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布达佩斯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大会
——法国70后张健见证80后姚监复


法国 张健



  2012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化大会,邀请了姚监复先生,高瑜等大陆学者,独立政治新闻工作者,进行近距离的交流和深入的讨论。他们精彩的发言,赢得大家一致的赞许。

  十月九日恰好赶上姚监复先生的生日。 姚监复(1932年10月9日-),生于南京,祖籍安徽省宿松县,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曾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农业生产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协作研究员。

  1932年10月9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父亲为国民党军人,母亲为小学教员。抗日战争中随父母撤退到四川、甘肃、陕西。抗战胜利后到江苏苏州。淮海战役中,时任上校的父亲参加起义。1949年后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预科、本科,机械工艺系铸造工艺及设备专业,1957年毕业。

  1957年毕业分配到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文革中家庭受冲击,父亲病逝,母亲在1966年”红八月“中惨死。姚本人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下放湖南西洞庭湖农场,被隔离审查、劳动改造。文革后平反。1982年被杜润生调到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任研究员。

  六四之后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被撤销。1992年任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任研究员,现已退休。

  2011年3月07日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记者肖曼采访,姚监复说央视应实况转播人大代表发言。

  2004年3月和5月姚监复有两次同赵紫阳长谈的机遇,他都问过赵紫阳对胡、温的看法。赵紫阳的判断是:“胡、温是好人,但是,不可能大有作为”。姚先生追问:“为什么?”赵的回答令他意外:“他们是我们培养的人!”姚先生讲:“我懂了,我们都是学《联共党史》长大的人。”赵笑了

  2012年5月执笔陈希同的回忆录名为《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保外就医的陈希同2011-2012年谈话纪录》,书中记录了姚监复与陈希同八次谈话的内容

  2012年9月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他不相信江泽民本人有平反六四的望,因为江泽民本人是六四镇压的受益者,因此不可能由江提出为六四平反。

  姚先生对中国历代的名相忠臣总理评鉴很深刻,他说从周恩来、朱镕基到温家宝,各位总理多次真情地流着眼泪重复了诸葛亮经典名言,为主公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同样地都体现了历代忠臣名相为昏君或明君“死而后已”的忠诚心理和殉葬情结。从满清王朝灭亡后的王国维、国民党溃败前的陈布雷、戴季陶,都殉葬于旧主子,而不愿投身新社会。

  这次是恰逢姚老先生的生日,他即兴和大家现场交流。他说他现在八十岁了,从现在起,大家可以为他见证,他姚监复现在是八零后了。他说我愿意参加你们这个行列。他说他们这一代民主派老人永远有八零后的心理年龄,和中国的民主进程一起前进。贡献他们的力量。做铺路石也好,垫脚石也好,做保护伞遮阴伞遮点风雨也好,他们愿意做这样一个工作。姚监复先生非常感谢民主大会的信心和真诚。

  姚老先生说民运人士为他祝寿,他的理解就是民运朋友们希望和他在一起。他说,你们中间很大一部分人是流亡者。他这些人去美国弹琴接触了许多流亡者。包括严家其先生。他说从另一个角度看,你们民运人士,流亡孤独,寂寞,有时候急躁。为什么呢,你们有一片自由的天空,却失去祖国的大地。你们周围没有那么多的亲人和朋友可以交流。你们有你们痛苦的一面。

  姚监复先生回忆他的同学芝加哥总领事张先生,他离开使馆后在美国独立讨生活,他在家里悲怆的唱起俄罗斯十二月党人的歌曲,贝加尔湖展开在眼前,他行走的筋疲力尽,他独自忧愁的歌唱,歌唱着祖国的苦难。贝加尔湖是我的母亲,她温暖着受难者的心,为夺取自由而受苦难,我流浪在贝加尔湖畔。

  姚老说当你们孤独的时候,你们感觉到思念家人或者祖国的时候,你们会想起我这个老人心和你在一起,我会惦记你们的。就像叶芝的诗我爱你朝圣者的灵魂,我在遥远的地方,我会真诚的祝福你们。我们的心在一起。

  姚监复先生认为我们祝贺他的生日,同时也是给他同年代的生者和逝者,鲍彤和姚监复先生同年生。他们曾经互相争论过,他们两个人谁和刘胡兰的生日接近。他们查了资料,刘胡兰是十月八日的生日。姚老是十月九日。

  姚先生说他们那时候受到共产党教育的时候,就决定要学习刘胡兰,当铡刀在前面的时候,就大踏步走向铡刀,问咋个死法。鲍彤先生和刘胡兰生日更接近,阴历十月八日。这里姚监复先生暗示他的同年人鲍彤先生同样是这样的气节和风骨。

  姚监复先生又说他的同年人是林昭,他研究过,林昭是1949年四月在苏州迎接解放军。姚先生也是。但是她早早的走了。姚先生自愧他没有这两位胆识勇气。

  姚监复说他是赵紫阳七五报告的起草者,他在六四之后勇敢和鲍彤先生,赵紫阳接触。他说他和鲍彤和林昭有很大差距,他希望有更加多的青年人参加。

  姚监复先生说通过大会,他认为这次他了解到的民运人士是理性的,和平的,建设性的,他指出在场的和中共关系近的学者,希望他们有机会和他一样,如实报告这些他所看见和观察到的情况。希望未来的中国转型不是在腥风血雨里转变。他认为只有毛左才是喧嚣暴力革命血腥屠杀。

  结束后姚监复希望大家和他一起唱一首歌曲团结就是力量。其中歌词就是: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
向着民主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他的演讲令我落泪。一个忘年的老人,他完全可以安度晚年,尽享余生,可是他没有,他依然凭着自己的良心忧国忧民。用自己老弱的颤抖的肩膀还要担起国家民族的道义。特别对我们这些八九的流亡者理解和支持。

  会后我和姚老深度的交流。当谈起我在六四凌晨天安门中枪和天安门死人的事情的时候,他说陈希同告诉他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他说看来,陈要不自己也不知道,要不陈希同对他的谈话有保留。

  真的很高兴见到这个快乐睿智的姚老先生。也祝愿他健康快乐,欧洲十月九日布达佩斯庆贺他的生日,此时我的网络视频平台,台湾的朋友正在转播中华民国,正在进行的国庆庆典。因为中国大陆和台湾此时早一些,已经是十月十日了。在欢庆自由民主的中华民国的节日。姚先生千岁,中华民国万岁。

  姚监复先生在太阳最红的时代,也曾经在冬夜被扒光衣服,五花大绑的绑在野外的电线杆子上,那时候他反思是他错了还是毛泽东错了。姚监复先生的家人被迫害致死。自己的一直眼睛被打瞎,按照常理说,多少国恨家仇在这一人身上。但是我们看见姚监复先生,理性平和。但是从他的言语里面透着一股倔强人生,坚持良心,直人之仁的气息。超脱自己的人生境遇来审视和面对世道的沧桑和时代的变革。也许这是八零后的境界。

  此时我想起匈牙利著名诗人革命者斐多菲的诗歌--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我愿意是荒林,在河流的两岸,对一阵阵的狂风,勇敢地作战……我愿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这静默的毁灭,并不使我懊丧……

2012年10月17日于巴黎美丽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