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不上“薄妻”有难言之隐

野火



  薄谷开来一案,终于在海外各界一片期待之中羞答答地开场。

  前几天看了央视8月9日公布的薄谷开来、张晓军受审图片和简单的文字说明。感到在这场在审理中,至少忽略了两个问题。




  其一,所谓因“经济问题”,是什么性质的经济问题?公审中为何刻意避而不谈?仅此广为人知的、涉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以及利用海伍德秘密向海外转移财产的问题,就已够死罪了。其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已经认定薄谷开来“犯罪证据确凿”,为何还特许她可以着西装、免带手铐的法外特权?甚至连家仆张晓军也能借此沾光而不用剃光头。这是否意味着今后平民百姓触犯法律,即使一朝提堂,也可以如法炮制了?

  首先看“经济问题”。据此前从各种媒介得到的信息披露,薄家的经济问题,远不是一般的经济问题,其数额之巨,如果据实以报,一定可以创“新中国”建政以来贪官受贿索贿之记录。

  但这次十分蹊跷的是,故意避开了经济问题的原委,而只审谋杀。这样就巧妙地转移了人们关注的视线。因为北京知道,如果把数不清的海外转移款项一一查实并公布,将极大地损害“我党”的公众形象和公信力。而且牵涉面也会难以想象的广泛。且不说谋杀一项罪名,仅此贪腐一项,就足够枪毙薄家夫妇几次了

  其二,仅从薄谷开来出庭的派头来看,再愚钝的老百姓也知道,这个谋杀案的最坏结局,也不会坏到要她的命。尽管“以命偿命”一直是中国式处理谋杀案的传统。因为“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毕竟是中国儒家文化的“优良传统”。实在是迫不得已必须以极刑侍候的时候,党国的特权还有最后一招,那就是高官不必挨枪子,只用不痛不痒的注射死刑一针搞定。但对普通百姓囚犯可就没这么客气了。在刑场上,行刑队用AK47冲锋枪射穿你后背心,如果生命力顽强,尸体还在动弹的话,就会再给你补一枪,然后抬脚用力踩在你后背心上,好一阵揉搓,据说这样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失。

  如果追朔中国古代,就知道对于违法犯罪的处置方式上,士大夫也稍许占了些便宜的。连死的方法都有待遇之分,何况活着的时候,人们想追求平等,可见有多难啊!

  “刑不上大夫”至今在中国这个有深厚传统根基的封建意识中有浓厚的官本位社会里,仍然有坚实的社会基础。著名律师陈有西指出:“‘刑不上大夫’,不是光指对高官不判刑,而是指所有法律规则对他们都不起作用,用另外的标准去处理,法律约束不了政治人物。一旦涉及重大高层事件,法律就可以随意搁置。在中国法律是管不了真正的政治大人物的。最后都是权力对权力的斗争,没有一个国家法度的标准,成则为王,败则为寇,赢的没有法理,输的也不服气。这就导致了人民用“路线斗争”、“权斗”来解读这些现象,完全没有是非观,只有权力观,树立不了法治的权威,同时也损害了人们敬畏法律的基本价值观。




  话说回来,“太子党”薄熙来在官场近年来不但行事招摇,而且也显得过于猖狂,连自己的把兄弟王立军都不念旧情,说弃就弃,结果引来小兄弟的拼死一搏,以求活路。如果薄熙来不是这么无情地对待先前为他鞍前马后、忠心耿耿的小兄弟,按照现在的贪腐宽松政策,即使薄熙来夫妇贪得再多,杀得再黑,小兄弟也不至于会为求自保而慌忙溜进美国领事馆了。那么后来的事,薄也就顺理成章地照升他的官,太太也只管永不停歇地照转移她的财产,儿子也照读他的海外贵族学院,照过他的花花世界销魂生活……

  这次开庭,意在要将薄谷开来与其丈夫薄熙来进行切割。鲍彤认为,要想彻底解决薄熙来的问题就必须公开整个案情,包括到底谁是他的幕后支持者;他还指出,即使依照中国自己的法律,薄熙来和谷开来是夫妻,涉及到贪污腐败的事情不可能说完全是妻子的责任。此案看起来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复杂的是,她和她丈夫为转移资金经过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海外渠道,牵涉了现在仅仅暴露出来的冰山之一角。此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就是因为薄熙来的特殊身份使其妻牵涉的杀人案,这使这件命案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网民调侃曰:“一个新加坡人为了保护一个美国人而杀死了一个英国人。”这话听起来有点黑色幽默,但也并非离真相太远。薄谷开来是外籍身份,这一点从她的从夫姓就无需置疑了,儿子从英国贵族学校转到美国哈佛肯尼迪政治学院,直到硕士毕业,随时可以取得身份,这也是无可置疑的。

  有人说,中国是一个从上往下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对此,重庆一名法律专家指出,“在我们国家,政治干预不仅是常见的,而且是有意为之的,”薄谷开来杀人案的审理,其实从一开始,就是照着上面已经设计好的剧本演下去。所以看客也不必过于期望西方世界那样公开、公正、公平地审理。何况这对于中南海,本来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现在既然不得不面对海外的关注有个勉强敷衍的交代,就只能排演出如上所述那样的有限审理节目了。正如民间笑言“忽悠就是生产力”一样,忽悠也是中国式的审判过程。英国《金融时报》席佳琳在2012年08月07日一篇题为《各方关注谷开来案庭审》一文中分析得也比较到位:“就像毛死后的情况一样,对中国领导层来说,减轻薄熙来案件对党造成的损害,是符合其利益的。”而从前不久的审理迹象来看,对被停止职务之前的薄熙来来说,将不会受到本案牵连。这显然是为了十八大的权力安然移交。官方力图在十八大召开之前,使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的“恶劣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

  现在看来,以公开之名,行不公开之实的目的已基本达到。由是可知,贪官的事业今后仍将前仆后继,同时反贪的事业也将在“用听话的贪官反不听话的贪官”的先进模式下,继续瞒天过海地地忽悠下去……

《公民议报》首发
2012年8月15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