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广州街头民主活动亲历记

张圣雨、刘冰、黄宾


【《公民议报》按】2013年1月2日,一些网友相约在广州街头宣传民主理念,却遭到警察国保的阻拦和拘捕。下面是部分网友的记述……


张圣雨,笔名鬼圣

《英雄无悔》

  昨天(1月2日),我约几个网友在广州体育中心见面,因为国宝的阻止,许多人都没有来。到下午一点多只来了一个女孩,还有另两个男士。

  我们正在说话中,发现旁边过来几个似国宝的可疑人。几个网友都是初次出来参加同城聚会的,见了国宝有些紧张,说大家分开走。

  其实我是不怕的,言论自由,聚会也合法,何惧之有?国宝才怕呢,他们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公开抓人。我告诉那个女孩子,去正佳广场吧,那里人多他们不敢抓人。

  说完我先走了。我刚走到通往正佳广场的通道里,从角落里钻出来两个便衣一左一右把我架着出了通道,来到正佳广场路边,路边早有十几个警察守候着,他们一起围了上来。

  我心里特别愤怒,我现在是用一种和平的方式推动中国的体制转型,为什么不让我们说话,不让我们聚会?那么就等着暴力推翻这个腐朽独裁政府吧。

  我高喊打倒共产党,那些警察慌了七手八脚来堵我的嘴,勒我的脖子,用衣服蒙着我的头,就这样几个把我架着走进派出所。后来陆续有七八个网友被带进同一个派出所,我不知道这天有多少个派出所是用来收容这些有良心血性的网友的。

  在里面问询做笔录,当然讲的都是一些废话!宪法规定的言论、集会自由的权利你们可以随意践踏,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早就表示过,如果中国的民主运动一定需要人流血牺牲才能成功,我愿意做一个先行者。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的这句诗道出了多少勇士的心声。为什么现在少有人提起,更没有人效仿?是马列邪教把中国人灵魂腐蚀了。

  是的,人不同于动物。一只猫狗没有名没有姓,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它们悄悄出生默默无闻死去。人活着不能象动物一样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应该有更高理想和追求,应该轰轰烈烈活得有尊严,活得有价值,就算死了,他的思想他的事迹,也会让后世永远敬仰。

  谭嗣同、林昭为了争取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文明复兴用生命写就了中华历史上最绚丽篇章,虽然他们没有唤醒更多麻木的中国人,使中国走上自由文明富强之路。但他们的精神永远存在。他们的精神一直激励我,我愿意再次用我的鲜血激励中国人的良心和血性!相信中国一定会有更多人勇敢站出来。

  这些阻碍民主进程迫害民主人士的人一定会受到应有惩罚成为千古罪人,让子孙后代蒙受耻辱。不怕承担千古骂名的马列邪教顽徒,就冲我来吧,正好可以成就我的一世英名!无悔一生!



广州-刘冰(1060008662) 13:51:18

  昨日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广场,戒备森严。广州警方如临大敌,十步一岗把广场包围,前去聊天交友的公民,十几人被抓。

  我和(公民)小彪,在马路对面给广场边停的警车拍照,没过五分钟就被四名协警一名国宝包围,并强行带往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名国宝同我们讲理念,并试图说服我们。但我真的没精力同他谈理论。我只是不停的追问“难道今天把我们抓进来,只是因为我们理念不同吗?”

  他不置可否的说:“或许吧!抓你们不对,不抓你们也不对。”我反驳道“抓我们也是错,不抓我们也是错!这并不怪你们,真正错的是制度!”

  6点钟我们6人从派出所出来,我被三名国宝单独押上一辆商务车,送往广州与佛山交界的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我被赶下了车,他们警告我不许在广州参加任何活动。之后我走了很远才找到一个公交站,又返回了市区。

  之后得知张圣雨、(公民)小彪、黄宾都被非法驱逐出广州!我只想对专制者说“如果公民在公园、在广场上正常的聊天、交友、娱乐都不准许,那么明天我们就在街头、在马路上聊天交友!”



黄宾(1063343449) 12:54:17

  昨天下午三点,一个人到中信广场,不出3分钟,被押上警车,想必是手机被定位了。在天河南派出所见到7位朋友。民警、国保依次做了笔录。10点回住处收拾行李。夜里11点送到火车站,直至火车开动。我还会回广州的。


2013年1月3日
原载于《参与》网刊
http://canyu.org/n65940c6.aspx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