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遭西方迫害?

雅虎评论


  国羽于洋/王晓理“合理利用规则”却被取消比赛资格;场地自行车赛,中国女队虽然骑出了夺冠成绩,却被认定犯规而屈居亚军;孙杨和朴泰桓同获亚军,却在升旗仪式时将中国国旗置于韩国国旗之下;游泳天才叶诗文两夺金牌却被西方媒体质疑使用兴奋剂……真的有一股力量在迫害中国吗?


不是我们受迫害,是我们太敏感

  孙杨和朴泰桓:被误传的“中韩对抗”


  7月23日,有门户网站以“朴泰桓:孙杨来奥运是个错误,只为衬托我而存在”为题发布了韩媒对朴泰桓的采访。这篇报道称,在接受《京乡新闻》记者采访时,朴泰桓不屑一顾地说,“孙杨做了非常错误的选择,从根本战术战略上就有问题。”

  随后,这条新闻在微博上被狂转,甚至被央视等中国媒体广泛援引。然而后来经求证,上述报道完全属于标题党。朴泰桓根本没有说孙杨“衬托”自己,只有他的外籍教练博尔表示过:“孙杨的挑衅战略是不对的,是错误的选择。”然而在这家网站上,外籍教练博尔的这句话变成了朴泰桓的,还加上了“衬托”二字。

  韩媒也喜欢炒作冲突。男子400米自由泳预赛时,朴泰桓最初因被判犯规而被取消决赛资格。韩国MBC电视台评论员称,“举报朴泰桓抢跳犯规的裁判是一名中国裁判。”不少韩国媒体以及网民立即联想到:中国裁判是不是“黑”了朴泰桓?其后,很多韩国网民开始批评中国裁判,甚至中国人。后来经韩国代表团申诉后,朴泰桓又恢复了决赛资格。至于先前的那位裁判,原来是加拿大裁判,而不是中国裁判。

  事后再看,孙杨与朴泰桓的关系比起网友的情绪理性多了。


  挂错国旗:伦敦奥组委欺负中国?

  7月30日晚,孙杨与朴泰桓在参加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并列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但是,在颁奖仪式上,中国国旗被一反惯例地悬挂在了韩国国旗下方。大部分中国网友觉得被侮辱了,认为这是伦敦奥组委的故意之举。

  当我们知道本届奥运会其他“乌龙”事件后,可能就不会认为挂错国旗是一种“迫害”了。

  女子100米蛙泳,立陶宛选手鲁塔力克美国名将索尼夺得冠军。颁奖仪式上,这位年仅15岁的姑娘热泪盈眶,可是立陶宛国歌在响到一半时竟戛然而止!几天前,朝鲜女足更因为现场被误挂韩国国旗而一度罢赛……

  就连东道主英国也没能逃过乌龙。在英国1比0战胜新西兰的比赛中,现场广播员在介绍英国队的时候没有叫他们“Great Britain women's football team”(英国女子足球队)而是称其为“England”(英格兰队)。这引发了现场英国球迷,尤其是苏格兰、威尔士等球迷们的不满。


  叶诗文“被兴奋剂”:不是缘于“西方偏见”

  叶诗文以破记录的成绩连夺两枚奥运金牌,一些人质疑她是否服用了兴奋剂。对此,连日来的国内舆论,不乏“西方偏见”、“人种歧视”等观点。

  然而,将此事归于“西方偏见”太过上纲上线了,因为无论国际奥委会官方还是国外民间,多数人还是在声援叶诗文。

  包括《纽约时报》等在内的大量西方媒体还是给予了高度评价。质疑并非西方主流声音:英国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在第一时间发表官方声明,证明了叶诗文的清白;许多西方媒体和公众都不赞成BBC等少数几个记者的质疑,此问题在Twitter上引起了BBC观众的讨论,很多人抨击个别记者是在捕风捉影,不少人甚至呼吁媒体将其解雇。英媒《卫报》则发起了为期一天的民意调查,题目为“约翰•莱昂纳多是否应该向叶诗文道歉”,有98%的参与者选择了“是”。


带着阴谋论看奥运,受伤的总是自己


  弱国心态之下,必然伴随着“阴谋论”的盛行


  在很多中国人对奥运的观念中,深植了一种“复仇心态”,认为在近代史上,中国饱受丧权辱国的屈辱,“体育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应该在体育这个战场上与列强一较高低,仿佛眼前的西方人,都是“八国联军”。

  弱国心态之下,必然伴随着“阴谋论”的盛行,“阴谋论”的最大特点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用简单的敌我关系解释各种现象。一出问题,首先想到的是有人要欺侮我们,而不是从组织方的角度出发去考虑。由于缺少对常识的了解,“阴谋论”迅速填补了开始走向开放的国人对外来知识的需求,“货币战争”、“金融战争”以及各种“包围圈”言论,在提醒国人居安思危的同时,也在无意中强化着弱国心态,并将对西方的看法妖魔化,“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是他们的口头禅。


  看看邻居朝鲜是怎么“树立外敌”的

  近邻朝鲜在民族主义的宣扬上充满着恶狠狠的杀气。截至8月1日晚,朝鲜体育代表团已经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了3金1铜的成绩,在奖牌榜上暂列第六,对于朝鲜运动员的优异表现,朝鲜中央通讯社以《朝鲜健儿,好样的》为题发表文章予以盛赞,文章写道:“一些坏心肠的敌对媒体在赛前恶意猜测说,“朝鲜体育代表团在本届奥运会上只能捞到一枚银牌,这将是最坏的奥运记录”。但是,我们朝鲜选手的表现狠狠扇了敌人一记耳光,多么痛快!我们运动员太厉害了,他们是最棒的!”文章还认为,“敌对势力简直太不了解朝鲜了,他们的悲剧就在于此。如果不想继续在世界人民面前丢脸的话,最好从现在开始,努力了解朝鲜人民和朝鲜!”

  文中的“敌对势力”,不知所指,但可以肯定的是,很多朝鲜人会为这个不确定的敌人咬牙切齿,感到受屈辱。


体育的东西,最好是在体育范围内解决


  体育不应夹杂太多民族主义情绪


  民族主义本不应该是奥运所激发的一种情绪。从公元前8世纪起,在希腊诸城邦之间出现了一些泛希腊主义的节日,奥林匹克运动会便是其中之一。完全不同的,甚至常常敌对的各城邦的希腊人都聚集在一起。在古希腊人那里,奥运帮助他们打破实际存在的“部落主义”(相当于今天的民族主义),而形成一种更具有普遍意义的共同身份意识。

  不幸的是,现代奥运却反倒一直无法摆脱来自民族主义和体育国家政治化的困扰,最让人们深刻难忘的例子便是1936 年在纳粹德国举办的柏林奥运会。在冷战时期,“金牌”被一些国家用作与敌对意识形态进行斗争和显示某种政治制度优越性的宣传工具,使得体育成为国家政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意识形态的作用下,奥运不止一次成为分裂而不是融合世界的运动会。体育国家政治化使得奥运发生了不仅可悲而且有害的异化。

  而在中国,体育和政治的这种不可避免的纠结被人为地放大了。自1840年中西碰撞以来,中国饱受西方列强欺侮。建国后,为了洗刷这一耻辱,体育比赛中的胜负作为一个泛政治化民族化的象征性符号,负载了过于沉重的强国梦想。


  面对那些“不公平”,代表团应该及时为运动员申诉

  客观地说,在一系列事件上,中国民间反击过界,而权威层面的国际发声缺乏,后者是前者产生的一大原因。

  日本队申诉三次,连续成功,让网友们调侃应该发给日本队一枚“申诉金牌”。韩国队发起一连串的申诉,朴泰桓和女子射箭都受益匪浅。但中国队却很少申诉。在昨天进行的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上,中国队的金牌被裁判改判为银牌,直至当天傍晚才宣布决定申诉。羽毛球于洋/王晓理被取消资格,中国队没有像同样遭遇的韩国队和印尼队一样为队员申诉,反而是前脚教唆运动员犯错,后脚就痛骂运动员丢脸。

  申诉不会让情况变得更糟,反而多了一次说话的权利,因为媒体包括外媒总要报道申诉的理由,或许可以因此拿到一些同情分。承认错误和争取权利,这两者并不冲突;但某些应该承担责任的人,却该认错的不认错,该争取的不争取。

  从叶诗文无端受到猜疑到羽毛球上演“争败”闹剧,在这两起事件中,中国选手分别扮演了“受害者”和“作假者”的角色,但官方的“危机公关”都做得比较糟糕。

  到底是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还是我们的官方没能检讨自己、保护好自己的运动员?


结语

任何一个文明国家,不会无聊到随时随地要准备刺激别国国民的感情的。当然,一个国家是不是随时准备制造别人总不怀好意的国民意识,这倒不无可能。

原载《雅虎评论》
2012年8月4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