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夫与薄熙来的人权问题

徐光


《民主党通讯》编者按:最近有一封数百人联署的《致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和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为薄熙來维权。有签名人士表示,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的人士不分党派,他们共同的目的是维护人权,跟挺薄、倒薄没有关系。果真如此吗?确实有这样的人士,比如民主党人陈树庆先生。他说:他既不是挺薄派也非倒薄派,他在公开信上签名的出发点是维护人权、维护法制。他本人并不喜欢薄熙来的政治作风,但是他希望中共高层能从处理薄熙来案开始,让百姓看到他们尊重公民权利、遵守法律程序的诚意,让民众看到对共产党的希望。他这样的诉求是包括所有公民的,也包括他的战友朱虞夫先生。但这封信的主要发起人和大部分联署人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当其他公民的人权被侵犯、被剥夺的时候他们是否也挺身为他们鸣冤叫屈呢?他们有没有为冯正虎的人权呐喊呢?他们有没有为高智晟的人权呼号呢?如果没有,那说明了什么呢?民主党人徐光先生的文章可以作一个参考。

 

  朱虞夫先生,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领导人,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从1999年至今,三次判刑,共计十六七年,至今还在牢里煎熬。

  朱先生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不贪污腐化,其所作所为,完完全全不是为一己之私利,完完全全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完完全全是为了民主自由。他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把共产党的牢底坐穿,换来民主自由之中国美好明天,其精神之高贵、品格之高尚、形象之伟岸岂能是为一己一家之私利而不择手段、腐化堕落、虚伪凶残之伪君子簿熙来所能比拟的。依靠唱红打黑扬名立万的簿先生,一方面把自己塑造成爱国清廉的形象、塑造成反对西方、反对美国的左派英雄、一方面却暗度陈倉,儿子早就送往西方、资产早就没少往西方转移,老婆也与西方人勾勾搭搭,最后终于酿出了人命官司,导致东窗事发,夫妻双双把牢投,上演了一场人间闹剧。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者薄熙来欺骗了所有善良的人,那些被骗者又拿着他的旗号欺骗另外的一些善良者,突然有一天,“英雄”形象被揭穿了,于是那些被骗的同时又骗人的人难以接受了,为了维护自己共同参与创造的谎言,否定自己是因为受骗而骗人的愚蠢形象,想方设法以种种理由为薄熙来,最主要为自己的愚蠢辩护。那些人,那些愚蠢的左派人士,实在没招了,于是开始关心起薄熙来先生的人权问题了,那个从来都不关心人权、严重侵犯他人人权的人的人权问题在这些人的聒噪之下,居然也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其实,那些人所争取的,绝不是薄的基本人权,而是一种特权而已。

  其实这样的“人权”对于薄熙来及其家人来说,已经够多了,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的,更是象朱虞夫先生那样的“人权斗士”不可能有的。簿的妻子杀了人,还焚了尸体,性质十分之恶劣,这样的行为,如果发生在一个小老百姓身上,根据中国的法律毫无疑问是要死刑立即执行的,而薄的妻子却可以保住了性命,这洋的“人权”还不够吗?朱虞夫先生,什么坏事都没做,什么人都没害,却被共产党当局三次投入大牢,已经坐了十多年了,还有五六年没坐满,共产党一天也没给他减刑,其坐牢日子绝不会比杀人的薄妻短的,两相比较,这样的“人权”还不够吗?朱虞夫先生第二次坐牢的时候,警察们为了让他屈服,把他无辜的儿子也关进了大牢,而簿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到现在还在国外逍遥地享受爹妈贪污来的钱财,这样的“人权”还不够吗?

  更为可恶的是,象朱虞夫先生这样犯了爱国罪的中国民主党人,在牢里还要受到无休止的精神肉体的迫害,而象薄熙来这样的贪官污吏,却可以用贪污来的钱贿赂那些监狱警察,过着比疗养还要舒服的生活,这种现象,笔者在牢里亲眼目睹比比皆是。朱虞夫先生以及所有被迫害的人所受的罪,其实都是薄熙来这样的贪官污吏所造的孽,那些人已经在牢里把中国民主党人力虹迫害死了,把中国民主党人李旺阳迫害死了、把中国民主党人聂敏之迫害死了,还有许多普通的法轮功爱好者也死了,现在又轮到朱虞夫了,这还不够吗?那些人呼吁的要维护薄熙来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权?是一种可以随意侵犯他人人权而不受报应的人权吗?

  是的,薄熙来是个人,一个卑鄙的人,朱虞夫也是一个人,一个高尚的人,在中国民主党人的眼里,人与人是平等的,你们起劲鼓噪着为薄熙来呼吁人权的时候,为什么不关心朱虞夫先生的人权呢,你们的良知何在!人性何在啊!

2012年10月24日
转载自《民主党通讯》网刊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au/2012/10/blog-post_26.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