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令人感佩的为民主人权而默默奋斗的“右派”老人

邢 悟



  当今中国有所谓“右派”、“右二代”的称谓,但同时也有所谓“太子党”、“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等名称。这两个“族群”却完全是薰莸各异,冰炭不同的两个人群。当今中国民众普遍都有一种“仇官、仇富”的情结。就因为当今中国的官员、富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些心术不正、行为不端、寡廉鲜耻之徒。或利用家族或自己的特权横行霸道,或利用不义横财为富不仁。无官不贪,十富九坏,已成了当今中国一种特殊的“国情”。但所谓“右派”除了极少数被“招安”归顺(如朱镕基、曲啸之流)则大多数人不是已魂归天国,就是尚在现世中受压。

  1957年数百万中华民族的知识精英。在毛泽东精心策划,施展阴谋诡计,一再动员,要求“帮助党整风、提意见”的情况下,他们不知是计,于是向背叛人民,走向专制独裁统治的毛共发出善意忠告、真诚建言、正义呐喊,发扬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的精神,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完全顺应民心、民意和人类历史发展的潮流。他们是正确的、进步的、革命的。但是对铁了心要搞专制独裁的毛共来说,显然是水火不相容的。因而遭到毛共残暴的镇压,被非法打成“右派分子”。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包括最可贵的生命。但他们值得自豪,受到了中共党内正派的党员和全民族的称道和尊重。他们在中国争取民主的征程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实践一再证明,汇集当年“右派言论”仔细研读,他们的言论、思想、精神无疑是正确的。翻开历史回头看,当时如果按照“右派言论”精神和他们的先进思想去实行,中共将走向新生进步,国家将走向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繁荣富强、长治久安的康荘大道。

  可是,几千年出的那个毛泽东暴君,为了专制独裁、血腥统治,实现他一手遮天的帝王梦,用他窃取的强大专政机器,凶狠残暴地把数百万知识精英打入人间之狱,造成中华民族,也是世界史上最大的冤案,使中国历史倒退几十年。接踵而来的灾难,便畅行无阻地降临在中国人民的头上。大跃进,反彭德怀,十年“文革”把中国人民进一步推向苦难的深渊,导致近三十年间整死,饿死八千多万骨肉同胞(有说一亿多),犯下了屠杀人类的滔天大罪。这一被专制当局至今还刻意掩盖的历史真相应该正本清源公诸于世,并要彻底清算,让全民刻骨铭心的记取。相信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总之,“右派”言论及思想精神是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公平正义、建设繁荣富强、长治久安国家的宝贵财富。30多年的所谓“改革开放”,只不过实现了“右派”思想的一小部分。但中共的继任者至今仍坚持一党专制独裁,对“右派”老人及有志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人的打压迫害却从未放松。

  被毛泽东暴君和一号帮凶邓小平打成“右派”的人,多数已被残害含恨离开人世,所剩一小部份人均已风烛残年,但他们中不少的人,仍为维权而与中共专制当局艰难抗争,要求彻底否定反右,给右派彻底平反并赔礼道歉,补发20多年的工资,赔偿精神肉体损失。这一要求完全是正当的、正义的,合情、合理、合法!“右派”们的品格就像泰山顶上的青松一样高洁,他们决不是为了个人的几个钱,而是为了国家向何处去,是要专制独裁还是自由民主法治?这是中国两种命运的决战。“右派”老人只要一息尚存就战斗不止。即使都死光了,右二、三、四代也会前仆后继坚持下去,这不仅仅是“右派”及其后代的事情,更应该是全民共同承担的历史重任。

  在维护人权民主的行列里就有这样一位默默奋斗的“右派”老人,令人敬佩感动。他被整后,死里逃生,已年近八旬,用微薄的退休金,为了维护人权,弘扬民主法治,在被非法监控下仍默默无闻,低调行事,从不张扬。白天黑夜尽心、尽力、尽财,除了自己写作还默默无闻地干着一些实事。他就是已年近八十的蒋绥民先生。早在2008年蒋先生就大力资助北京谢韬、博绳武、铁流等人集体创办的“右派”回忆历史的刊物《往事微痕》。在该刊起步十分困难的时候,蒋先生的资助是既及时又十分有力的。

  后来蒋先生又大力资助大陆“右派”朋友出书先后全额资助出版了《严家伟文选》第一集(又名:《忆往谈今》);《中国并未崛起》(严家伟杂文选二集);《朱忠康文选》;曾国一《末代贵族浮沉录》等专集,选材编纂数百万字。复印数百份免费寄送亲朋好友传阅。并承诺谁有好文章愿免费编印出书分送。近日在《往事微痕》宣布停办后,又与“右友”们合作编印出了反映右派老人心声的《五七心声》及《报刊重点文摘》,均是免费赠送,也不接受任何人捐赠。以此表明不是为了捞钱的商业行为。同时一再声明《五七心声》及《报刊重点文摘》,均系“右友”集体人力,物力的结晶,没有“主编”,更没有什么“总编”,不突出个人,不图虚名。如此高风亮节,令人感佩!

  实在忙不过来,近来只好聘请了一位志趣相投的中年朋友,既是帮困,又是培养其民主精神,使之后继有人。这位老人对弱势群体极富善心,慷慨筹款赞助生活困难的学生入学、工作;尽可能地支助较贫困的“右派”老人及右二代。以上这些善举,要坚持下去,必须有相应的资金,光靠个人的节俭是远远不够的,除了发挥他自己一技之长,替人设计咨询创收外,最近拟卖掉自己的房产,把弘扬民主人权法治这一神圣事业坚持下去,以表明他爱国为民的赤子之心。

  在谢韬逝世周年纪念会上,这位老人大声疾呼,为了民主维权,建议大家都当好“二传手”,把好的文章,一传两,两传四,十传百,百传千地传播到全国,乃至全球,让大家理解,在专制独裁封闭的环境中,传播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平等博爱,正视历史,正本清源的重要性。应传承李慎之、李锐、胡绩伟、杜光等人的号召,普及公民启蒙教育,唤起民众的觉醒。

  这位老人不但有其言,更可贵之处,重在行。他已把维护人权,争取民主当成己任,视为自己最大的乐趣和追求,一息尚存,奋斗不止。他为人谦虚随和,他的正义之举,感动了数位80多岁的老人甘当他的民主义工,有一位W老先生为他印刷、传递书刑,在炎炎烈日下,经常身背数十斤,行数十里,仍乐此不疲。“右二代”小青年也有加入此行列的。愿争民主人权之义举形成浩浩荡荡的洪流,则曙光可现矣!

  令人敬佩感人的右派老人蒋绥民先生,毕竟将80了,岁月不饶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祈福老先生保重好身体。虽忧国忧民之心切切,但也要快乐健康地活下去。

  祝愿好人一生平安!地久天长!

2012.9完稿于北京

《公民议报》首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