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看了这个标题,或许会问:“我们的?”“哪个我们”?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在这篇文章的语境里指大陆人。又有人看了这个回答,或许会嗤之以鼻:“哼!我们的,我来没去过呢,即便能去办手续也麻烦得很。”“哼!我们的,那里什么东西属于我?连话都听不懂,走在那里陌生得很。”

你说的这一切或许都是对的,但你只说对很小的一点。香港的历史及诸多细节,我们暂且不谈,只说这二十年香港对大陆的重要性。二十年前爆发的天安门运动,后因官方的镇压,死伤无数,不少被逮捕判刑、一些人流离失所,有的甚至只有逃亡国外。在一片肃杀和高压之下,大陆的传媒——报刊杂志、电视广播等——对此事件竭尽掩盖和混淆真相之能事,二十年来许多人失忆,有些只字不提,年轻一代未曾与闻,是谁对这事件“不依不饶”,每年六月四日必在维园主持大规模的烛光纪念晚会?嗯,你答对了:香港人。

二十年了,白云苍狗,陵谷迁衍,人物老旧,面目全非,但那种对追求自由而无辜死难的人,不竭的纪念和爱,我们不应该感动吗?二十年了,在世界上有哪座城市,能如此从不停歇地纪念这些为中国民主自由捐躯的野鬼孤魂,当他们在大陆得不到公开纪念的时候,是谁在代替我们懦弱胆小的大陆人尽那一份永远的歉疚之责,答曰:香港人。香港人为什么坚持二十年来要去纪念六四死难者?他们纪念,是因为他们有推己及人的深爱和悲悯,是他们对自由的丧失,有一种唇亡齿寒的恐惧。有多少大陆人公开感谢过香港人这二十年来不停地纪念中国自由的火种和英魂?没有。我们没有公开纪念的勇气,难道我们表达一点对香港的感谢,不是题中应有之议吗?

有很多大陆人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因为香港人自由,即便不是他们该去纪念,他们去纪念也不算啥,因为他们纪念没有生命危险、没有失去自由之虞。大陆人都知道,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别说一辈子,你就把一件事做二十年吧,那是件容易的事的吗?持之以恒,是人人都能说的事,有几人能做到?上刀山下火海,诸君认为是难事,在我看来这固是难事,但最难者莫若你坚持不懈写二十年的日记。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如此以恒,能坚持下来者百不存一。那么香港人坚持二十年去维园纪念六四,是件容易的事吗?空间和时间、理性和情感,一切的一切,都足可令人淡忘,那是件容易的事吗?别的不说,养你的至爱父母,你能坚持二十年不懈地去扫墓吗?不要找理由说你空间上遥远,时间上不敷应用,关键是你做不到。这样看来,二十年来的香港人你不应该感念吗?

九八年大洪水和去年五一二大地震,港人所做的一切,我们暂且不表。当2003年他们五十万人大游行,反对“二十三条”恶法的时候,有多少大陆人在支持他们?简言之,这“二十三条”的恶法一旦通过,香港现在许多人的作为,将比刘晓波判得更重。长毛、黄毓民等民主派议员不用说,就是民建联左派的许多人,甚至包括许多普通香港人,他们都会变成刘晓波式的罪犯。大陆普通民众资讯匮乏,不能做出恰当的判断,也就罢了。但大陆一些知识分子资讯并不缺乏,却对香港五十万人的游行冷嘲热讽,甚至赞同通过“恶法”二十三条,这要何等的无耻,才能将港人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加以出卖?一些官方的鹰犬学者如此说,我们也就不奇怪,关键是有这种想法的人遍布与官方无甚关联的普通大陆知识分子,真不知道他们的判断力到哪去了,他们的道德底线伊于胡底?

老实说,中央由于为羁縻香港,以求稳定的原因,给香港在某些方面有好处,但这些好处大多落到巨商大贾和上层与大陆官方勾结的人士手中,给普通香港人的润泽并不多。而一些大陆人便以为香港人是不劳而获,占了大陆人的便宜,便生出些憎恨和不满。其实,你真要争取自己的权益,那么你就要努力使中央的财政及诸方面透明,你要向中央政府去争取一系列,如港人得了比你多得多的好处,那是因中央政府的分配问题。不去批评中央政府,却去批评港人,至少没找对源头,这完全是乱捏软柿子的怂人作派。所以,我们要努力的是,让大陆中央政府推进民主自由,不要让他们暗箱操作,而不是花精力说港人去占了便宜。

且拿这次刘晓波被重判来说,倘使没有港媒的大幅报道,港人的声援与支持——二十一名零八宪章签署者集体前往深圳闯关自首等——那么刘晓波及大陆异见人士的处境,还会更糟糕。你能不能够想像没有香港的传统传媒报道,没有港人的支持,哪里还有更多的人公开批评大陆政府的恶行?没有香港媒体和港人持续不断的批评与监督,大陆的人权状况的糟糕程度,我们不难想像。如果香港大陆化了,别的且不说,单是你有“反动思想”的著作,也少了许多发表和出版的地方,你要在高压下找一点了解真相的纸质读物,也将十分困难。你要到一所大学去里去做个与官方唱反调的讲座,那么你将不被批准,学术自由将不复存在,校方民主自由运以及对学生的公民教育,将喑哑走样。你所有的反对,将会有刘晓波这样被重判的悲惨结果。如果大陆不推行民主自由之政改,想起香港大陆化的结果,便令人不寒而栗。

昨天香港三万人上街要求双普选和释放刘晓波,有人说我们大陆人终于有参与和间接回报一次港人的机会了——事实上,这还不是回报,这是他们也在为我们争取民主自由,大陆人由于诸种原因还是处于受的地位——那就是我们利用网络利用推特,将港人传上来的实地消息疯狂转推,让世界各地的网友在第一时间了解香港游行发生的事情。由于大家的努力,终于让#0101hk的标签上升到了的推特趋势榜,而为世界上更多的人所知晓。当然,由于港人喜欢用facebook,而大陆则喜欢用推特,致使信息相对分散而不够集中,使得游行的效果打了些折扣。但这是一次大陆与港地网友的合作,这种合作对大陆和香港推进民主自由,都有极大的好处,只是将来如何改进得更好,以使资讯得以更为广泛的传播而已。争取自由民主,不单是香港人或者大陆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中国人的事情,我们没有理由,不充分利用现在的一切手段加以合作。

没有自由的香港作为中国民主运的前哨和桥头堡,那么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前进的步伐堪虞。没有自由的香港,那么中国许多糟糕的人权纪录,将不会为世界了解,人们所受到奴役,将不会得到改善。大陆人要常常给提醒没有民主自由的苦处以及专制的万般罪恶,港人亦须自省,当明白温水煮蛙的道理。专制政权统治的大陆一天不自由,那么香港每天都存在着赤化的危险,单从昨天游行时香港警察大声谩骂游行者以及拍摄普通民众游行(这是为了秋后算帐,将来游行的积极分子可能无法自由出入内地),以前两天在深圳时香港警察的不作为,这就说明警方管理的内地化趋势之明显,令人震惊。香港不能没有自由的大陆,大陆也不能没有自由的香港,自由的香港不仅是香港人的,也是我们大陆人的。

2009年1月2日9:48分病中于成都(作者博客)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