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南海三山农民土地维权案 法院推迟开庭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唐琪薇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定于本周三就“广东南海三山农民土地维权案”开庭,却在星期一告知原告方,庭审将改期,但却没有给出重新开庭的日期。而原告郭伙佳,则被当地政府安排的便衣警察24小时严密监控。

  佛山市南海三山村村民郭伙佳从去年开始,以个人名义状告广东省国土厅非法违规批地,之后,被当地村民选为佛山市南海区人大代表。本台记者周二晚间打电话给郭伙佳询问详情,他却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多年来一直帮助三山农民土地维权的“中国公民维权联盟”义工天理稍后向本台解释说,郭伙佳这样做实出无奈。

  “现在他门口有几个便衣警察24小时看着他。他是人大代表,都被人家看住,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大代表要听从村民意见,现在村民不够胆来(找他)。”

  天理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二十年前,南海区三山乡等时任领导与当时的南海县国土局,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签订预征土地协议,预征土地面积达12.42平方公里。多年来村民维权抗争,却遭受有关当局的严酷镇压。

  天理说,去年8月,村民代表郭伙佳以个人名义状告广东省国土厅非法违规批地。受理此案的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却以土地归属地在佛山地区等作为借口,将案件移交至佛山区南海人民法院处理。佛山区南海人民法院在今年7月开庭后,又以无权审理为由,不予审理。

  天理说,这次二审就是希望他们能接收此案,没想到法院又以庭审时间安排有冲突为由,再次拖延开庭时间。

  “发生的事件在南海区人民政府,你南海区人民法院一切开支都是政府给的,你来审理就显得不公正、不公平。果然,就是这样,人民法院就故意挖个坑坑我们。”

  天理向本台透露,五天前,海南区政府开始疯狂拍卖三山乡被搁置了二十年的土地、从中牟取暴利,三山农民要维权,恐怕更加不易。

  天理:“卖了300亩地,300万元人民币一亩,刚好是9亿多人民币。”

  记者:“那他们付给农民多少钱一亩地呢?”

  天理:“(付给农民)一万多两千多人民币一亩。(剩下的)就贪官污吏来分,就这么简单!”

  本台记者周二晚间致电海南区政府以及佛山区南海人民法院,但是电话均无人接听,无法进一步了解详情。

  此案的辩护律师之一、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希望法院二审尽快开庭,只有驳回佛山区南海人民法院关于“无权审理三山农民土地维权案”的决定,这一案件才能进入实体审理阶段。隋律师说:

  “这种案件从法律上很难判政府赢,(以无权审理推脱)并不是南海法院的独创,广东省高院就有这样的判例。如果正确执法,这个案件法院显然应该有权受理,但是结果我却并不乐观,因为以前(广东省)高院就作出过这样明显错误的判决,下面法院完全有理由说,高院都这样判,我为什么不能。”

  义工天理是佛山市市民,曾因帮助三山农民维权而坐牢两年,他曾代理的当事人、三山村民陈宁标更因维权被警方暴力殴打、惨死狱中。天理最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陈宁标临终前曾对他说:“活着出去要上告,死了变成冤鬼,还是要讨回公道。”天理说,如果佛山区南海人民法院没有作出公正判决,他们将进一步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2012年10月16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vt-10162012145543.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