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焦国标应释,叫兽韩德强当抓!

铁流



  9月9日在保钓热浪中,原北京大学新闻系副教授、知名学者焦国标先生因发表致日本东京都执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开信,就钓鱼岛及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事情表述自己看法,认为“非法侵犯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政府,是邪恶透顶的流氓无赖集团,根本不配侧身当代国家之林”。这当然是情绪化的偏激语言,为此触怒中共当局一些领导权威,于9月12日被北京公安机关以涉嫌“颠覆国家”罪刑拘。这情绪化的语言是否能“颠覆国家”政权我暂不去讨论他,在我看来不会有那样“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威力吧?

  中国有句俗语“说的风吹过,打的铁实货”。自盘古开天地到而今,哪朝哪代的江山是被“言论颠覆”的?毛万岁有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所以从来不企盼军队国家化,只企盼在“搶杆子下面”有点相对的言论自由,更没有推翻颠覆共产党的打算,除非找死。说句实打实的话,共产党倒了誰给我退休工资?而当今世界谁又有力量推翻共产党?何况,兴,百姓苦,亡百苦。我反对革命,更反对暴力!“革命”与“暴力”都是邪恶名词。我只希望国家政局稳定,坚持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先党内后党外逐步实现民主政治,最后融入人类普世价值。

  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推、就是促,一步一步改变中国不合理的成份。无论怎样说,焦国标情绪化的偏激语言,不能视为“颠覆国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也颠覆不了。一位网友给我来信说:[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根本就是一个政治构陷的名词。若说颠覆,必须有行动,仅仅出于激愤而说了过头话,骂了“无赖集团”等语,这也构不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我基本上同意这位朋友的看法,焦国标先生的激愤一定事出有因:工作长期得不到解决,生活贫穷潦,才在2012年9月7日“致近平、克强两位老哥”的信中有如此狂妄的语言:“本不想给你们添乱,可是你们下面的北京市公安局的某些人,逼我向你们发呼吁,发抗议!今天下午海淀分局来人告诉我:他们今天向市公安局据理力争焦国标出境参加国际笔会韩国年会的权利,可是市局有关部门的领导仍然坚持侵犯我的出境权,不许我参加此次会议。请二位问问北京市公安局:他们究竟是想给你们的好事保平安,还是制造麻烦?北京市公安局某些人究竟是十八大的保守者,还是添乱搅局者?我仍然坚持两个要求:1、请你们命令北京市公安局立即停止对我的出境权的剥夺。或者,2、拿出50000元维稳经费,赎买我的这次参会权利。否则,明天我早饭时间开始绝食,直到15日会议结束!!!拿出50000元维稳经费,赎买我的这次参会权利。否则,明天我早饭时间开始绝食,直到15日会议结束。”(参与2012年9月7日)

  這哪是正常读书人说出的话,简直是逼疯了的梦呓。“逼疯了的梦呓”不应承担法律责任,它仅仅是几句气话而已。正如当年毛万岁也有“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一样。如以此亊给焦先生治罪,无疑给即给将召开的十八大投上一层阴影,所以焦国标先生当释。那为什么“叫兽韩德强应抓”?

  网载:在9月18日的北京反日游行中,北航教授韩德强,以身强体壮之躯,对一名八旬老人大打出手,原因是老人对游行队伍中出现的对想念毛主席标语表示不满。随后,身为名人的韩德强又迅速在网上公开声明,说其“一向反对打人,但遇到不讲理的人,遇到造谣、诽谤、污蔑开国领袖,破坏中国人民团结,给日本当汉奸的人,他宁可被拘留也要打人,并且今后还会如此,绝不认错。”

  韩德强的“文革”式言行令人惊愕。一个北京的名教授,置法律和道义于不顾,用暴力压制别人的观点,即使是对一个老人也在所不惜。尤其是韩教授明知违法,却打算继续违法,以爱国的名义,公开向中国法律挑战。在目前国人普遍呼唤法治、建设法治的背景下,值得深思。

  先来看看八旬老人的行为性质。虽然老人可能对毛主席真有不敬之词(也许其曾经亲受文革之害,也许其有让人可以理解的观点),但这表达的只是对已故国家领导人的看法,在这个保卫钓鱼岛游行的特定场合里也只是表达“将这种维护国家尊严和民族大义的愿望”不能寄托在已故的毛主席身上等观点。这在法律上属于言论自由范围,并没有触犯法律,也没有严重违反道义。说到底,这只是游行人群中对爱国的实现方式的认识不同而已。

  再来看看韩教授的行为性质。在老人提出反对“毛主席,我们想念您”口号、认为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之后,韩德强认为,“你骂主席,你就是个汉奸!”遂打了老人两个耳光。之后,韩又在公开声明中说,“在群情激愤声讨小日本、想念毛主席的游行队伍中,不容许出现这种明目张胆的汉奸言论。今后如果在游行队伍中遇到这样的汉奸,该出手时我还会出手。”

  能看出来,身为教授的韩德强是在逻辑上乱了阵脚,对“汉奸”下了自己的定义,把这种场合下的反对想念毛主席,与出卖国家利益、叛国划上了等号,从而给老人莫名其妙地戴上了一顶大帽子。谁反对毛主席,谁就是汉奸,谁就该打。

  问题一是,即便老人是韩教授认为的汉奸,有法律在,有警察在,又不是在紧急情况下,韩教授完全可以报警、扭送,交由公安司法机关处理。但韩教授直接抡起了巴掌,动起了“私刑”。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这种殴打六十岁以上老人的行为,应处以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罚款。即使被打的老人不便去控告,现场目击者和看到声明的网民都可以拨打110举报。

  问题二是,韩教授除了在现场骂老人是汉奸,又在网上公开骂老人是汉奸。这样骂的根由大概一是给自己出气,二是通过给对方扣大帽子,给自己寻找道义制高点,“打了汉奸不算打”。韩教授没有根据地骂老人,无疑是诋毁了老人的声誉,侵犯了老人的名誉权。如果老人起诉,韩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礼道歉、停止侵害、恢复名誉等民事责任。如果韩拒不履行,法院还可以将其拘留,强制执行。

  同时,韩教授先把反对毛主席的人定为汉奸,然后再理直气壮地“打了汉奸不算打”,这种思想深处的认识反映了“文革”式乱世思维,正如当年谁反对毛主席,谁就是反革命、叛徒那样,群众打了白打,打死都应该。但“文革”都结束那么多年了,现在还在上演现实版文革武斗,表演者还是大学教授,着实让人心惊。

  一时的打人、骂人还不是最可怕的。但一个堂堂教授,在互联网上,面向世界声称将要继续打人,“绝不认错”,则是对国家法律和社会秩序的公然挑战,是对人类走向民主、法治愿望的蔑视。如果任由这种喊着崇高口号、打着神圣旗帜,却时刻准备着践踏法律、用暴力或权力去剥夺别人思想自由的现象横行,“文革”的灾难就会重演。

  最后,根据教育法律法规和最新政策,不尊重老人、不尊重法律的人,是否还算得上具有“师德”,有资格继续教书育人?为此我大声向全社会和公检法司呼吁:叫兽韩德强当抓!

2012年9月20日
首发于《参与》网刊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