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网络上找到朋友的

民主湘人
xiangrenxuexing@gmail.com



  纵观中外历史,不管是宗教运动还是政治运动首先是一场发展人的运动,而无论什么运动都需要有中坚力量去做宣传工作,比如宗教方面;基督有传教士和牧师,伊斯兰教有阿訇的念经与讲经,佛教有殿内高僧讲经和游方和尚的行善,道家有“无量度人”就是要求道家子弟去尘世间传道,政治运动最成功的做人运动当属纳粹希特勒的大大小小的演讲聚会,煽动无数严谨认真的德国人如醉如狂的追随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要说到做群众运动排老二当然就非中共莫属,你恨中共当然不难,假如你想改变或推翻中共那就一定要在研究和弄清中共的基础上向中共学习——不是学习他们的谎言与暴力,而是学习他们的所谓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说白了也就是最大限度地发展广大人民群众。中共能利用共产主义这样一个虚无的目标用谎言和欺骗煽动人们起来追随他们,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杀人越货方式最终能建立一个延续到今天的政权,不得不承认他们发展人的工作是非常成功的,我们民主人士要推翻独裁的中共政权唯有的方法就是“以彼之术,还施彼身”也就是说最大限度地发动人民群众来推翻他们,乞求或所谓公知的呐喊是推翻不了他们的,中共的愚民洗脑术在网络发展的今天已经越来越失去作用,今天的民主人士通过网络可以说人人都是传教士和牧师,我们每天都给国民们还原真实历史和普及民主知识,其中微博和QQ 因为有良好的互动性【还有一些网络互动平台就不一一罗列】,它们不但是宣扬民主思想的好阵地同时更是我们寻找和发展民主同道的好地方,那么我们民主人士就不但要好好利用这些平台的教化作用,还应该在这些平台上寻找和我们有共同思想和理想的人——把他们发展成我们的网络朋友,有可能的话争取发展到现实中来和我们并肩战斗,比我们在现实中去大海捞针寻找朋友就要方便的多了(我们身边的朋友就是一百人左右,而网民有几个亿),同时经济费用和时间成本也会大大降低——下面我就与大家分享我在微博上和QQ 上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的过程,经验,和感受以供大家参考与借鉴。

  我大概是2009 年决定全身心投入民主事业的,颇有点像中共说的摸着石头过河,中共是有民主大桥不走故意在河里摸黄金,我是有桥不能走(中共严密封锁民主信息)不得不在河里摸石头,我摸石头指的是获得民主信息,了解民主动态,学习民主理论,当然还有最关键的是认识民主朋友,因为中共的严密封锁(那时也不懂翻墙),所以无从知道外面的世界,我就不得不在身边的朋友圈子寻找和发展民主人士,当时就采取做业务的方式请朋友们吃饭喝酒,酒桌上和朋友们大谈民主(不得不承认当时的民主理论太贫乏),结果朋友们大眼瞪小眼几乎没有人能听进我的话,下次再打电话给朋友们请他们相聚时他们就寻找各种理由拒绝赴约,现在我身边的朋友几乎已经没有2009 年前结交的,那些曾经的好朋友都觉得现在的我让他们感到害怕,甚至觉得我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在中共的高压和恐怖政策下我理解他们的想法。那时的我感到焦虑与失望,真像是无头的苍蝇乱窜,然而转机来了,大概是2010 年二月份我开始上微博,我发现在微博上宣扬民主思想的人士大有存在,当时我就试作写点东西(本人文采真不怎么地)同时学习一些民主理论,在一段时间以后我就给那些已经互粉的——互粉中那些专门骂五毛,关注社会黑暗面,经常转发具有民主思想的公知文章,还有那些本身写文章宣扬民主思想的博友发私信,我估计在二年左右我至少给二千人以上发过私信,在发私信交流的过程中能够确定对方愿意从网络走向现实为民主做事的人,就尽量问来对方的电话号码,进行电话联系(仅仅文字联系是很难建立互信的),一旦电话联系了互信就基本建立了,假如对方出于顾及不愿意给电话号码这也没什么,我也和他们保持私信联系,即使大家不能成为现实中的战友也可以成为网络中的朋友,同时现在不成为战友不代表将来不成为战友,就是网络上的朋友也是好事,至少在网络上可以互相支持与呐喊——记住民主事业不可能一触而就,那么做民主同道也不可能一次二次就好,需要耐心和努力,要给对方时间来完成转变思想。

  今天做不通对方的思想工作不等于一年以后做不通对方的思想工作,因此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具有民主思想我们就应该通过联系建立沟通的渠道,而不要因为对方为民主工作的方式不同而冷落朋友。一旦进行了电话联系,假如感觉对方确实值得发展,那么寻找机会和对方见面就是关键之举,但无论电话还是见面都一定要谨慎中共间谍钓鱼,中共间谍一贯属于善于和喜欢钓鱼“执法”,这是不得不防范的,所以和网友交流时说话一定要把握好分寸,即使是中共间谍也不要让他抓到什么把柄,当然做人的工作也不能太胆小和疑心太重,否则就没办法开展工作。和他人进行文字联系除要把握好语言分寸外还要勤奋,中国人的民族性对政治大多是被动的,在我几千人的互粉队伍中都是我首先和对方联系的,在我的印象中就没有人首先和我联系,就是确定关系以后也很少人主动和我联系(这就看出来当前为民主事业做工作是多么艰难),但这几千人工作效果是非常好的,现在我们把联系好的人建立了一个QQ 群做辅助工作,从网络愿意走向现实为民主工作的也不下一百人,同时请大家不要小看这一百人,他们也都能带动一些人走向现实民主,,而因为有他们的接待我在2012 年全国旅游了一次,基本跟所有朋友进行了面谈。

  当然事情没有一帆风顺的,我到上海就有三位和我说好见面的朋友没过来,一位杭州的,他在电话里说的是最坚定的,就是我到上海后每次打电话也是说马上来,结果我待了十天也没见来,还有一位苏州的干脆关了手机,宁波的一位找借口拒绝前来,在这里我不是要出他们的丑,说他们不是,我们没有理由与资格要求所有的人冒着巨大风险(甚至死亡)来从事民主工作,我只是想告诉民主工作的组织者和先行者,现实中什么人都有,这些人不过来一定有他们的理由与顾及,不要去责怪他们,责怪他们将有可能给自己带来风险——到今天我还和刚才说的三位保持联系,至少我们还是网络上的好朋友,就无需害怕他们出卖我——--谢天谢地我也没遇到中共间谍!

  现在我谈谈和网络朋友面谈的一些经验,我不管到什么城市肯定不是和一个人见面,而我的见面的方式一般是一个一个地见面,这样好对见面的朋友进行一个评估,假如感觉对方不能成为朋友或是中共间谍的话我就会把他剔除(这样对自己和该城市的朋友不会带来灾难)一旦朋友关系确立以后,就争取该城市所有朋友在一起见面,这样就形成一个小的群落,我相信慢慢的这棵种子就会生根发芽,最终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我再谈谈做QQ 群的情况,当下无疑同城做的最成功最值得学习和模仿,但有些就不是这么乐观,我在成都遇见一个做了十年左右QQ 群的有心朋友,我就问他和群里多少人见过面,他说只和里面二个人见过面(QQ 群里的人好像将近二百),我说他太浪费资源了,这么好的人力资源不去挖出来,再好的资源不去开发和利用就是废物呀,其实qq 群的开发和微博的开发大同小异,完全可以按照我前面做微博的方式做qq 群的工作。现在的很多朋友只重视开发qq 群,做开发微博的人还没有形成规模,其实开发微博比qq群要容易与方便,qq 群里面是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而每个人说的话是没有完整记录的,同时说一二句话也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思想与观点,而微博就不同了,只要打开每位博主微博转发和原创就基本知道这个人的思想,现在微博种类繁多,比如;新浪微博搜狐微博,腾讯微博,网易微博,推特,脸书,等等,可以说每一个微博种类都是一座民主人力资源的金矿, 就靠每个民主人士用勤奋和耐心还加小心去开发这些金矿当然很多人知道中共会安排一些间谍在微博上,同时怕这些间谍来钓鱼,其实这无需可怕,中共现在是四面起火,八面楚歌他们已经没有这么多人力资源来做这些工作了,话说回来,就是被中共间谍钓鱼也不可怕,最多喝喝茶劳教十天半个月。我这里要重点说明的是在国内网站的微博上开发草根博友是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同时微博上的人力资源是开发不完的——-因为上微博的人会越来越多,当然醒悟的博友也会越来越多,还有就是开发的人力资源要资源共享,那么互相带来的资源将会让民主团队的人数几何级的递增,三年左右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网络上找朋友的程序应该是; 看清对方和自己是不是有共同思想,有共同思想的人就给他发私信,通过私信沟通争取获取对方的电话号码,和对方进行电话联系建立基本互信,寻找合适的机会和对方见面,这样就会成为真正的具有共同理想的战友,成为真正的朋友后就建立qq 群做辅助工作,有便于大家的沟通——--中国古人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 网络上的博友假如我们不去主动和他们联络与沟通,沟通以后争取见面,见面以后确立互相,那么这些博友就不可能成为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就像每天在大街上和我们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一样,所以民主朋友们千万不要守着金山银山叫穷呀——-还有就是很多朋友喜欢在众多微博上发言,发言是好的,但假如找朋友选定二个左右微博就好(当然有充足的时间除外),这样就有充足的时间开发这些微博。

  民主兄弟姐妹们,在网络上和现实中寻找和发展我们的朋友吧,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今天的中国一场静悄悄的网络革命已经来临,这场网络革命离我们不会太远,中国民主的美好明天离我们也不会太远。

  中国将走向动荡与变革,这是上苍恩赐你我的机会,让我们有机会为结束三千年中华大地上的独裁与专制,为中华民族迎来民主与自由去奉献我们的一切——流我们的汗水,洒我们的鲜血,甚至献出我们的生命。

2012年12月15日
网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