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战宣传部

昝爱宗



  二○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晚六点,中共官方媒体证实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曾任黑龙江大学校长及该省宣传部长)因生活作风被免职,此人在一个月前就被网路举报和“人肉搜索”。实名举报人为该局七零后博士后常艳,她花了数万元才得以陪睡,直到衣另找新欢打翻醋罎子为止。网友戏称这又是一起“反腐靠二奶、二奶靠网路”的典型案例。


高干特色有权有钱有性缺一不可

  中共宣传系统正部级的高官衣俊卿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共十八大代表,教授、博士生导师头衔一大堆,说不定还是中共十八大政治报告起草班子重要成员之一,其人如此不堪不是他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多么无用,而是宣传部门无法控制的网路实名举报确实厉害,一个“满嘴马列,满腹盗娼”的中共高官,竟然没有被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东厂”、“锦衣卫”中纪委所收拾,而是败在互联网上一个网民手里,多少讽刺了这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真面目,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一个酱缸,甚么污秽、烂泥都要往里面装.再说这个专门编译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中央编译局,则是五个共产党国家──中国、朝鲜、古巴、越南和老挝中规模最大的翻译马列主义毛思想机构,却不料被衣俊卿这样的人控制着,一个博士后小情妇若不陪睡,局长就不会录用她,她也根本不可能获得到北京工作的机会和北京户口。

  从网上发酵的官员丑闻看,这些官员则是有权、有钱、有性,三大特色缺一不可。假如,这次因生活作风被免职的主角不是局长,而是换成某政治局委员的名字,也几乎没有不成立的;或者换成前总书记的名字,网民们也不会吃惊.


网路“传闻铁律”几乎一试一个准

  几乎,在互联网的天下,网上关於官方的传闻多半是被证实是真的,比如十八大之前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京津沪渝的一把手兼政治局委员的名单,后来经过的所谓大会选举,但结果和网上的版本丝毫无差;再看各省省委书记、省长的名单,也没有多大的差别.所以不要小看互联网对中国的影响,互联网时代证明了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正如网友所总结的那样:一个政治传闻出现,一旦满足一下几条中的三条,基本上可以证实传闻为真,或另有内幕:一是微博、帖子突然被删;二是突然关闭评论或被加密;三是关键当事人异常;四是记者要求採访被拒或採访被跟踪;五是司法不按程式介入;六是境外媒体推波助澜;七是人肉搜索更多惊人发现??

  这里提一下二○一三年第一期《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评论被换稿,追求民主自由的“宪政梦”被替换成拍习近平马屁的所谓“强国梦、复兴梦”,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被打压,遭海内外微博网友和国内媒体人广泛声援,传闻是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亲自指示换稿和亲自操刀修改替代文章。按照这个网路“传闻铁律”,我们通过新浪、腾讯微博被删,腾讯微信把“南方周末”作为敏感词被遮罩(腾讯已因不当行为而道歉),以及评论被关闭、庹震的报导和活动异常,基本可以判断庹震亲自干了或参与了这件蠢事,堂堂一个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前国务院《经济日报》总编辑、新华社副社长,把别人当做废物,只把自己当人,别人都不如你;别人一个头,你三头六臂,乾脆你自己来干吧,从写稿、编辑、校对、排版,再到出版、印刷、发行,一个人全包,这样你的喉舌,就是你信得过的“党的喉舌”了。

  所谓那些掌控“喉舌”的中央和省委一些宣传部长,其实和中共中央编译局被免职的局长衣俊卿一个样,工作中“满嘴马列”,一旦被网路“人肉搜索”,生活中多是“满腹盗娼”,如今网上已有传闻庹震有“二奶”(传其五年有六个情妇,百度搜索关键字“庹震情妇”找到相关结果约一万六千七百条),或许他不久就会成为第二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衣俊卿”。


从衣俊卿到庹震真是官不聊生

  基本上这就是党的大多数干部形象,从中央到地方,相差不大,江某人捧红某高级歌星,下面某官员喜欢二流的歌星、影星等明星,从薄熙来、刘志军、王立军,到陈希同、陈良宇、邱晓华等等,睡歌星睡名流,生活作风问题不算问题,政治问题才成了问题,不过若需要清洗对方时,出牌的时候总有“生活作风问题”这张好用的牌,所以今后倒台的“生活作风问题”官员还会有更多。

  从衣俊卿被实名举报和免职,再到广东的庹震内院起火被烧,基本上可以看出中共在无法控制互联网的情况下宣传部门的失策,世上本没存在宣传部,但自从有了共产党,宣传部就成了遮盖真相的阴影的一部分。假如没有互联网,尽管会有更多的衣俊卿和庹震,但不会有一个能够被最底层的草民如此随意揭露,所以说,如今很多官员纷纷怀念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特别是权力不是足够大的地方官员,比如庹震之流,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地控制全国互联网,传闻他有二奶他还真不敢回应,不回应则是默许.

  如今的互联网网路上,自发的无限期传播力量时时穿透宣传部资讯控制的阴影,官员则进入“官不聊生”时代,他们连表都不敢戴,这说明,在互联网监督之下,以民为敌的官员们纷纷节节败退,随时都有可能被“拿下”。


极权主义威势绝不会持续很长

  获得普利策奖的纪实作家安妮.普尔鲍姆曾在记录苏联共产党国家倒台的着作《铁幕——镇压东欧,1944-1956》中称,极权主义的威势绝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是的,苏联共产党政权渴望全面控制,可结果呢?政治一旦开放,资讯一旦自由,他们就无法控制,特别是戈尔巴乔夫拒绝用开枪来保住苏共这个昂贵的帝国,这个铁幕就完全倒塌了。如今,互联网的兴起,尽管一些在苏联阴影下壮大的政权还试图使互联网成为洗脑和控制舆论的工具,但迄今为止,穿透一些反文明力量的互联网技术,已经成为无法全面控制的全面受欢迎的抵禦铁幕的工具,暴政是不可持续的,而互联网则是可持续的。或许,阴影一时还在,但是留给他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放弃控制,推到黑暗的铁幕,才是惟一的不得不走的出路。

2013年2月6日
转载自香港《开放》杂志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15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