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陈永苗



  著名维权人士李质英打来说电话,说着十八大临近,中央高层和中央媒体频频发声,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10月16日,《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奋力把改革开放推向前进》,此外,《人民日报》评论部也积极为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呐喊。他说央媒频频发声改革开放成最强音,是被迫应对我们这几年的“改革已死”思潮。

  我们一直以来,提倡要有自己设置话题,能主导专制者被迫应对的能力,不能老是专制发牌,我们应牌。例如民间维权发牌,官方维稳应牌。启蒙与改革派一个非常臭的方面是就是,就是在专制的磁场和所设置的谎言话题中迷失,那都是专制故意的猫玩老鼠。

  多维新闻网发表过我的文章《中宣部为什么点名<改革之死>》:中共全面垄断改革符号》,其中说中共现在唯一的法宝或者合法性来源就是改革。正如后极权时代,独裁者唯一的合法性来源,就是能带来经济奇迹。尽管如今改革话语已经成为民间和官方政治和合法性的票房毒药,但是对于官方,没有办法不得不饮鸩止渴。因此更加需要全面垄断改革符号资源,打击反思改革甚至否定改革的思潮。对于“改革已死”的思潮,皇浦平和吴敬琏等呐喊改革派旗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被迫做了语焉不明的应对。

  近日六四天安门运动学生领袖王丹在台湾《苹果日报》,同样提到,在民间已经基本上凝聚出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改革已死。“维稳”这个政策目标的提出,就证实了:改革已死。

  “改革已死”击中了庞然大物的罩门:差不多一年前,一位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干部告博讯记者,这次上台竞争如此激烈,可在中国民间与海外竟然很少人关注,他认为,民众对谁上台已经不关心了,或者说是心死了,海外也差不多,他们认为中共不可能继续改革,所谓内斗只不过是争夺权力而已。

  胡耀邦时代的三宽中宣部长朱厚泽在中国农民企业家联谊会2006年年会暨成立2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却重视了《改革之死》总论《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他说,我前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个年轻人叫陈永苗,他提了个问题,现在改革的共识已经破灭了,能不能重新恢复?需不需要重新恢复?这篇文章提的问题,就是我们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和平的改革,和平的转变。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愿望。但是能不能做到,可不可能做到,他提了当前社会的若干问题。这篇文章很值得我们注意,因为我们当前希望的这个和谐社会,我们希望的和平改革和转变,能不能实现,这个家伙不是没有问题的,最近这些年这个问题闹的很多,各地不安定的问题闹得很多,这些问题给我们提出一个究竟能不能实现和平转变?怎么才能实现和平转变,不走上那个造反对抗的道路上去。观点不一定对,我是说他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

  据沙非公在《民主中国》揭露,2008年12月初,香港夏菲尔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了《改革之死》。而2008年12月10日,大陆303名各界人士联名发表了《零八宪章》。这两起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事情,却被中共中央宣传部联系在一起。2008年12月17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开会传达中共中央宣传部文件说,最近有两件大事情:一个是有人在香港出版否定改革的书籍,二是《零八宪章》。这里所说的否定改革的书籍就是《改革之死》。

2012年10月19日
首发于《博讯》网站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192046.s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