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静名静却不静,成龙名龙却成虫

王昊轩



  伊能静名静却不静,成龙名龙却成虫。说的是最近在中文互联网世界闹得沸沸扬扬的两件事:伊能静批评环球时报遭打压和成龙称美国世界上最腐败引嘲讽。

  先说伊能静。2013年1月上旬,台湾艺人伊能静在新浪发微博,讽刺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改事件上混淆视听的环球时报是听话的走狗。结果她先是微博遭禁,接着又被秘密警察请去喝茶,连今年已经预定好的新书签售会都全部取消了。伊能静称:“官方取消了她今年所有的开放性活动,声称是为了安全方面的原因。”

  环球时报在评价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改事件上发社论称:

  “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在中国这样做,一定更是输家。一直以来有一些外围人士试图推动中国个别媒体搞对抗,他们是在坑这些媒体……今天的中国根本没有支持这样做的社会基础,全社会的真正注意力是搞经济,发展民生,社会不希望国家前途有变数,毁了平静生活。”

  环球时报的这种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首先,在新闻自由的法治国家,主流媒体个个都抢破头要揭露政府的丑闻,和政府公开对抗。因为这样做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吸引眼球提高销量,谁不喜欢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政府挨骂呢?关注度对媒体来说就是生命。毕竟民主国家的媒体不像环球时报这样的党媒,有政府的补贴可以拿,一旦关注度下降就面临着倒闭的风险。因为有良好的制度,他们揭露政府丑闻,和政府“对着干”的自由也受到法律的保护,不用担心事后遭到打击报复。

  其次,当今中国经济虽然高速发展,但是因为没有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酿成了许多严重的社会问题。贪腐横行,环境恶化,道德滑坡。这一切虽然不能说全都是由体制造成的,但落后的政治体制无疑要负很大的责任。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让中国转型成一个现代化的民主法治国家是许多中国人的愿望,也是符合民意的。但是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党媒却一味地粉饰太平,颠倒黑白,转移矛盾,打压人民的政改诉求。因此受到渴望自由的人普遍的鄙视也就不足为奇了。伊能静对环球时报的嘲讽,其实是许多中国人,包括我在内,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伊能静替我们说了,她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与伊能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功夫巨星成龙。成龙是当今中国政治体制的坚定拥护者。他曾多次公开批评香港的民主派人士,维护中国的专制政府。成龙的代表性言论是:“太自由会乱。就像香港和台湾一样,中国人需要被管。现在香港人什么都骂,什么都游行。香港现在已经回归中国,怎么还可以老骂中国的领导人?你们谁有本事谁来管,你们又管不了,只是在骂。”

  最近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成龙又说出了一番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当主持人和他谈到中国当下的腐败问题时。成龙避重就轻侃侃而谈道:

  “你说贪污,全世界,美国有没有贪污?世界最大的贪污。”

  当主持人再度询问成龙是否真的这样认为时,成龙斩钉截铁地回答到:“当然!”。他还表示即使在美国受访也会同样发言。成龙的言论被报道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网民们纷纷指责成龙说美国是世界上贪污最厉害的国家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要说腐败程度,中国就算不是世界第一,也绝对比美国坏多了。根据2012年透明国际发布的国家清廉指数,美国为73,排世界第十九名,中国为39,排世界第八十名。对此有网民讽刺道:“成龙没说错,中国每年有那么多贪官逃到美国,带去了巨额的民脂民膏。既然贪官都逃到了美国,那美国自然就是世界上贪污最厉害的国家了。”

  有网友说伊能静批评环球时报的言论是过气明星在借政治炒作,而成龙抨击美国的言论则是在“爱国”。对此我想说,每个人都有对政治发表观点的权利。政治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就算你不搞政治,政治也不会不来搞你。艺人也有谈政治的权利,没有必要老说别人是在炒作。不要光看一个人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目前中国艺人对政治的态度分为三种。第一种是闭口不谈政治,闷声发大财,这种人在中国是最多的。第二种是对现行政治体制持赞同态度,这类人里有边唱 “党啊亲爱的妈妈”边移民美国的歌星殷秀梅,有让保安把请他为六四死难者演奏的听众赶出演奏厅的钢琴家郎朗,其中最有名,也最受人唾弃的就是成龙了。第三种则是对专制持批判态度的,有伊能静、梁咏琪以及前阵子参与抵制香港党化教育的黄秋生、周润发、彭浩翔等人。

  艺人炒作无非是为了名利。但谁都知道,对当局来说对现行体制的批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轻则被打压,重则遭封杀,失去在大陆广阔的市场和经济来源。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了。远的有深受中国民众喜爱,却因为支持八九民运而至死都未能到大陆开演唱会的邓丽君和梅艳芳,近的有因为在微博上抗议政府抓捕三鹿奶粉受害者父亲赵连海而微博一度遭到封杀的梁咏琪。只要是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当局是不可能对其批评专制听之任之的。作为公众人物的艺人,其一举一动更是处在老大哥严密的监控之中,稍有不慎就会遭到惩罚。2000年5月,在大陆红得发紫的台湾歌星张惠妹受邀在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上演唱中华民国国歌,结果惨遭大陆当局的恶意封杀,所有的商业广告都被停播,损失极其惨重。搞的张惠妹要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才能入眠。中国政府不是那么好惹的,娱乐明星连在台湾唱中华民国国歌都会被封杀,更不要说像伊能静那样公然和党的喉舌唱反调,对着干了。

  目前港台艺人想在大陆发财最好的办法,就是向根红苗正的成龙大哥学习,相信中国政府要到盲信的程度,服从中国政府要到盲从的程度。即使是说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贪污”和“香港现在已经回归中国,怎么还可以老骂中国的领导人?你们谁有本事谁来管,你们又管不了,只是在骂。”这样雷人的话也在所不惜。虽然睁着眼睛说瞎话会得罪有良知的网民,但是只要能够讨好中国政府,获得官方赏赐演出合同和露脸机会,又有何不可?在成龙大哥的眼里,良知算个屁,钱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得罪网民不过影响声誉,得罪官府却要断绝财路。成龙大哥识大体,明大义,像伊能静那样因为为专制受害者仗义执言而遭到封杀这种“蠢事”,他是万万不会做的。

  其实成龙说的话也不全是错的,他有些话还是很能体现中国的现实的,比如成龙说“你们谁有本事谁来管,你们又管不了,只是在骂。”中国现在是一党专政的专制国家,没有三权分立,也没有民主选举和政党轮替。屁民就算对中国的政治现状再不满,也没有途径去参政议政,改变这一切。成龙大哥说的很对,我们确实管不了。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勇气革命,没有途径移民,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媒体,最多也只能在网上骂成龙这种狗奴才两句出出气,就像我现在正在做的那样。

  面对中国腐败黑暗的政治现实,成龙不去指责该为之负责的政府,却把屎盆子扣在渴望自由的屁民头上,实在是叫人齿冷。要知道在专制体制下,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就算我们再有本事,不是李小鹏李小琳这样的官二代,也管不了这个国家啊!又没种革命,只能拼着老命削尖脑袋移民跑路,惹不起躲得起了。成龙大哥是否晓得,“少壮不努力,一生在内地。年少不出国,老死在中国。在大陆,喝三鹿,世世代代穷忙碌,穷忙碌!”已经成了中国人聊以自嘲的口头禅了吗?这就是他所极力赞美的“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下中国年轻人的普遍心态,如果做不了公务员,进不了体制内吃皇粮的话,那就移民吧!

  话要说回来,虽然成龙大哥现在在大陆混得风生水起,日进斗金。但我还是有点担心他的下场。毕竟前车之覆,后车之鉴。2011年阿拉伯之春席卷埃及,埃及人聚集起来要求独裁者穆巴拉克下台,惨遭血腥镇压,死伤惨重。这时有“埃及刘德华”之称,与穆巴拉克家族私交甚好的埃及天皇巨星塔莫•赫斯尼站出来给穆巴拉克的罪行洗地,呼吁集会抗议的民众快点回家,穆巴拉克就像是埃及人的父亲,反对父亲是大逆不道的。结果他遭到了渴望自由的埃及人民唾弃,被许多人自发地抵制。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政治投机失败,人气大跌的塔莫•赫斯尼跑到广场上请求人民的原谅,说自己不明真相遭到了独裁者利用。结果民众没几个买他账的,他被狼狈得赶走了。成龙如果一意孤行,死撑不得人心的一党专政,蔑视中国人对自由的诉求,只怕有一天也会重蹈塔莫•赫斯尼的覆辙,遭到人民的抛弃,成为一个臭名昭著的小丑,戏子,而不是像伊能静一样顶天立地的艺人。

2013年1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