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联合国上访日记连载之二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我们从现在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二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26日



  联合国抗议44天。今天小广场来了一伙白俄罗斯人,抗议核电站的事,我们的阵地大部分位置被占,俄罗斯人很热情,有一个人会说几句中国话,问我们会说英语不,我们说不会,我们没办法交流,在这时来了一位中国在加拿大留学的学生,是到联合国旅游的,他给我们翻译各自抗议的内容,我们讲我们的财产被中国贪官抢去,地方执政者不依法行政、司法部门不依法执行法律办案,在国内无处伸冤,来联合国抗议。

  白俄罗斯人问我们:“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多吗”,我们告诉她们很多,有的受害者为了保护自己合法的财产付出了生命,前几年老百姓因无其他能力反抗血腥暴力拆迁,就用自焚的方式反抗,死了不少人,近几年百姓不怎么自焚了,拆迁的人就用汽车将老百姓压死,出事后给老百姓几十万元钱,老百姓不告,司法部门明知道这些拆迁人违法犯罪也不管。在中国遵守法律的人是老百姓,违背法律的人是这些执法者,贪官到处都是不贪的官很难找到,在中国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机关。民告官很难告,大家都贪谁管谁,利益集团互相保护,即使老百姓在告也没用,儿子犯错你到他爹那去告,他爹护犊子不管,你再到他爷爷那去告,他爷爷更不管,有一些事情表面上看是儿子在犯错,实际上是他爹和他爷爷让他儿子干的,所以被抢的老百姓不服也得服,很难要回自己的财产。他们听了都很吃惊,过去对中国不了解,现在了解这些才知道中国有多可怕。我们互相祝愿并合影留念

马永田
2013年4月2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日,联合国里边工作人员举牌抗议



  联合国上访48天。这几天下雨没办法去联合国抗议,日记没写。

  今天我们到了联合国抗议,有一件事很有意思,联合国里边工作人员排成队,在联合国院里举着牌子进行抗议,我不懂英文不知道是什么事,为什么要抗议,我们很多人在院外看,没有警察干预。

  在美国这个民主国家能看到很多我们在国内看不到的事,陈戴利向他们喊话,他们举着标语像我们回应,在中国上百人抗议,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敢这样抗议,是要坐牢的,无论你的诉求有多合理,他们都不会理睬,首先他们要调查是谁带的头,先镇压,虽然法律有规定,但这条法律是摆设,从不启用。

  我在2006年多次到北京治安总队去申请示威游行,都没得到批准,我还记得有个警察说:“中国在有二十年也未必会允许示威游行”。不收我们的原始申请书,公安局留复印件,说把我的材料转到相关部门,到底弄哪去了我们也不知道,然后通知当地把我们接回去,地方把我们申请示威游行的事记上一笔账,等我们拘留或者教养时这都是有利的证据。

  在中国老百姓依法维权,斗不过违法执行者,他们玩的是能动司法,具体怎么能动老百姓掌握不清楚,是法官的随意性,具体往那一边能动由法官说了算,这一能动就能动出很多冤假错案和枉法裁判。

  如果允许示威游行,岂不是揭开当权者的遮羞布,所以这是不可能的事。

马永田
2013年5月1日
电话:6262832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