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齐——一位生态学家和他的文字狱

鲍勃



  王大齐,男,1933年1月11日生,安徽枞阳人。1950年就读于南京华东水利专科学校(后改为华东水利学院,现为河海大学)。1951年毕业进入水利部治淮委员会工作,参加治理淮河工作3年,1954年到水利部淮河水利学校进修2年,后留校任教。1960年被派到华东水利学院进修,毕业后进入安徽水电学院任教。1970年安徽水电学院与合肥工业大学合并,王大齐在合肥工业大学任水利工程系副教授。1980年,王大齐参与的pmp项目(可能性最大暴雨研究)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3年,王大齐的相关论文获安徽省水文区划研究三等奖。

  1987年,王大齐与西安理工大学的范荣生副教授合作编著了《水资源水文学》,该著作后被作为全国水利专业院校的统编教材使用。当年,王大齐被水利电力部聘为高等学校水利水电专业教学委员会委员,。王大齐主持的《巢湖水域环境的生态评价及对策研究》获安徽省科学进步二等奖。

  六四事件后,全国各高校开始了清算。由于王大齐积极参加了八九民运,在合肥工业大学赫赫有名,从此受到当局一系列报复。1990年8月,“第五届国际生态学大会”在日本横滨召开,中国生态学会同意王大齐作为中国代表出席,但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却藉口出国人员政治审查不让王大齐过关。后虽经多番抗争政审终获通过,却错过了参加这次大会的时间。尽管如此,王大齐的《巢湖生态系统调控》论文仍得以发表,并被收作国际生态学论文集。

  1992年12月安徽省生态学会邀请王大齐主办《生态学研究》杂志,王大齐主办该杂志一直持续了10年之久,它给王大齐带来了无限欢乐也带来了巨大的忧愁,因为它给王大齐带来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莫大帽子并因此遭受到了1年零15天的牢狱之灾。该杂志主要刊载关于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人口生活质量等领域的文章。1993年初王大齐从合肥工业大学退休后,该杂志增加了社会生态栏目,不仅谈社会生态领域的问题,还公开谈论关于中国政治生态的诸多话题。该杂志的组稿、审稿、编辑、出版、发行等一系列工作主要由王大齐自己完成,他的研究生们与妻子冯素华也给他以不少的帮助。由于办刊经费缺乏,10年间王大齐拿出了自己的近6万元退休金补贴进去。许多人都说他这样不值得,但王大齐自己却说: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无不良嗜好。出钱办杂志也算是我的一种享乐吧,更何况,许多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们都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

  《生态学研究》杂志发行量最多时约400份,一般是200份,最少时仅有50份。它陆续刊载过反对三峡建坝的论文、反对阻碍社会信息流通的干扰台文章,还有许多介绍台湾民主化过程的文章。有一篇介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斯洛特教授的《当代暴君列传》,点名批判了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等暴君。1997年,合肥工业大学的张裕怡副教授(王大齐的学生,九三学社成员)拿着该杂志告发王大齐攻击毛主席、党和政府。举报被安徽省委宣传部转由合肥市国家安全局办理。合肥市国家安全局的便衣到合肥工业大学传讯王大齐12小时,拿出省委文件勒令他停办《生态学杂志》,并掏出手枪威胁。但被王大齐拒绝。

  为了更多地向读者宣扬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在《生态学研究》杂志增设了社会生态学栏目后,王大齐陆续刊载了《世界人权宣言》、“评中国政府签署两个国际人权公约的文章”及《雪白血红》纪实小说的部分内容。《文革35周年祭》中说:一党专制的末日已经为时不远,末日审判不一定要等到世界末日,反专制压迫的人们应该为早日结束一党专制而共同努力。还转载了安徽知名人士欧远方(1980年代曾任安徽省委宣传部长、省委副秘书长、省社科院院长)的文章《五四运动与民主自由》。该文论述了民主是手段还是目的的问题,并认为毛泽东是暴君,在毛的眼里,民主是手段而非目的;毛奉行朕即真理,残酷迫害知识分子。该文最后表示:台湾的国民党能开放党禁、报禁、还政于民,中国共产党能做到吗?还陆续刊载了安徽著名民运人士沈良庆1998至2000年在被劳动教养期间写的《狱中诗抄》。上述文章最终触怒了当局,使他们对王大齐下了黑手。

  2002年1月24日早上8时,王大齐出门买菜,在合肥市东陈岗的美菱大道边,被合肥工业大学保卫处的李科长与4个合肥市国家安全局的便衣绑架。秘密绑架的同时,秘密警察们搜查了王大齐位于工大南村160栋202号房的家。警察勒令王大齐的妻子冯素华在一旁不许动,他们翻书架动书橱,拿走了王大齐的日记、杂志、书籍、明信片、电话本、电话卡、帐目、外币以及未发表的文章《反右运动45周年祭》,还拿走了一本极其珍贵的1921年版的地图。事后多次找他们索要都被拒绝。

  2002年3月,王大齐被宣布秘密逮捕,后被关押在一个有20多名犯人的监房里。那里的条件极其恶劣,喝自来水、冬天逼着洗冷水澡、上厕所要排队并限时、牢房昏暗不见天日、靠两只灯泡24小时照着、送饭从一个小门洞里递进来、早饭是米汤,很难见到米粒子、天天吃白菜梆子,一点油也没有。被关进去1个月体重就减少了10多斤,1个月无大便,头发胡须尽白,蹲下就站不起来。王大齐患有心速过缓与脑供血不足,数次昏倒。直到8月,检察院见王大齐身体太差,让合肥工业大学出面给王大齐取保候审。合工大不愿意。检察院又叫王大齐的妻子冯素华拿1万元取保。但冯素华拿着1万元去办理取保时,却被合肥市国家安全局阻挠。检察院说,我们都在安全局监管之下,法律不起作用,只能等进入起诉阶段。

  2002年11月,王大齐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刑期从2002年2月7日至2003年2月6日止。在被关押期间,一位安全局的人员对冯素华说:此人不过先知先觉罢了。看守所的一位警察对王大齐说,你是意识形态问题,是持不同政见者。另一位警察则说,你这是文字狱。

  2003年2月6日,王大齐刑满释放。回家后,合肥工业大学的人大都不敢接近他,视他为异类。更为荒唐的是,2003年5月,合肥工业大学竟口头通知王大齐停发他的退休金,但没给任何书面通知,只是说按省人事厅、司法厅、财政厅、劳动厅联合通知的文件停发工资。直到现在,王大齐仅靠妻子冯素华的2000元退休金生活。现任安徽省委常委、副省长的唐承沛(副部级)和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的蔡其华(副部级)都曾是王大齐的学生。王大齐与冯素华多次到省市多个部门上访要求保障生存权,都被推诿。合工大校方也不予理睬。一个年近8旬高龄的生态学家仅仅因为办杂志刊发了不同见解的文章就惨遭入狱并被剥夺了基本的生存权,这就是口口声声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2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