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专政半夜敲门时,你才知道公民的力量

公民孙三民


  晚上11点半左右,来自专政的电话终于响了,要求我去谈话,并不告诉我具体的原因。我说我去不了,你们来吧。我在家里等待他们的到来。

  我有些紧张,确实,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已经有些预感,因为,昨天晚上我新浪微博被注销了。儿子也很紧张,不停的问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平静的告诉儿子,没有多大的事情,专政只是问一问情况,但是,儿子已经不能平静的睡觉了。爱人更是担心,担心我被采取了措施。我告诉爱人,我只是做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呼吁市场经济,呼吁民主宪政,我没有错,有错的是他们。但是,她还是有些埋怨,认为我应该多挣点钱,照顾好家庭,而不是给家庭带来担忧。至于国家的问题,那应该由其他人去做,不应该由我去做炮灰,因为,一个炮灰的作用很有限。

  我清楚的知道,我只是在做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让这个苦难的国家走向民主自由。我没有任何错误。这个政权已经越来越显示出扭曲,社会腐败日益加剧。政治权利依然紧紧的控制在一小撮人手中,不肯把人民的权利还给人民。而且,在这一小撮人内部,分赃不均的斗争同样惨烈。一部分不同意见者,虽然贵为国家领导,同样被帮规法办。经济资源同样牢牢以国有的名义控制在一小撮家族手中,几乎大的央企背后都有权力垄断者家族的身影。垄断政治、经济权力的集团仍不愿意放弃对文化资源的控制,媒体依然在他们的手中。尽管新兴的互联网,如新闻网站、博客、微博等正在并已经对一元化的意识形态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尽管大多数的知识分子们已经形成共识,这个专政的国家必须走向民主,但是,如何走向民主,谁引领这个封建专政几千年的国家走向民主,还是一个正在探索中的问题。尽管大多数的执政者也认识到,民主潮流不可阻挡,但是,民主进程的方式仍然在其内部进行激烈的争论。在当下,一个新的十年即将开始的时刻,分歧仍在撕裂着这块已经共和百年的大陆。

  已经有清醒的知识分子指明了道路,组织化维权,因为,没有组织,知识分子不可能有力量,人民的权利、尊严、呼声像蛛丝一样被强权抹去。公民活动是一个有声势的做法,因为,公民意识已经深入到人心。爱这个国家,爱我的家庭,所以,努力要让这片土地变的美好。自由是天赋人权,言论自由让谎言没有藏身之处,宗教自由让洗脑式宣传机器软弱无力,免于贫困的自由让人民身体健康无忧,免于恐惧的自由让人民脸上露出不可欺负的笑容。公义是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所有的人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过着有尊严的生活,任何非法不义的掠夺必然受到法律、道德的惩罚。做公民,爱自由,争公义。每一个公民都是转折点。

  当专政半夜来临时,我作为一个公民不再恐惧,因为,我清楚地感受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力量,清楚地感受到强权的脆弱。自己及家庭会受一些痛苦,这争取公民权利带来的痛苦是值得的,因为我们的痛苦恰是强权的恐惧。当下的痛苦多一些,民主的那一天来临就快一些!

2012年12月4日
转载自《公民力量》邮件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