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十八大看点之政治改革

裴敏欣



  中国共产党公布了以习近平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他本人也将担负重任,领导中国走向更有可持续性的增长模式。虽然习近平在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进行的第一次讲话中只透露出了一星半点转变方向的暗示,但他确实谴责了“腐败盛行的状况,并表示官员应警惕腐败扩散”。

  习近平的领导班子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我们能有什么期待?

  习近平面临的最紧急的挑战来自政治方面,而不是经济领域。显然,他将会面对经济放缓问题。恢复经济增长需要进行市场化改革,比如促进金融领域自由化、国企私有化、放宽管制以及从投资驱动型增长向消费驱动型转变。但如果不作出政治努力,限制国家权力,抑制腐败,允许人民在公共政策方面发表意见,这些改革不大可能会成功。

  经济改革离不开政治改革的原因非常简单:恢复和保持经济增长所需的政策将会损害既得利益集团——国企、地方政府以及官僚机构和统治精英家族的利益,他们通过腐败聚敛了大量财富。这些利益集团是共产党的核心拥护者。换句话说,共产党本身将会成为改革的目标。

  当然,习近平和他的团队可以挑选一些容易实现的目标开启改革,比如推进放宽利率、汇率的现有尝试。新领导班子也可以改革歧视外来劳工的户籍制度。糟糕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应该被废除。

  但最关键的改革将不可避免地威胁到统治精英阶层的特权,因此会遭遇强大阻力。

  要想克服阻挠,习近平有两个选择。第一,他可以在高层领导集团内部组成一个改革联盟。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里有许多保守派人士。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两位退休领导人的影响力仍在。习近平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在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占据主导。第二,他可以调动群众压倒党内的反对势力,但这对习近平和共产党来说,风险都非常大。


裴敏欣是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系’72级Tom and Margot Pritzker讲座教授。

2012年11月27日
原载于《纽约时报》中文网站
http://cn.nytimes.com/article/opinion/2012/11/27/c27roomfordebate2/

◇ ◆ ◇ ◆ ◇ ◆ ◇ ◆ ◇ ◆ ◇ ◆ ◇ ◆ ◇ ◆ ◇ ◆ ◇

后十八大看点之腐败

贝淡宁



  中国共产党公布了以习近平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他本人也将担负重任,领导中国走向更有可持续性的增长模式。虽然习近平在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进行的第一次讲话中只透露出了一星半点转变方向的暗示,但他确实谴责了“腐败盛行的状况,并表示官员应警惕腐败扩散”。

  以习近平为首的新领导层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未来前景又如何呢?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即将离任的胡锦涛主席提出警告,称腐败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新任命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也表示,“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贪污腐败。”

  为什么中共领导人如此关注腐败问题?毕竟,如果和经济发展水平类似的国家相比较,中国算不上很腐败。据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研究显示,像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这样的民主国家被认为是更腐败的国家。但腐败不会动摇民主国家政治体制的基础。领导人是由人民选出的,他们的合法地位来自人民;如果人民不满意,他们可以在下一届选举时更换领导。

  中国的体制本应是精英政治,被遴选出来的领导应具有出众的能力和美德。消极地说,如果该体制的领导人被认为腐败不堪,那该体制就缺乏合法性。直到最近,中国社会的最大不满都指向低层官员的腐败问题,但薄熙来一案直指高层的腐败问题,给中国政治体制的基础带来了更直接的威胁。

  那么,应该如何反腐呢?国有企业的权力需要受到限制。更开放和更具批判性的新闻媒体会有助于揭发腐败问题。香港的政府官员收入较高,而且那里还拥有独立的反腐机构,这些措施都可以被推广到中国其他地区。但如果政治领导人没有自制能力和社会责任感,这些法律手段也是不够的。作为官方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基本上无法提供任何帮助。因此,打击腐败所需的一项长期措施就是进行政治教育,并辅以伦理体系,如儒家思想等。

贝淡宁(Daniel A. Bell)在上海交通大学和清华大学教授政治学理论。他最近合编了《儒家宪政秩序》(A Confucian Constitutional Order)一书。

2012年11月27日
原载于《纽约时报》中文网站
http://cn.nytimes.com/article/opinion/2012/11/27/c27roomfordebate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