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神秘的矿难名单

有一位叫doubleaf的推友给我留言说,“现在我居然统计出了115名获救者。我仔细数了好几遍。要是再出现新的获救者,山西政府该咋解释啊。希望不是媒体报道的名字有错误。”官方数据:在山西王家岭矿难中,153人被困,目前已有115人获救,33人死亡。

Doubleaf的名单来之不易,是从各家媒体的报道中逐一清点出来的。在此之前,《长江日报》的记者经过多方采访核实,分两天公布了71名获救矿工名单。这让人想起“5.12”地震之后,艾未未工作室组织志愿者去四川调查遇难学生人数。公民们要想知道这些数据,本来不用如此费神,因为官方了解起来易如反掌。可是,大权在握的官员们不仅不肯公布,而且还阻止别人去过问。

公布受困或者遇难者名单,是对当事者生命的尊重,也有助于人们更深入地了解灾难。但是,无论舆论如何呼吁,官方总是粗暴地拒绝,甚至在中央领导提出要求之后,仍然敷衍了事。这不禁让人觉得疑窦丛生。四川迟迟不肯公布死难学生人数,是想淡化地震中凸显出来的学校建筑质量问题。那么山西当局拒绝公布名单,又是什么原因呢?

对于此事的猜疑,从事故发生的当天就开始了。根据其他矿工的爆料,舆论强烈质疑官方公布的受困矿工153人的真实性,传言中人数更多。山西官方本来可以不予理睬,甚至动用警力打击谣言,无奈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与事故抢险指挥部视频通话,认为舆论的质疑是有道理的,要求公布被困人员详细名单,落实到人头,而且还要实行家属登记造册与施工单位的统计两头核实,达到准确无误。

中央领导的指示,罕见地遭到了公然抵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中煤集团一位官员只将153个名字及属地匆匆念了一遍,拒绝提供文字材料。如此遮遮掩掩,瞒上欺下,更加令人生疑。媒体本应继续追索这份名单,然而令人激动的受困矿工获救消息,在被有意识地扩大宣传之后,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官方公布115人获救之后,既没有详细的获救名单面世,也迟迟不肯让家属与获救矿工见面。媒体开始为官员们歌功颂德的时候,家属们仍然处在痛苦煎熬之中。不用说,矿难发生以后,最痛苦的人是矿工的亲人;矿工获救之后,最想知道也最该知道消息的人,也是矿工的亲人。官员们也应该知道,经受了严重的精神创伤的矿工们,得到亲人的陪护,是一种最基本的心理需求,也有助于他们的治疗和康复。亲人之间的看护与被看护,是一项公民权利。成都的自焚者唐福珍,在十多天惨烈的生死挣扎中,官方拒绝亲属守候在病室,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经过几番折腾之后,很多家属终于见到了获救的亲人。到底是多少人呢?我们不得而知。官方通报说,153人的家属被分散安排在9个县(市),有2000多维稳人员对他们进行贴身安抚。显然,有多少家属见到了亲人,官方了如指掌。先前为什么不肯让他们和亲人见面,甚至荒唐地提出只让“家属代表”去见面呢?见面了又为什么不肯通报人数?舆论认为,这都跟那份神秘的名单有关。

自然而然地,坊间的种种猜测风起云涌。有人认为,也许正因为当初那份口头通报的受困者名单失实,官方才不敢公布获救者名单,害怕二者对不上号;又有人认为,也许获救者数字本身就不可靠。将家属们分散安排,严加看管,也许正打算这样不明不白地遣散他们,让名单永远成谜。当然,这些都是猜疑,也许纯属谣言。但是,只要受困及获救矿工的详细名单没有公布,人们就可以借用张德江副总理的话说,“舆论质疑不是没有道理”。

(FT中文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