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南牛寺村民反对非法拆迁

西安市灞桥区蓆王街道办事处南牛寺村全体上访村民



  2012年12月,我们南牛寺村民二三百人不顾严寒,已经三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反映对我们村拆迁的违法违规问题。

  一,没有经过村民大会讨论。关系全村两千多人住房、生活的大事,不征求村民意见,完全由政府官员暗箱操作弄虚作假决定。只是蓆王街道办事处的书记和主任叫村委会、村支部成员和全村的党员、指定的“村民代表”在饭馆吃了一顿饭,拿出一张空白的纸,让到场的人在纸上签报到名,给这些党员、“代表”每人发了一份《西安金融商务区项目范围内南牛寺村拆迁补偿工作实施细则》,街道办书记让村支书在纸上写“同意”二字并签名,随后宣布:这次拆迁,党员和代表会都开过了,大家都表示同意了。这次拆迁,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希望大家回去以后积极配合。紧接着,《西安晚报》就刊登了《西安市人民政府关于西安金融商务区项目范围内南牛寺村拆迁工作的通告》,规定的程序似乎就走到了。党员和这些“村民代表”并不能代表大多数村民的意愿,就连这样的党员和“村民代表”,也没有进行讨论、发表意见,而是冒用签到签名作为“同意”的签名,移花接木、弄虚作假、欺骗社会到了这种程度!

   二, 集体资产没有清理、处置。我们村目前集体资产约有2亿元,另外我们村占地三百多亩,拆除后建安置楼,剩余的土地如何处置?这些对集体资产的清理、审核、处置的工作都没做,没给全体村民交代,怎么能开始拆迁呢?对于村民们提出的这个问题,蓆王街道办李主任说:这些资产今后给村民建公共设施。建公共设施也起码要进行清理、审核么,起码要有个数么。

  三,没有拆迁后的生活安置。我们村有四个村民小组,一千多户,两千多口人,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有耕地1350多亩,到现在已经没有耕地了,耕地都被政府征用、租用完了,每亩征用只给补偿64000元,每个村民只分得四五万元;租用每年1500元。村民们没有见过政府公布征地租地、改变耕地用途的国家批文。村民通过一些途径查到的文件,从2007年以来,经陕西省政府常务会和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批准的,在南牛寺等附近七个村改变用途的耕地有204.2452公顷,也就是3063.67亩,但同时期内仅在其中的五个村,被改变用途的耕地就至少有七千亩,约有466公顷。政府用各种手法强占土地,推土机、挖掘机进田毁坏庄稼、附着物,有警察、城管、打手上百人开路护卫,有的警察手里还拿着枪。这些地有的建了造纸厂、农机厂、混凝土搅拌站、污水处理厂、4S店等,正在建世界银行,有的被挖沙后回填垃圾破坏,有的荒芜了六七年。

  为我们村的耕地被非法征用、倒卖、破坏的严重问题,我们村民从2007年就开始上访,仅向党中央举报就有13次,结果违法侵占倒卖土地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市信访局的一个领导曾对我们说:浐灞(生态区管委会)是市政府的一个腿子,你们能把孙清云(市委书记)、赵正勇(省长)告倒?那浐灞委就不会占地了。我们这里还有中央领导ХХХ的孩子,某领导妹子在世园会(地址在浐灞生态区内)投资入股,市长陈宝根任浐灞主任,常务副市长董军、王军任副主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还来这里视察呢。你们告浐灞委是白告!

  我们失去了土地,不能以农业维生,村民们改建了房屋,希望能出租房屋获得些生活费用,但我们村这一带不通公交车,房客很少。村干部配合政府征地、租地、占地,能包工程,大把大把地赚钱,村民只好四处打零工维持生活。失去土地,房屋拆迁后,我们的生活怎么办?医疗、孩子们受教育、老人抚养等等这些问题怎么办?政府没有安置补贴政策。

  四,不公布资质。负责拆迁安置工作的西安浐灞生态区管理委员会和灞桥区政府,具体组织实施拆迁安置工作的(灞桥生态区灞桥辖区拆迁安置环境保障工作领导小组)金融商务区拆迁安置环境保障指挥部,都没有出具拆迁的依据和手续,如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权用批准文件、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也没有在我们村进行“两公告一登记”。我们提出质疑,浐灞委的领导说:“手续正在路上走着呢,马上就给办下来,办了就给你们看。”

  五,房屋安置补偿不合理。对于拆迁村民的房屋安置,国家的规定是先安置后拆迁,而浐灞委搞的是先拆迁,安置房连影子都没有。我们村民现在的住房都是三四层的楼房,面积有四五百平方米。浐灞委定的房屋安置政策是不管每家原住房有多少面积,每人只给安置65平方米,每户现有住房面积多出每人65平方米的部分,只给货币补偿。补偿价是在评估价的基础上,上浮50%,每平方米再加50元。但浐灞委不给公布评估价的基准价,也就是起点价。没有基准价,评估的起点价就任由政府人员定,相差很大,不管用上浮百分之多少、加价多少的手法,还是我们受损失。按照西安市政府规定,我们村在浐河以东、东三环路以西,属于五类地区,房屋超额面积货币补偿基准价应该是每平方米945元。按政府定的房屋补偿办法,我们每户要损失一半的住房面积!

  对于拆迁我们村,12月7号,我们几百村民到浐灞项目部讨说法,项目部连门都不让我们进,让我们在外边冻着。我们到省政府两次上访,灞桥区、浐灞生态区、蓆王街道办的官员都答复说:建立西安金融商务区是在十二五期间孙清云书记订的,是省市政府的重点工程,现在我们继续贯彻执行。这是贯彻执行十八大精神,要加速建设,不能停,任何事都阻拦不住,必须拆除。村民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

  村里年轻力壮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现在西安的气温是零下五六度,天寒地冻我们行动又不方便,街道办雇了“治安员”,起码有一二百人,在村里巡逻,还用广播命令我们:不准上访,不得外出!村子马上要拆了,赶快找地方住!不让去北京,省政府也不让去,西安市(政府)也不让去。还在村里按了摄像头监控我们,一片恐怖,搞得人心惶惶,一些老人都吓出了病。

  我们的日子咋过呀?!

2012年12月25日
转载自《参与》网刊
http://www.canyu.org/n65434c6.aspx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