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人权、人的尊严与猪权、猪的尊严

最近中国总理温家宝先生在春节团拜会讲话、与网友交流及作政府报告中接连对“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进行阐述,很给人鼓舞。我曾经毫不讳言地跟朋友说,在关于“尊严”的话语上,温家宝先生完全使用了现代文明的价值表达,所说的话跟我们差不多了。

关于尊严的生活,温家宝先生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先后三次在不同场合以不同形式所作出的表达,很耐人寻味!第一次在2010年2月12日的春节团拜会上,温家宝先生在致词中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第二次在半个月后的2月27日与网友交流上,温家宝总理说:“我提出‘要让老百姓活得更有尊严’,主要指三个方面:第一,就是每个公民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国家要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人权。无论是什么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第二,国家的发展最终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第三,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必须以每个人的发展为前提,因此,我们要给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让他们的聪明才智竞相迸发。这就是我讲的尊严的含义”。第三次温家宝先生在3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

一个国家总理如此集中、高频度地阐述“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这大概在中外的历史上也属罕见。由此自然引起了中国各界的关注,并激起3月每年一度的中国政协与人大两会代表的热议。然而,从已经披露的两会代表对“尊严生活”的理解上,可谓众说纷纭,其中虽不乏真知灼见,但更多的对尊严生活的理解,却让人听来感觉不可理喻。

应该说温家宝先生对尊严生活的阐释是精辟的,其中将“每个公民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都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国家要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人权。无论是什么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作为尊严的第一要义,注解出了尊严的核心内含与价值。

然而温家宝先生对“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的呼吁,与对何谓尊严生活的精辟阐释,及通过政府报告作出的“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的承诺,似乎并没有得到两会代表们的普遍理解,相反一些代表对尊严的解说,已经严重扭曲了尊严的内核,远离了尊严的固有本质。

3月12日《解放军报》刊登了一篇《军队代表委员热议“尊严论” 国家强大才是硬道理》的报道,其中收集了多名代表关于“尊严”的解读。如国家图书馆馆长周和平委员说:“幸福和尊严简而概之,就是两个字,富!强!形象点说,腰包鼓起来,腰杆硬起来。”另有代表认为“尊严是靠实力说话的!”及“强大,才是硬道理”。 另有网络搜集到大学生代表蒋方舟阐述社会对尊严的认识时,如此描述:“如果我告诉同龄人:我读了多少书,知道了多少知识,学习有多好,见了多少人,走了多少地方,根本无法获得他们的尊重;如果我告诉同龄人:我小学就开始自力更生,写稿赚钱,现在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就能赢得他们由衷地敬意;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是老板,赚了很多钱,可以向社会撒钱了,就能赢得他们起立鼓掌。”为此她认为“让老百姓赶紧有钱吧”,这是尊严时下最好的注解。

看来许多代表委员将现实的金钱作为尊严的注解,认为个体有钱就有了尊严,而国家有钱、强大则有尊严。从各方反应与社会现实来看,这种金钱尊严观应该说在时下是很流行的,甚至可以说它支撑着最近二十余年来中国社会的价值评判。

有钱是否真的就有尊严,或者有钱强大了就尊严了呢?从人类历史来看,许多富可敌国的人并不是那么尊严。远者不说,就是时下风靡一时的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其中和坤可谓富可敌国,而纪晓岚却是一介清贫大儒。在电视剧中我们感到谁有尊严?而我们内心对谁会发自肺腑地尊重?当然我不排除有人对和坤的艳羡,但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对纪晓岚由衷敬佩而将和坤当作笑料而已。

如果电视剧有太多艺术的虚拟,那么今天中国的富豪又有几人真正能赢得天下百姓的一声由衷的喝彩呢?难道福建远华走私案的赖昌星与今天国美总裁黄光裕曾经与现在的财富不够多?那么他们就那么有尊严?当然这些案子其中可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政治因素,但他们纵使没有后来的出事,在金钱的后面就真正有强大的尊严内核吗?同样而言,一个国家难道真的是强大了就有尊严了?上世纪二战时期的德国、日本,不可谓不强大吧?但是那时他们就很有尊严吗?同样从人类历史的浩瀚书籍中,我们能读到有多少富翁的篇章?而那些“穷且愈坚,不堕青云之志!”、“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不为五斗米折腰”等等的名言佳句却千古芬芳,润人心田,让人读之肃然起敬!

由此可见,金钱并不是尊严的必然,而强大也未必就能换得尊严。尊严与金钱没有因果关系,最多也就是一个可能的条件而已。对此温家宝先生是有深切理解的,然而中国的两会代表中却许多人固执着金钱就是尊严的思想,并且张扬着这种金钱至上,使金钱社会价值化的观点,这事实是典型的拜金主义的变种。中国自上世纪“八九”那场屠杀后,这个民族就以世俗的金钱来掩盖人类应该持守的价值,进而将尊严金钱化,将权势尊严化,如此颠覆人类固有价值,搞乱社会衡量标准,绑架社会犯罪,使整个社会急速沦陷入丧失尊严与价值的时代,从而为中国权势的腐化堕落大开精神文化之门,由此导致的民族整体性灾难今天已经日益显现。

温家宝先生的尊严观显然是立足于人类普世价值的准则之上,是以人权平等为内核,以宪法条规为维度,阐释出人类应该遵循的固有价值体系。也即是人权是尊严的根基,平等而完整地享有这个时代人们普遍公认的人权,才是人尊严的真正内含,才可谓是一个有尊严的人。而那些以金钱或权势,或者伪装的所谓强大,来更换尊严的思想,都是抛弃尊严固有价值,颠覆人类普世文明,是为拜金主义张目,为疯狂掠夺、不计后果的GDP发展模式开脱。

由温家宝先生与两会权贵代表对尊严的不同解读,我们可以看到在“尊严”问题上中国社会完全对立的观点,也事实上揭示出中国社会何去何从的价值分裂。那种延续权贵发展之路的一派,必然将尊严金钱化与金钱尊严化,使人类崇高的尊严价值世俗化为权贵的代称,为权贵经济在精神领域寻找依据。而立足于人类长远公平、正义与和谐发展的一派,必然认识到人类共同遵循的人权平等价值,才是中华民族长治久安、健康发展应该遵从之路。也因此享有平等的人权才是一个人尊严的根本。

事实上,只要考察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我们不难看到在人权与人的尊严的分歧上一直存在着两种对立的中国发展的路径选择。早在上世纪中国不得不探讨人权问题时,并且后来不得不将保护人权写入宪法时,人权就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的解读:一方面是以人类普遍认识为准则,以《联合国宪章》与《世界人权宣言》为蓝本,认为人类共识的价值内含着中华民族固有的价值,也是中华民族应该遵循的价值;另一方面,将中华民族特殊化,总是通过强调民族的特殊性,来拒斥普世价值。于是人权上就出现了生存权是第一人权,后来又强调发展权高过其他人权。进而在生存与发展的旗帜下,大行无视乃至侵犯、扼杀其他人权的罪恶。早在一批人抛出生存与发展权高过其他人权时,就有学者精辟指出这种割裂人权整体与平等的所谓权利就是“猪权”,因为猪也有生存与发展的必要。由这种“猪权”,我们看到近二十年来的所谓发展,就是野蛮的动物兽性的张扬,是弱肉强食,是强取豪夺,是金钱至上,是权势垄断。现在权贵集团又试图用尊严来寻求他们路径的价值合法性,这是典型的要将“猪权”与“猪的尊严”强加于民族头上。其狼子野心,可谓路人皆知!

中华民族在融入世界主流文明时,怎么会出现如此将人权异化为“猪权”,将人的尊严异化成“猪的尊严”的荒唐怪象?这个除了要追溯人性的罪恶与文化的痼疾外,还不能不让人深刻认识到这个社会制度的罪恶,这是一个可以将人类文明荒唐化、怪异化的制度,是可以将国家总理的精神公然肤浅、庸俗化的制度。如果不改变这种制度,人类的文明将被糟蹋殆尽,人类固有的价值将被颠覆殆尽,中南海再有好的思想与意愿将被丑化、恶化殆尽。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近年来所谓科学发展观,最后还是被权贵用实际行动注解成了掠夺技巧的更新、贪腐方法的革命,而不是与现代文明与法制接轨的科学。

当此“尊严生活”成为感召人心口号之时,我们如何保持尊严的纯洁,使尊严是人的尊严而不要蜕化为“猪的尊严”,我们就必须坚定地捍卫完整平等的人权,且坚决扼阻那种将人权变成“猪权”的逆行!

2010年3月

(《民主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