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民叶明锋被遣返回国

曼谷 李方



  昨天下午6:30(北京时间晚7:30),叶明锋从曼谷素望那普机场打来电话,告诉曼谷的难民朋友,他将于曼谷时间晚上7:00(北京时间晚8:00)登机,被遣返回国。电话中,因顾虑到回国后可能面临的牢狱之灾,叶明锋请求朋友帮助在海外媒体发出呼吁,关注他回国后的境遇。

  叶明锋是福州人,今年51岁,因经济纠纷长期不得解决,2005年开始上访,并越级进京多次上访,因此被福州地方政府视为维稳的麻烦,曾经关押劳教所长达790多天。对上访寻求中共政府给予公道绝望后,叶明锋在网上发布“公开起义”声明。后因面临再次被劳教危险,3011年3月只身逃亡出国,经越南、柬埔寨,至泰国曼谷,寻求联合国难民署政治庇护。

  今年8月12日,叶明锋在泰国北部清莱府被泰警抓捕,以非法入境罪名关押至曼谷“移民关押中心”(即IDC,俗称泰国移民监)。泰国政府不承认难民地位,叶明锋护照出国前被中国海关人员撕毁,他是在无护照的情况下偷渡到泰国的,虽然有联合国难民署发给的“保护信”(即庇护申请者证明书),但泰警并不认为“保护信”是合法证件,依然可以随意关押。

  由于泰国移民监生存条件严酷,不能忍受长期关押的叶明锋接受自愿遣返,签字被遣送回国。但他的签字是无条件的,中共政府并未承诺回国后保障他的人身自由与安全,因此,回国后的叶明锋,将很有可能被再次关押,甚至判刑。因为,出国前、出国后,他都曾在网上发布过多个“反动宣言”,号召人们推翻中共政府,换个民主、民选的新政府,以解决天下所有访民的冤屈,使中国不再有那么多的冤民。

  叶明锋回国后境况如何,希望各界人士给予关注,外界越是关注,也许这个被遣返的老访民就会越安全。如果外界无人关注,当地政府也许会随意暗箱操作这个小老百姓的命运,关押、判刑、坐牢,由他们任意而定。叶明锋在当地得罪了公安,也得罪了政府,随便拎出他的一篇“反动宣言”,就可以给他按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上个三五年的。

2012年11月29日

以下附《中国人权双周刊》2012年11月23日刊登一篇报道叶明锋被关押泰国移民监的文章——

◇ ◆ ◇ ◆ ◇ ◆ ◇ ◆ ◇ ◆ ◇ ◆ ◇ ◆ ◇ ◆ ◇ ◆ ◇

由访民到逼上梁山
——关在曼谷移民监的中国访民叶明锋


李方



1

  过去,来泰国曼谷申请避难的中国流亡者,基本都是法轮功、民运、计划生育和家庭教会的,极少有维权和上访者。但是现在,维权、上访人员出逃、申请庇护的也越来越多了起来。我来曼谷时间不长,就已认识了好几个这样的难民,其中叶明锋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外逃老访民。

  因为常年上访得罪了地方权贵,将可能再次面临牢狱之灾的叶明锋,去年经越南、柬埔寨逃亡泰国,寻求联合国难民署的庇护。

  初来曼谷时,在法轮功朋友的帮助下,叶明锋租住在郊区一处农民小楼里,屋子里没有床,他躺在水泥地板上睡觉。每天的食品非常简单:米饭、青菜。后来他搬到辉煌区贫民窟里,住在一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里,也是睡水泥地板,吃米饭、青菜,每一铢钱都是掐着花。叶生来喜好肉食,时不时去农村小市场买一点点便宜的猪肉、鸡肉,小过一下肉瘾,浅尝辄止。

  但是今年8月11日,叶明锋前往泰北谋生,被泰警抓捕。他没有护照,属非法入境,虽然手头有张联合国难民署发给的保护信(庇护申请者证明书),但泰国政府并不承认难民,警察依然认定其为非法入境者而予以关押。现在,叶明锋已被从泰北转移至曼谷移民监狱关押。

  曼谷移民监狱英文缩写为IDC,即“泰国移民关押中心”,就在泰国移民局的大院后边,是一个令曼谷各国难民闻之色变的恐怖之地。关在这里的非法入境者多时达数千号人,其中中国人也长年保有几十号人,最久的据说有关十几年的。关进来的人有三条路:自愿回国;无限期关押在移民监;批准难民的,第三国接收了就可以离开移民监。不愿回国的,又无难民身份,或无第三国愿意接受的,就只好在移民监里常年坐牢。

  叶明锋关进移民监一个月左右,难民署官员前往移民监向他宣布,他的难民申请被拒绝。叶原本指望在这危难时刻,靠手头的保护信可以救助他出狱,然而,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在泰国,这个福州老访民,彻底被置于无保护的境地。叶明锋绝望地设法打电话出来,希求外面的中国难民可以帮他呼吁。可是,难民们自身尚且难保,又如何能为他援手?叶本人在外时个性桀骜、偏执,交往面不宽,加之又得罪不少圈人,至今并无人帮他呼吁。

  如果叶“被自愿”回国,肯定坐牢,因为他在出国前后发布了许多篇“讨共檄文”、公开信,判个三五年是毫无问题的。如果他拒绝“被自愿遣返”,联合国难民署又没有批准其难民申请,就得在移民监里常年坐牢,很可能会很多年。


2

  我认识叶明锋,是缘于他在网上发布的一篇致台湾人民的公开信。虽然语句多有不通,但也不失为一篇颇具战斗性的“檄文”,他要联合台湾人民一道推翻中共专制统治,文中并自称为“大陆有名的反共斗士”。我对之惊讶,于是按文后的电话号码联系,认识了他。原来,他认为上了网、谷歌、视频,应该就是有名了。

  他的视频中,有一段发布于2010年3月3日——他尚在国内,通过新唐人网站公开宣布“起义”,要求共产党给他三条路:要么解决他的诉求,追回他的经济损失;要么长期关押或杀了他;如果当局不回应,他将不惜性命,推翻这个腐败的党,建立民主宪政的新中国。

  一个原本只是希望通过上访,维护个人合法权益的百姓,居然走到了要推翻国家政权的地步。可以想象,国人索求公正的代价会有多么高。打个比方,他原本只是想在大山上讨得一块他应得的石头,但土地爷不仅不给,还要关他、害他,逼得百姓们不得不下决心来推翻这座大山。这真是逼上梁山!

  叶明锋已50岁了,生得高大雄壮,虽然流亡在外,却依然精神抖擞,言辞激越。他三句话不离“反共”,雄赳赳、气昂昂,让人觉得的确是个斗士。这么一个铁了心要推翻中共统治的人,完全是当局自己“培养”、“制造”出来的。如果他们早日为他解决问题,我相信叶明锋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3

  叶明锋早先因为和福州商人刘德湘合作生产一种专利产品,但却遭遇合同诈骗,数千万元生产收益完全被刘占有。私人调解失败后,叶明锋不得已,转而寻求司法维权,向法院控告刘德湘合同诈骗。但法院说,这属于刑事案件,需要公安局调查。于是,叶又去公安局,但福州市公安局迟迟不予立案。无奈之下,叶只好去北京上访。

  2005年11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认定:刘德湘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同时,叶明锋也控告福州市公安局局长牛纪刚贪赃枉法,最终导致牛被免去局长职务,并被“双规”。但牛纪刚最终并未被法办,叶的事情也没得到解决。由是,叶明锋又先后8次进京上访,但均无果,并且还遭到截访、拘留。绝望之中,叶曾爬上电塔以自杀要挟政府办案。

  由于叶常年上访,地方当权者认为他缠访不休,破坏了地方维稳,损害了福州政府形象。2006年9月30日,福州公安人员在长乐机场出口将刚从北京上访回来的叶明锋抓捕,关进了劳教所。这一关就是790天,公安局警告叶:不息访罢讼,就不放他。

  叶明锋说,在关押他的劳教所里,有许多人其实根本没有犯什么事,比如其中有一对同居男女,公安为了凑足“严打指标”,就把人家当嫖娼给劳教了。你说冤不冤?

  曾经过商赚过些钱的叶明锋,因为常年上访,和妻子离了婚,孩子也和妻子走了。他在福州时,无家无业,住的是当地维稳办给解决的廉租房。

  被劳教期间,叶明锋的儿子又在哈尔滨不幸死亡,公安调查后,认定是自杀,亦不予立案。2008年11月,叶明锋出狱后继续上访,并要求公安部门立案调查儿子不明死亡的案子。他认为,儿子的老板有杀人嫌疑,将疑点逐一列出,但是公安部门对之不予理会。

  自己的冤案上访多年不得解决,反遭牢狱之灾,儿子又死得不明不白,叶明锋心灰意冷,虽还在不断坚持上访,但对这个政府已失去信心,并对之愤恨。

  愤怒之下,他在网上宣布“起义”。之后,他逃过了一次抓捕,但他的护照却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吊销。叶明锋感到伸冤无望,为了逃避抓捕,寻求庇护,2011年5月28日,他经广西凭祥逃出中国,后又经越南、柬埔寨,逃至泰国曼谷。同年7月,他向联合国难民署递交了避难申请。

  6年的艰难上访,使叶明锋由上访到逼上“梁山”。而今,他又不得不在异国他乡的监狱里消耗生命。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340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