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 “十八大”不必期待

陈维健



  10月15日,西哈努克在度过了半辈子的中国北京去世,中共给这位前朝贵宾,举行了隆重哀悼仪式,在胡、温、习在内的高层哀悼慰问之后,天安门广场降半旗致哀,遗体由国务委员戴秉国专程护送回国。这位吃中国,用中国,对中国人民无尺寸之功的柬埔寨亲王,在中国临死还备及荣哀。网民纷纷质疑开骂,这到底为什么?

  西哈努克去世,正好离中共“十八大”只有三个星期,“环球时报”称“十八大”非常值得期待。近来,已有多个重量级的媒体唱好“十八大”,由习近平直接领导的中共中央党校,校刊透出信息,这一次变革将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口气大的吓人。22日政治局会议后,新华社报导“政治局会议对中共十八大定调的任务是:要从新的历史起点出发,针对现阶段大陆发展面临的突出矛盾,就大陆民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对改革发展作出规划和部署”。但“环球时报”又以非常轻挑的口气对此作了注释“现在中国互联网上的抱怨似已成灾,但国家的前进又从无数数据和民间的真实感受中不断得到证明。中国大概不会被“骂倒”,否则这个世界实在太简单了”。网上抱怨的是什么,骂的是什么?就是“民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可见政治局会议所谓的从历史起点出发,不过是中共的老套头,大话、空话、套话而已。

  西哈努克是毛主席请来的客人,是中国前朝政府的老朋友。他伴随了中国极左路线最辉煌的时期,西哈努克是那个疯狂年代的标牌产品。与世界隔绝的中国,十几亿人能看到的外国男人与外国女人,就是西哈努克亲王与他法国血统的老婆莫尼卡。他们俩个人成了中国名符其实的明星,上镜率之高,让当代的明星望洋兴叹。西哈努克这个流亡的君主,靠中国人民的供养,在中国民众节衣缩食的时代,过着极度奢侈的生活,中共宁可老百姓饿死,也要供这位流亡君主过帝皇生活。到了毛死邓上台,中国向右进入改革开放,他才从国人的视野中消失。改革开放中的中国不再需要他作为政治配角,不再需要他为中共政治站台。本来象他这样的人去世,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悄悄地给予一个讣告就可以,完全不必如此张扬,如此郑重其事,但既然如此,必有其因。其原因就是借西哈努克出丧,表明“十八大”的政治意图,这个意图就是“十八大”后中国走毛的路。

  也许有人认为,清除了小毛泽东薄熙来的中共,封杀了中共向毛的极左路线回潮的可能性。但是应该看到在薄的问题上,除出温家宝提到过薄的路线就是文革的回潮外,均把薄的问题当作刑事问题(其实是权力之争)。这样既清除薄,又不触动薄的左倾路线。到目前为止,中共甚至连重庆模式都没有否定过。不要忘了十八大后将领导中国的习近平,是到重庆为薄熙来“唱红打黑”站过台的。薄与习都是党的孩子,本质上都是一路货,在他们意识里,老子打江山,儿子坐江山,理所当然。中共执政六十多年,前三十年的极左几乎把中国弄到崩溃的边缘,后三十年的极右也同样把中国弄到崩溃的边缘,虽然表现形式各异,但危险的境地是相同的,都是到了生死关头。中共每当面临生死关头,都会作出改变,当左的路线走到头了,就开始向右转,当右的路线走到头时,又回过头来向左转。当左向右转的时候,他们称之为“改革”,当右向左转时,他们称之为“变革”。事实证明中共左右路线都是死路,但他们总抱有这样的幻觉,即使是死路,只要走第二遍就会成为活路。“环球时报”说:“以各种形式投资中国的未来将是聪明的,赌中国将崩溃的人,恐怕还是要失望的”。以赌徒的价值观来看待“十八大”,而不是以人类文明的价值观来看待“十八大”,可见中共对前途毫无信心,方寸乱到押宝投注赌的地步。作为一个赌徒是没有前途可言的。

  西哈努克伴随中共半生九十而死,映照中共也到了九十生死之年,“红楼梦”黛玉葬花有“今日葬花人笑痴,明日葬侬知谁人”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写照。

2012年10月23日
原载于作者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chenwj/3_1.s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