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刘逸明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记者无疆界组织于2013年1月30日公布了2012年世界各国新闻自由度排行榜。其中中国在该榜所调查的179个国家中排名第173位,仅强于伊朗、索马里、叙利亚、土库曼斯坦、朝鲜和厄立特里亚。

  不难发现,在记者无疆界组织的这份榜单当中,排名靠后的国家基本上都是专制国家,不仅政治环境差,经济条件也不尽人意,像朝鲜这样的国家,不仅仅极度专制,而且穷得民众连饭都吃不饱,可以跟中国的文革时期相媲美。不过,中国作为世界上的GDP第二大国,却也与这些小国、穷国在新闻自由度上相差无几,着实让人吃惊。

  100多年前的辛亥革命缔造了中华民国,这使得新闻、言论自由迅速实现,一时间,在全国各地,都涌现出了独立敢言的媒体,一大批有良知且才华横溢的仁人志士浮出水面。虽然民国时期中国只有4亿人,只及今天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是,从杰出人才数量上讲,今天只能自惭形秽。

  天意弄人,中华民国昙花一现,口头上追求普世价值的中国共产党最终登上了政治舞台,成为辛亥革命的最大受益者。不过,上台后的中共并没有兑现之前的诺言,而是实行了空前的极权统治。虽然民众被蒙骗,但在十年文革这一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毛主席万岁”却被民众喊得震天价响,这正印了一句古话:“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让中国逐渐走出了毛泽东时期的政治阴霾,并且在胡耀邦、赵紫阳担任总书记期间出现了全新的政治、经济气象。遗憾的是,因为“六四”大屠杀,政治改革戛然而止,而经济改革在短暂停止后便一如既往。江泽民在位时,曾大谈“舆论导向”、“新闻媒体要为政治服务”,从那时起,中国的新闻媒体就赤裸裸地沦为了官方喉舌,当然,也会出现极个别的像《南方周末》那样比较敢言的媒体。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的政治环境决定,敢言媒体在中国要么是进退维谷,在夹缝中生存,要么是中途夭折。《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新快报》、《东方早报》先后遭到官方整肃,可以说,在“六四”之后,中国媒体一直都是在战战兢兢、忐忑不安中度过的。

  在宣传部门的严厉管制下,报刊、电视等传统媒体被控制得滴水不漏,而互联网进入中国则在一开始令当局头痛,因为控制能力不足。不过,通过花重金和专业技术人员的努力,中国已经打造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封网工程金盾,如今的中国互联网,虽然仍然要比传统媒体自由,但一旦涉及敏感话题,也会遭遇删帖和禁言。网民的发言如此,网络媒体发文亦如此。

  很多不了解社会实情的中国民众会为自己生在这个时代而庆幸,然而,殊不知,就在互联网进入中国后这十多年时间里,因为网上撰文、发言、转帖而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造谣诽谤”等帽子的知识分子和普通网民不计其数,早在江泽民时期,中国就拥有最大的“文字狱”,如今,在“文字狱”中煎熬的民众数量更多。

  对于因言获罪者而言,他们身处有形的监狱,对于行动自由的民众而言,却身处无形的大监狱。中国人在出狱时会说“我自由了”,在出国是同样会说“我自由了”,由此可见,两种监狱在中国是事实存在的。如今,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和电脑的普及,网民数量已经超过了5亿,记者无疆界的报告当中引述中国网民的话,将中国的互联网称之为最大的“网络监狱”可以说是非常形象的。

  在中国,全国各地都有网络警察,总量可能有几十万人之多,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监控网民,有时候会按照上级的指使查找自由言说或伸冤的网民,即使网警深知这些网民的言行于法于理无可厚非,但仍然会迅速查清他们的信息,以方便日后抓捕。在以往,网民主要是使用论坛或博客发言,如今微博风生水起,又开始使用微博,网警以及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又将触角伸到微博上,现在的中国国内微博自由度可以说完全无法跟国外的微博自由度同日而语。

  在2012年11月,中共最高层实现了换届,习近平、李克强毫无悬念地成为了中共第一、第二号人物。在权力更迭之初,中国的互联网上出现了解禁敏感词、恢复被封禁用户、自由举报官员腐败的新气象,然而,不久以后,全国人大便开始酝酿网络实名制,以打击犯罪为名进一步钳制网民言论。

  据新华网2013年1月29日报道,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日前作出部署,要求全国各地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立即组织清理网上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确保近期取得明显实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发出的通知指出,近日网上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又有抬头之势,破坏了社会风气和网络环境,必须予以坚决整治和制止。该机构之所以指出网上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有抬头趋势,显然跟近期的重庆性爱视频事件有关。这一举动显然又是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是为了限制网民自由言说,为官员腐败和政权稳定保驾护航。

  扫黄打非和打击低俗行动在中国隔三差五,每年都要进行好几回,每一次行动当中,都会有部分敢言的网站、博客被关闭,部分网民账号遭封杀。平时,很多色情网站的工作人员都会到处发链接做宣传,然而,有关部门却置之不理。据东方卫视2011年10月18日报道,安徽省潜山县教育局一位正科级的干部还是某色情网站的管理员,而官员裸聊的事情已经不止发生一起。在中国,官员最热衷于淫秽色情信息,即使是网警,也不乏喜欢浏览色情网站的,否则也不会出现个别地方网警要求电信部门不要屏蔽色情网站以便他们“开展工作”的情况。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在“十八大”之前一个多月,网络封锁就开始了,诸多破网软件相继失效,而在国内网站上,很多帖子根本发不上去。如今,网络管制又有加强的势头,中国网民要想再自由言说已经十分艰难。所以,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报告是非常客观的,中国被称为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据悉,之所以中国在记者无疆界的最新榜单排名比上一年度上升了一位,并不是因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上升,而是因为索马里的新闻自由度恶化。有不少人会为中国GDP世界排名第二而欢呼雀跃,当他们看到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排名时,不知道作何感想?在我看来,感想只有两个字“耻辱”,他是中国民众的耻辱,更是中共当局的耻辱。

2013年2月2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270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