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twitter上说:我爱晓波,是因为他从来不教育我,不像有些人喜欢教育我别乱说话;我爱晓波,是因为我调侃他,他从来不生气;我爱晓波,是因为独立评论上那么多人骂他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好玩的;我爱晓波,是因为他进去之后我们恶搞他,刘霞说,晓波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笑的。

我爱晓波,是因为他在主持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时拒绝引经据典,坚持只用大白话来表达真情实感;我爱晓波,是因为他拒绝被当成圣人,他最厌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狂妄自大。

朋友们都爱晓波,但是去年12月8日他因为《08宪章》而被捕之后,大家似乎都很高兴。朋友们在酒桌上为宪章干杯,还在发现某个人长得像晓波时一拥而上跟他合影,然后把照片发上网……刘霞说,晓波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笑的。

晓波被捕之后,最高兴的似乎是崔卫平老师,因为今年3月她与另外两位08宪章发起人徐友渔教授和莫少平律师一起前往捷克首都布拉格,从前总统哈维尔手中接过“天下一家”电影节为刘晓波和08宪章签署者颁发的Homo Homini(“人与人”)人权奖。崔老师说,她这辈子就哈维尔这一个偶像,偶像给她颁奖,她此生无憾。

今年12月23日晓波出庭受审的时候,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来到法院门前打横幅喊口号,黄丝带飘扬在twitter和法院外的栏杆上。12月25日晓波宣判的时候,艺术家杨立才在法院门前宣布投案,要求与晓波同罪坐牢。晓波被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之后,香港21名08宪章签署者前往大陆投案自首。本人也于12月23日开庭之时发表自首宣言并前往法院自首,但未能如愿陪晓波坐牢,只是陪他住了几天旅馆。

晓波被判刑之后,崔卫平老师主动打电话给学术界和文艺界那些曾经和晓波是朋友和同道的知名人士,一一询问他们对晓波被判刑一事的看法,并把他们的回答发到twitter和博客上。短短几天时间里她已经采访了三十多人,其中绝大多数受访者表达了对刘晓波的支持和对因言治罪的反对,有些人还主动给崔老师发邮件表达对晓波案件的看法。崔老师的博客文章题为《我们不放弃》。

12月28日是晓波的生日,前后几拨朋友和刘霞一起庆祝晓波的生日,分吃生日蛋糕和长寿面。香港、美国等地的朋友也同时为他庆祝生日。刘霞说,晓波愿意大家高兴,大家高兴他也会高兴的。

有人说刘晓波就是中国的哈维尔。我认同这个说法,但我并不认为哈维尔是某些中国人所说的圣徒。哈维尔是荒诞派剧作家,他成为总统就像孟京辉有一天成为总统一样荒诞。哈维尔说:上帝要原谅我的罪孽不止一桩。今年12月17日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比较了《08宪章》和哈维尔的《七七宪章》。该文谈到,《七七宪章》的诉求,不单局限于阐明政治理想;还关乎牛仔裤和摇滚乐,还有(最重要的)讽刺。曾亲眼目睹1989年革命的历史学家蒂莫西?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回忆起准许他参加反对派集会的文件。第一份文件用紫墨水写成,上面盖着哈维尔最喜爱的刻成一只笑眯眯的猫的印章。而后来的一份文件上,盖有“两只笑眯眯的猫,和一只喜气洋洋的池蛙……青蛙底下还用法语写着‘好极了’”。反对运动不仅需要大义凛然和义正词严,也需要幽默和讽刺。笑声是消除恐惧的最好方法,中共当局指望通过重判晓波来吓住我们,这个目的是不会实现的。大家都爱刘晓波,请大家把这种爱转化为创造力和创新的行动,如此才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2009年12月31日

(RFA)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