七言二十行 六四二十周年祭»

氣爽浮雲璇璧嶺
風清漱谷煜灼陽
懷情寓景籍山水
卻把他鄉比故鄉

背井離根淪落客
天涯海角憶滄桑
春花漫漫二十載
秋雨潇潇染鬓霜

浪湧京城情洋溢
潮激廣場志飛揚
英豪奮勇出年少
報效家國意剛強

向往自由若生命
追求憲政爲興邦
輕身浴血良心恸
玉損星消惡權猖

枉史奇冤仍未雪
悲心怨歎悼國殇
同胞待醒精魂祭
萬裏河山碧草芳

[民國九十八年六四 德國福來堡」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二十二
«二十一»——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二十一周年

二十一年前,那個熱情的夏天
二十一歲的我,與二十一的青春與浪漫
所有人相擁在一起,共同
喘息著昏黑迷亂的夜色
彼此傳遞著仿徨與不安

在恐懼和麻木之間
我們奇怪地選擇了後者
在茍活和犧牲之間
我們膽怯地選擇了後者
在逃離和留守之間
我們猶豫著選擇了後者

在暴力的強權面前
我們是平和的弱者
在偽善的謊言背後
他們是空虛的強者

在我們的面前是冷冰冰的鋼鐵履帶
在我們的後面是兄弟姐妹的血肉身軀
二十一歲的我們
手牽手,不知所措地站在第一排
一整夜的興奮和緊張
意想不到的突如其來
使得,疲倦稚嫩的臉像紀念碑一樣蒼白

滿滿的騷動著的人的金字塔
擁圍著高塔巨型的大理石陽具
充血般捍衛著它的堅挺和大無畏
盡管像經過幾晝夜抗戰一樣的疲憊
年輕的心,年輕的身、年輕的靈
那一刻,我們與紀念碑融為一體
像一群浮雕一樣佇立,決不輕言後退

美妙的彈道曲線彈奏著恐怖的美洛迪
退色的旗幟卻迎著血腥的冷風歡快地舞蹈
對自由色彩的憧景和迷戀
像風箏一樣越飛越高
只是突然之間被砍斷了線

幾代人與夢想擦肩而過的痛楚
不斷點燃著星星之火
照看著通往共和的道路
我們的生命驕傲而莊嚴地宣稱
這一代承前啟後不負先賢遺訓
將我們的使命感
與共和國多災多難的命運緊密相連

黑色的槍口
閃光的刺刀
直指著天真的浪漫
後面卻是純潔的無辜
這邊的青春追求著公民的正義與權利
那邊的青春保衛著專政的穩定與偽善
那邊的無知威脅著這邊的生命
這邊的生命卻捍衛著邊的尊嚴

過去,革命烈士的紀念碑
今天,成為民主運動的伊甸園
北面,是滿清皇權的宮門
南面,是末代紅色帝王的寢陵
西面,是獨裁權貴的立法院
東面,是一黨專制的歷史博物館
自由,被極權擁抱著
理想,跌落於殘酷無情的陷阱
那時,我們二十一歲
那時,今天的二十一年前

二十一年前的愛人
在二十一年前永遠離開了永遠二十一歲的我
二十一年前的激情
自二十一年前永遠伴隨著永遠二十一歲的我

二十一年前所有幸存的二十一歲們,妳們在哪裏?
二十壹年前所有逝去的二十一歲們,他們在呼喚!
如今,所有幸福快樂的二十一歲們,妳們是否懷念?
如今,所有躊躇滿誌的二十一歲們,他們可曾聽見?

二十一年前很多同齡人青春永逝
永遠停留在二十一歲的花季
二十年後更多的同齡人會緬懷那些逝去的生命和激情
使更多國民的涼心漸漸回暖
告慰二十一歲的英靈永安

二十一年後,我的胸中將依然跳動著二十一歲的心臟
二十一年後,我的孩子將是一個二十一歲的中華公民
那時的今天,我們父子將並肩
站在天安門前的「六四」共和廣場
呼吸著自由明亮的色彩斑斕
沐浴著朝陽照耀的幸福平安

「民國九十九年六四於柏林/慕尼黑」

~~~~~~~~~~~~~~~~~~~~~~~

副詩
«六絕•青春»——紀念八九六四二十一周年

哭獻被暴政屠害的姐妹兄弟們

青年勇往直前
春意溫潤至鮮
熱血激昂廣場
英魂永駐心田

「民國九十九年六四於柏林」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二十三
«時間»——紀念親歷八九六四天安門學運二十二周年

自然,創造了時間
道,衡量著地與天
人類發明了自已的尺度
每個單位是永恆的短暫
填滿生活的每個角落和
人生的每一階段

所有生命都十分精彩
就像水浪起落於大海
每一次結束也是
另一次新的開始
生命如風
在時間的原野上
自由自在地顯生和消逝
從未休止,存於在與不在

每個生命信奉着自己的哲理
試圖理解時間存在的真諦

時間似水
是源泉,清純、祥和而神秘
是溪流,快樂、清涼及飄逸
是江河,莊嚴、激昂並洋溢
是海洋,洶湧、包容和壯麗

時間似水
是霧靄,記憶的塵埃揮之不去
是雲霞,希望的光影從中藴育
是雨雪,生命的滋養不斷集聚
是冰霜,精神的能量逐漸積蓄

時間,雕琢自然底演變
天地,濃縮大道底無限
尺度,約束人類底實踐
進步或是一种迷幻
成就著危險的偏見
永恆不過是一种短暫
卻令人如此眷戀

「民國百年六四於華盛頓」

~~~~~~~~~~~~~~~~~~~~~~~

副詩
«五絕•空間»——紀念八九六四二十二周年

萬里雲飄散
千般意飛亂
重遊美利堅
再嘆家國暗

「民國百年六四於華盛頓」

◇ ◇ ◇ ◇ ◇ ◇ ◇ ◇ ◇ ◇ ◇ ◇


≪六四紀詩≫之二十四
«走過»——紀念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

我從森林中走過
看見精靈的村落
樹木伸展著天的廣闊
枝椏有條不紊地交錯
在小木屋上影影綽綽
不辜負精靈們的勞作
樹叢中有了很多鮮果

花兒在陽光里沈默
對美麗而進行着思索
鳥兒在樹影中鳴和
因自由而歌唱着快樂
我躺在草叢中仰臥
感覺到時間的寂寞
不知不覺,
加入了精靈的公社…

「民國百一年六四於黑森林」

~~~~~~~~~~~~~~~~~~~~~~~

副詩
«七絕•夢過»——紀念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

夢醒時分夢猶在
愁思片刻愁依賴
二十三裁如昨夜
六四英魂仍氣概

「民國百一年六四於黑森林」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