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高干维权的公开信
——为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已买住房产权问题给习近平、李克强的信


王小宁、俞陵



习近平、李克强:

  你们好!

  我们写这封信,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上千家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的家人,反映他们要求解决部级干部已买住房产权的愿望。

  我们是夫妻:丈夫王小宁是原五机部副部长王立的儿子,妻子俞陵是原交通部副部长葛琛的女儿。我们代表上千家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的家人,要求解决这批部级干部已买住房产权的问题,给你们写信。

  在九十年代,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进行房改,受益者几千万个家庭。当时规定,部级领导干部不参加房改。全国的老百姓可能都不知道,几千万公职人员都通过房改,有了自己住房的产权,唯独几千名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没有住房产权。这一做法引起了部级干部及家人的不满。到2000年,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决定向部级干部出售所住的公有住房。此事经过上级批准。当时发给我们《中央国家机关房改办关于同意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房地产管理司2000年出售部级干部住房实施办法的批复》的文件。之后,我们与国管局签署了《部级公有住房买卖合同》并开始交款。从法律上讲,此时,住房买卖关系已经成立,住房的产权已经属于购买者,任何一方都不能单方面改变这一关系。但是后来,由于高级领导人的干预,国管局单方面决定,这批已买住房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

  可能上面的理由是不能搞特权、搞腐败,怕老百姓知道,影响不好。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都是1920年代、1930年代入党、参加革命的中共高级干部,多数人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在人民中有很高的威望。他们的大多数,可以称得上是一生清廉。可以把这批部级干部的住房、财产、收入向全国人民公开。并与现职领导干部的住房、财产、收入情况做一个对比。现职领导干部,很多人有三、四套、五、六套住房,并且根本不敢说明是怎么来的。参加房改的国家干部、职工有几千万人,每人都获得了一套住房。难道这批参加革命五、六十年的部级干部就不能有一套住房留给家人吗?

  为了加强说服力,把我们父母的实际住房情况公布于众:王小宁的父亲王立,是参加1935年一二•九运动的大学生,1936年2 月参加革命,1938年1月入党。1966年1月被提升为五机部副部长,1985年正式离休。他是部级干部中唯一的党内技术专家,唯一的内行,是兵器工业、兵器科技三十年最重要的领导人,为中国兵器工业、兵器科技做出了最主要的贡献。由于部领导李成芳、张珍、唐仲文对他的排挤,使他一直没有解决副部级住房。一直到1986年,因王小宁提出要向中央组织部告状,才解决了副部级住房。此时已离他担任副部长二十年了。王小宁的母亲冷涛是处级干部,但她从来没有向本单位要过住房。俞陵的父亲葛琛,1932年入团,1934年转党,是平西、平北抗日根据地的创始人、领导人之一。是建国后中国公路事业、内河航运事业主要领导人。1964年被提升为交通部副部长。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全家被赶到一个大杂院,住两间平房。由于交通部领导叶飞、周惠的压制,他和马辉之等五、六个被打倒的副部长,一直没有恢复副部长职务,当然也就谈不上解决副部长住房问题。1978年底,他突然去世,全家仍住在那两间平房里。以后交通部才给分了两套共五间普通住房。俞陵的母亲周英,是1936年入党的老干部,她从来没有向单位要过住房。我们不否定,与我们父亲同期的部级干部,有的住房超过标准,但毕竟是少数。这批老干部多数都相当自觉,很少向组织提出生活待遇的要求,长期低于国家规定的生活标准。这批老干部是贡献最大,最清廉的一代人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反腐败、反特权反到这批人身上,这不是太荒唐了吗?

  有人会说:这批部级干部绝大多数已去世,他们的子女都是中共特权阶层,哪个不是高官富商,搞特权,搞腐败,为什么要给父辈的他们房产。其实很多人对我们这些高干子女并不了解。老一辈高级干部中确实有人为子女的升官、经商施加影响,但也有高级干部定出家规,不准子女做官经商,更不准涉及贪腐。多数高干子女没有利用父辈的影响,是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与贪腐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在高干子女中确有人大肆侵呑国有资产,进行贪腐,成了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他们违法犯罪,胡作非为,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老百姓对他们愤恨是应该的。但也应看到多数高干子女并不是这样。我们这些干净、正直的高干子女替那些败类背了黑锅,遭人白眼。而部级干部的产权应是另外一个问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国家进行房改,是对所有公职人员的,对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和他们的子女也不应例外。子女对父母的财产是有继承权的。

  国管局同意并实际卖给部级干部住房,后又反悔,单方面决定住房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引起了上千家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及家人的不满,一直有人酝酿着要上告。王小宁作为政治犯入狱十年。十年后出狱才知道,仍没有人出头上告。王小宁说:别人不敢出这个头,我来出这个头。不但为我们自己,也为上千家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家人。故我们夫妻两人给二位中共新领导人写了这封信。

  王小宁身份特殊,这个情况应该让中央二位领导人知道。希望不要因此影响你们对此事的处理。因为它毕竟不只是为我们一家人,也为上千家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家人。这个情况也应让愿意签署上告信,支持上告信的人知道。是否跟在一个政治犯后面上告。

  王小宁1950年出生,在北京上小学、中学,在陕北插队,在三线工厂当工人,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大学生,文革中的1971年夏,因反林彪,险些被打成反革命,1989年“六四”时,被军队开枪打伤,因反对中国的专制独裁制度,在网络上宣传民主,2002年被捕,2003年被北京市一中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2012年8月31日坐满十年牢出来。目前正准备申诉。王小宁开创了两个唯一,或第一。全国唯一的因搞民主而坐牢的中共第一代高干子弟(红二代),全国第一个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在他以前,此罪多被判五年,或五年以下)在他之后,2010年刘晓波因此罪被判十一年,打破了纪录。

  我们要求:习近平、李克强两位中共新领导人,能够依法、依理对1982年离休的部级干部已买住房的产权问题做出决定。将已买住房产权还给1982年离休部级干部的家人。


王小宁 俞陵

2012年11月23日星期五


愿意附签的人,可以附签。附签必须使用真实姓名,如愿意可说明自己的身份,和签署原因。附签通知电邮 gip20120831@gmail.com 我们将定期公布。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