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北京怎么做薄熙来文章(上、中)

高瑜


(上)


  薄谷开来涉嫌杀害海伍德案即将在合肥开庭。31年前,邓小平制定《决议》发明了切割术。切掉一根毫毛,就能够保住全身。合肥庭审将显示今日当局的切割术。

  政治局委员的老婆毒杀了一个英国公民,还逼得调查案情的公安局长逃进美国领事馆。这就是被世界媒体追逐报道了已经半年的中共薄谷王重大事件。这样的事件,中共60年一遇,世界万国难求。

  鲍彤先生舍弃了所有司法术语,做过这样的评论:“任何人都可以今天上,明天下,但是共产党不行。我认为现在是遇到难题了,就是要做薄熙来这篇文章,我认为这篇文章是非常难做的,没有一个人能做好。”


薄谷王事件注定都要超越中国法律

  人命案,在正常国家,首先忙的是检察院和警局,搜集罪证、批捕和取保候审,就不知道要折腾多少时间。公诉也不会囿于单一杀人罪,要根据查证到的作案动机,并根据查证过程中案情的扩展,往往以数罪並罚提起公诉。进入法院开庭,就是进入马拉松,三五年不算长。跟着法院、公诉人、陪审团、律师忙活的,是独立媒体。

  在中国,这种案件根本不是公检法做得了主的事,中国媒体自然也得袖手旁观。薄熙来出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出乎北京权力核心意料,打破了十八大的权力格局。自然由中央纪委检查委员会成立专案组审理。有传,薄熙来专案组的负责人是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部长兼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馼。案情要直报中南海的9常委外加江泽民。继十三大一中全会以决议方式,确立“一切重大事情经过邓小平同志”之后,十六大一中全会也有“一切重大事情经过江泽民同志”的决议,所以江泽民现在是法定“太上皇”。

  8月9日,薄谷开来(应为法定名字)和勤务员张晓军涉嫌毒杀海伍德案要在合肥中院开庭,这是由中南海牵线的政治木偶戏开场的第一幕,也是“薄熙来文章”的开篇。合肥地区已经高度紧张,数天来不但有武装直升机高空巡逻,据说届时合肥市中级法院方圆5公里以内戒严,严格程度空前绝后,超过历来政治大案。

  合肥中院虽然允许英国使馆两名外交官,被害人海伍德的两名亲属,和被公诉人薄谷开来和张晓军的各两名亲属旁听,但是很难认定是法律定义的公开审判。六四后对陈子明、王军涛两个钦定的“幕后黑手”的审判,就出现过庭审中间休息,除了辩护律师和被允许旁听的亲属之外,满座的旁听席上的人也都纷纷上楼,到中院楼上办公室休息去了,说明旁听席上安排的都是法院的“内部人”。合肥中院“法院的旁听席预约已满”的说法,实际就是拒绝媒体和社会的公开旁听。这在刘晓波的圣诞审判中也发生过。

  合肥中院为薄谷开来指定了两位合肥本地律师,拒绝了之前其母为她聘请的两位北京律师,同时也拒绝张晓军家属为其请到的北京律师。明显是防止“起诉书”内容早泄,和庭审详情外露的预防措施,也是有违程序正义的重要证明。

  虽然如此,此案庭审有两大看点:一,薄谷开来与家庭勤务员张晓军并列被公诉,薄谷开来在前,符合主仆位置和常理;但是法庭认定的各自作案动机、作案经过和细节,以及最后量刑,都是衡量程序正义的关键。二,薄熙来、薄瓜瓜、王立军是不可排除的三个关键证人,会不会被法院传唤出庭,哪怕只传唤王立军一人?海伍德尸体于中国公安复查之前早已火花,如果法庭连取得海伍德心脏肌肉和头发作为物证的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都回避,政治判案更加暴露无疑。


对于薄熙来主要还是要捂

  假定薄谷王三人都犯了案,并且假定薄熙来被排除了涉嫌故意杀人,那按照案情发展的顺序和逻辑,应该是薄谷开来和张晓军共同杀了人;王立军汇报给薄熙来;薄熙来实施了进攻性、行动性的的包庇(撤销举报人王立军公安局长职务,解散专案组、抓捕办案人员);王立军预感性命不保,被迫逃馆,犯了“叛国罪”。三人的案情互为因果,三案实际就是一案。

  中共当局将一案变三案,这是明显的政治切割。这也是一种惯用的审判手段。就连80年代初公开审理,电视直播的“两案”,王张江姚“四人帮”案,黄吴李邱“林彪集团”案,都是单独立案,分别审理的。此后,陈希同与其子陈小同属于不同案。陈良宇与上海社保基金案牵涉的众多人员,也逐一进行了切割。这都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王立军逃馆发生后,党政军都有人为薄熙来说情。薄谷开来杀人案公开之后,党内不但继续有人说情,甚至有更极端的意见:“杀一个英国人,就应该捂着”。

  一案变三案,更重要的原因,正是便于“捂”。

  重庆著名学者,被称为薄案“知情人士”的王康认为:继5常委重庆调研之后,2010年12月习近平到重庆调研,高调肯定重庆的“唱红打黑”,薄熙来十八大入常已经有不可阻挡之势。唯一阻挡住他上位的是王立军。

  鲍彤说:一个王立军把海伍德的事情弄出来,谷开来已经捂不住了,如果能只切到谷开来,把薄熙来捂住,最好。只要是捂得住,还是要捂在一起,同舟共济,十八大顺利交班。

  鲍彤说,打到“四人帮”之后,邓小平文章做得很漂亮,就是把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切割。“文革”百分之百地要否定,但是否定毛泽东的错误的时候,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是要世世代代高举毛泽东思想的决议。

  现在薄熙来的文章怎么做?鲍彤认为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你说是西方糖衣炮弹打出来的?还是国外反华势力弄出来的?薄熙来身上都是党的基因,是党的大肖子。总而言之,还得学习邓小平。只有一个法宝,切割。另一方面就是捂,切割一根毫毛,就把全身捂住了。

  薄谷开来是否是那根必切的毫毛?薄熙来是不是也要成为被切的另一根毫毛?在合肥庭审中都会显现。


王立军是功臣还是罪犯?

  3月14日,温家宝在总理记者会的最后,严辞警告:“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次日,薄熙来就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等于与重庆市委做了切割。顶替他的张德江到重庆就说:“我是来打红唱黑的。”话说得人人惊讶,但是至今没有什么动静。同样,黄奇帆被重庆人代会又选举为新一届市长,也无从反思和吸取教训。

  温家宝两会记者会还指责薄熙来在重庆搞的一套使“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而制止文革发生的,并不是温家宝,也不是胡锦涛,而是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的得力助手王立军。如果说薄熙来十八大上位,对中国意味毛泽东思想和文革的全面复辟,那又是王立军使中国避免一劫,王立军是否功可抵罪?

  王立军在重庆打黑行动中是个名副其实的酷吏,但他又是高明的刑事专家,精通尸检,正因此一到现场便发现海伍德是被毒杀,在匆忙处理之中,提取物证,并妥善保存。1月28日,他向薄熙来汇报,应该说,王是出于一个公安局长的职责。有说,薄熙来曾经让他销毁,或者让他交出物证,王不肯。鲍彤认为:如果王立军和薄谷开来一边倒,文章就好做了。偏偏两人为此打架,你保了这件事,无法保那件事,这件事说园了,那件事又说不圆,这正是做薄熙来文章的两个难题。

  中共党内,一批老资格人士,事发之后就认为王立军是揭发薄熙来的功臣。但是最高层不依不饶,不追究王在“唱红打黑”中的法律责任,单以“叛国罪”对王进行党纪国法惩处,主要因为逃馆丢了国家一回脸。昔日草菅人命的王立军,今日也被草菅,是薄熙来文章中十分荒唐的一笔。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2年8月8日

◇◆◇◆◇◆◇◆◇◆◇◆◇◆◇◆◇◆◇◆◇◆◇◆◇◆◇◆◇◆◇◆◇

(中)

  谷开来毒杀海伍德案,合肥中院审理之仓促,令人吃惊。这不但是编写好的剧本,凡是庭上讲话的都是进入角色的演员。

  9日,台风“海葵”继续横扫合肥,在风雨交加之中,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毒杀海伍德一案,在被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合肥中院,匆匆开庭,又匆匆结束。

  守候在风雨之中的众多海外媒体记者,意外收获了合肥中院的案情发布会,会上所得,竟然没有多少超出新华社奉旨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南海做薄熙来文章,技术严格又拙劣得无以复加。


法庭与被告各司其职有深度默契

  9日上午8点半,被两个年轻女法警押上合肥中院法庭的谷开来,这位惊动世界的现代麦克白夫人,终于撩起神秘面纱,露出庐山真面目。她比海外媒体广泛曝光的老照片时候,发福很多。与5年前和薄熙来一同在薄一波葬礼上的面容相比较,竟然一扫满脸悲苦。她步履从容,神情淡定,身份教养两相宜。她与法庭配合之谦恭令人吃惊,不但当场认罪,“还感谢了法庭的‘公正审理’”。

  谷开来、张晓军的毒杀海伍德,不是普通的心血来潮,朋友反目。而是在金钱大背景下的精心筹划的跨国暗杀,几乎将重庆警界的高层全部卷入。为了尽可能降低庭审的影响,合肥中院对旁听者做了极为严格的限制,不但不允许携带任何录音、录像电子器械,甚至连铅笔都搜走。

  新华社通稿和合肥中院通报尽可能掩饰了事件背景、关键人物,以及精心筹划的的杀人手段,就像把一部惊心动魄的谋杀小说,缩成简单的几条微博。


金钱背景有多大?

  今年春天,北京流传海伍德向谷开来索要2个亿人民币,数字没有夸大,不属于空穴来风。这只是海伍德应得利润的十分之一。这是两家作为多年的金融交易的朋友,共同参与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介绍人是正在哈佛肯尼迪学院读书的薄瓜瓜。海伍德先期倾囊投入,结果项目失败。海伍德血本无归。海伍德在给薄瓜瓜的邮件中要求薄瓜瓜向他支付先前承诺能得到的利润的10%,大约1300万英镑。就是北京流传的两个亿人民币。

  薄瓜瓜没有应允。海伍德设计把薄瓜瓜约到英国,把薄瓜瓜绑架,软禁起来。然后向谷开来要钱。谷开来只能答应给钱,条件是放了薄瓜瓜。双方经过多个回合才谈妥。薄瓜瓜获得自由,回到哈佛。整个重庆警界高层都动起来,计划要除掉海伍德。


指挥谋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彪子王立军

  第一个策划是把海伍德骗到重庆,给他身上塞满毒品,以拒捕为由,当场击毙。海伍德警惕性颇高,没有上当。

  2011年11月10号,海伍德给在哈佛的薄瓜瓜发了一封电子邮件,9日庭审,合肥中院法庭出示了据称是海伍德写给薄瓜瓜的这封邮件的复印件,附有中文翻译。海伍德对薄瓜瓜再不还钱发出警告:“you will be destroyed!(就毁了你!)”

  王立军立刻指挥大家,策划毒杀。准备毒药。就像新华社通稿和合肥中院通报中写的:“安排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同案被告人张晓军邀约并陪同尼尔伍德从北京到重庆。”当天是11月13日。新华社通稿和合肥中院通报描述的细节一模一样:“2011年11月13日晚,谷开来到尼尔伍德的住处重庆市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室,与其饮酒喝茶,趁尼尔伍德醉酒后要喝水之际,将事先准备并交给张晓军携带的毒药倒入尼尔伍德的口中,致尼尔伍德死亡。”法庭公诉人宣读的更详细,趁“尼尔伍德醉酒后要喝水之际,携带毒药进门的张晓军当时就把毒药塞进海伍德嘴里,用水服下。把他弄上床。看着他死去。”“临走,谷开来对服务员说,喝醉了,让他睡吧。”

  “两天之后,15日服务员看海伍德总不出来,叫门,才发现已经死在床上。马上报警,王立军们立刻赶来,取了心脏的血样。做了刑侦鉴定,安排家属来渝,进行尸体火化。”


庭审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薄熙来的名字

  谋杀败露,是因为海伍德被毒杀,在重庆公安局系统越传越广,瞒不住了,谁到过现场,都知道是怎么死的。1月28日,王立军被迫找薄熙来摊牌。结果被撤掉公安局长。只好逃馆保命。

  合肥中院通报唯一超出新华社通稿的部分,是谷开来的辩护人为她做了三项辩护:一,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负有一定的责任;二,谷开来作案时行为控制能力弱于正常人;三,被告人检举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

  三条辩护完全是为谷开来免死轻判的强词夺理。也是法庭做的安排和交易。第二条与其母范承秀所说的谷开来患“忧郁症”合拍。

  第三条辩护最荒唐:“被告人检举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这明显是指马上开庭的重庆四名高级警官徇私枉法包庇案。一起策划谋杀的亲信和同案犯,竟然要为主子上演一出检举立功的闹剧,以保证主子不死。这群“打黑”的干将,真比黑帮还黑。

  一位被合肥法庭拒绝担任辩护人的北京律师,旁听了庭审,做了一句评价:“案子都让律师毁了。”

  审判谷开来的法庭可以保证庭审7个小时免提薄熙来的名字,但是黑帮戏演下去,一出比一出黑,到了王立军受审怎么办?审问他为什么逃馆,他能不提前主子吗?


薄熙来倒台党内质疑声高浪猛

  有传,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中央意见严重分歧。清明节前后,江泽民在玉泉山开始陆续会见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三点意见:弃薄(按刑事处理);挺周(正常工作);保习(十八大顺利接班)。

  江泽民的意见,直接导致4月10日中纪委对薄熙来作出双规决议:并将谷开来和张晓军移交司法。

  但是这两项决定公布之后,引发了更大的党内意见纷争。以李成瑞为代表的高级干部中的反体制派,并不完全赞同薄熙来的“重庆模式”,他认为薄熙来并不是毛派,而是改良派。他举例:重庆曾经打算派1千名企业家到农村当村官,因为他们有经济实力,农民没有。主张毛泽东合作化的李成瑞,认为用资本家发展农村经济,解决不了农民的困难,只能让资本主义垄断农村经济。但是李成瑞认为中央政策更错误,造成“国进民退”。而薄熙来的重庆是“国进民也进”是好的。“唱红打黑”是好的,“五个重庆也是好的”,保障房,廉租房建设还是好的,重庆房价6千元一平米,是全国最低的,打黑的收入贴补民生,没有超过改良主义范围,只要有利于民生就要支持。

  以张宏良为代表的人数甚众的左翼民粹力量,本来要结合薄熙来,抓住胡锦涛,使得自己上升为社会主流力量。但是薄的倒台,他们发表公开声明,表示和现政权彻底决裂,坚决支持薄。为此《乌有之乡》和四五十个左派网站被封。最近党内反体制派和左翼民粹派共同发起1644人签名,由两个90多岁的老革命马宾、李成瑞打头,要求中央罢免温家宝,赦免薄熙来。他们对谷开来杀人案,根本不相信,认为是现政权策划出来的大阴谋。2009年60年大庆,曾经疯狂支持“毛泽东思想万岁!”回归的“毛左派”,以薄倒台为标志,也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反政府的力量了。

  做实谷开来杀人案,是中央凝聚全党,解决薄熙来问题的当务之急。据政治观察人士分析,全国人大常会会,将取消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关于薄熙来下一个中央决议,估计会在8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出。

  对薄熙来单单做党纪处分的可能性也有,可能性极小。落实江泽民“按刑事处理“的可能性极大。政治局会议将审议中央纪委《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报告包括薄熙来对谷开来杀人案的包庇、贪腐、滥用职权。根据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将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处分,待七中全会予以追认;根据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还要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公职处分,对薄熙来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2年8月10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