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联合国上访日记连载之三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 的麻雀行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三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2日 访民的智慧



  联合国抗议49天。今天的天气称得上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们每天在不同肤色的人群中穿梭,每天重复着在联合国抗议的工作,尽管收获甚微,但我们还是信心十足,五月份将改变策略,进行新的抗议模式和方法。

  今天我讲两段被控访民和控访官员是怎样斗争的。

  长春访民王桂霞,在2005年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控访,地点是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院内的一个平房里,他们对王桂霞很宽松,可以到院子里行走,法院大门紧锁不可以出院子,无论王桂霞怎样和他们商量,他们都不放行,王桂霞硬拼又打不过,王桂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法院院里有车,正好王桂霞手里有一瓶水,王桂霞把水喝掉半瓶,到院里把车的油盖打开灌一点汽油,把一瓶油和水的混合液体撒在法院的屋里,手拿打火机,开始和法院看着的人谈判,王桂霞问法院到底放不放人,放人没事,不放人她就把汽油点着,法院看守闻到汽油味,以为王桂霞撒在屋里的都是汽油,这下可慌神了,哭腔求王桂霞别点火,王桂霞一看有意思,接着说你们放我我还不走了,今天和你们同归于尽,法院的看守当时跪地求饶,商量王桂霞:“大姐你别激动你要啥条件我们都答应,点着我们就完了,弄不好就出事了”,王桂霞心里好笑,提出的条件是给1000元钱送她回家不许再看着,法院一一照办。

  一次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们几名访民准备抱国旗、撒传单,走一圈一看便衣警察跟上我们了,我们几个一合计,警察跟上不可能干成事,有一个访民想试一试警察如何反应,就特意贼眉鼠眼从包里拿出一瓶水,警察一看以为是汽油,就往跟前跑,访民一看他跑过来,访民也跑,警察在后面追,访民在前面跑,把访民累得不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警察问访民你跑啥,访民说你追我干啥,警察说:“你跑我能不追吗”,访民说:“你追我我能不跑吗”,警察问访民你瓶子里装的是啥?访民说瓶子里装的是水,警察让访民打开瓶子喝一口,警察抢过去问一问,一看没事,我们大家都在笑,警察放我们走了。

  以上两件事,说明一个问题,无论心里有多委屈,斗争和反抗贪官方式要讲究策略、要动脑,我们是弱势群体,硬碰硬吃亏的是访民,骂贪官的祖宗不一定带脏字,地方政府的贪官们在乎的是他的乌纱帽,如果他仕途上受到威胁,他不管你有多冤,案子不解决,先镇压访民。要主张合理诉求、要反抗腐败、更要讲究策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马永田
2013年5月2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3日



  联合国上访50天。随着中央的政策出台,近几年中国老百姓面临大面积拆迁,我因拆迁上访12年有余,对这方面探讨研究了12年,总结出一点经验和体会,想向大家说一说,仅供被拆迁户参考。如果有不同意见的请见谅。这只代表我个人的理解和体会。

  今天我只谈被拆迁人要认清事实、端正心态。

  认清事实:要按现在的地价和房价对自己的财产做好评估,这也是我们要和开发商谈判的最低砝码,无论中央出台怎样的政策目的不能排除是改变老百姓的居住条件,在和开发商谈判时要考虑清楚自己的居住条件是否变好,原有的居住房间面积是否还原,房间面积不含厅、厨房、厕所,我举个例子:你原有房屋面积40平米两个房间,可以居住两代人,在回迁时给你同样的面积,却只有一个房间,其中包括了厅、厨房、厕所,一个房间不能居住两代人,厅、厨房、厕所再大也不能住人,那么开发商就少给你一个房间的面积,面积的对等,并不等于还原你的居住面积,我在上访时就碰到这样的案例。

  更重要的一点,面临拆迁不要慌,一定要掌握政策,买一本城市拆迁条例,读懂吃透,你所谈的条件要按照拆迁条例的相关规定,如果你不掌握相关规定你就没有依据和开发商谈判,开发商比你还能装糊度,不会按规定给你补偿,你只有吃亏上当。

  端正心度:被拆迁人在拆迁过程中一定不要有发财的梦,想在拆迁中得到多少额外的好处。首先你要了解开发商在中国的现状、地位和能量。每个开发商都以营利为目的,开发商只有坑被拆迁户的目的,不会给你留有利润的空间。开发商能够经营开发项目,他们背后依靠着党、政主要领导,地方政府早已买通,被拆迁户面对的不止是单纯的开发商,而是一个庞大的利益团。被拆迁户在拆迁的过程中你要发挥你的才能尽量少吃点亏,吃亏不大不要打官司,打官司是一条不归的路,这里的艰辛和无奈是常人无法体会的。如果损失过大必须依法依规和他们打官司。

  例如我的案子,我是工厂,开发商按民宅安置我,民宅还少给50多平米面积,我不同意,最后是政府、法院、开发商联合强拆,强拆费用法院让我拿1、5万元,我诉讼到法院,2002年二审法院判我胜诉,认定政府、法院强拆违法,2003年政府内部通报我这是一起错案,但我十几年没拿到一分钱,市长不执行判决,市长说:“我给你解决问题所用的钱,我能解决多少小额案子,宁可让你一个人告,我也不让一帮人告”。我的案子说明了,在中国受害的老百姓要承担一切责任,违法者不承担责任,权大于法。但既然我已经打官司了那我就一定会坚持到底,绝不回头。

马永田
2013年5月3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6日



  由于牙疼到了联合国广场几个小时就早回来了。来到美国第一个要克服的困难是语言关,语言的学习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第二个要克服的是经济困难,人民币换美元用确实能力有限,每天要去联合国抗议不能打工,找小时工又非常困难,急得我牙疼,牙疼虽然不是什么大病,疼的晚上睡不着觉,12年我一直处在尴尬境地,没有一天高高兴兴的时候。

  我记得2005年,长春市访民吴丽华跟我说,他打了18年官司,最后法院纠正了错误,但没赔偿这18年所造成的损失,在此期间着急上火拔掉几颗牙,要求法院赔偿,我当时还觉得这个要求有点不讲理,后来2006年我在北京找到哪里哪里都不管,我着急牙疼,也拔掉一颗牙。当我再见到吴丽华时我跟她说,你要掉牙的钱是对的,无论法院认不认这个帐,我们的主张还是要讲的,没有上过访的人没有办法理解上访人所受到的精神上的折磨,整天整个大脑装着自己案子,脑袋思维跑专线,久而久之一个人就陷进去不能自拔,再加上政府不断的打压,使你冤上加冤气上加气,处使你用尽脑筋想办法和这些贪官反抗,他们的打压不但不能起到让你害怕的目的,反之让你宁可拿命也要换来公正,要让他们承担后果,这就是每个被拘留和教养的访民为什么出来就继续访,不解决问题决不罢休的精神。

马永田
2013年5月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7日 司法程序



  联合国上访53天。今天我们到联合国广场,有一位民运朋友来声愿我们,讲他们是如何与腐败政府抗争的经历,我从中得到很大启发,我们联合国访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不能以一种方式抗议下去,必须改变策略,具体怎么办我们还要仔细研究,我想很快会有新的方案。还有一位福建的朋友看到我们在抗议,他和我们有同样的遭遇,非常激动痛骂腐败政府,他的太太急着赶路办事,怎么叫他他也不走,他遇到知音到底骂个痛快才走,鼓励我们,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今天我谈一谈,走司法程序的案件,当事人决不能脱离司法程序。

  我在北京认识一位黑龙江维权人士盛启方老人,他对法律精通,一直呼吁重视司法程序,多年来以脸谱的形式驳斥高层官员脱离法律,出台一些害民的政策,例如:政法委在2010年提出的法发【2010】16号《关于进一步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工作原则的若干意见》,是中央组织由16各部门参与的大调解和由19各部门参与的“联执”等活动。大调解实质就是为了规避、脱离司法程序,不敢恢复已被“两院”破坏的司法程序,企图拖延时机,仍继拒解“合理诉求”的冤假错案,重演慢性杀人的悲剧,一拖再拖、至止把当事人拖垮、拖黄、甚至拖死。

  有些当事人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由于法院对执法的扭曲,误导当事人忽略司法程序。使一些当事人脱离司法程序,有一句老话“当官的可以满山放火,百姓不能在黑暗中点灯”。尽管法院的法官可以随意违背法律,但法律对老百姓的权利来说是最后一道防线,只有在程序当中,你的权利才有希望,有时法院故意和你玩程序游戏,把当事人玩蒙,法院在抓住当事人程序不合法,推出法院。而你在走信访程序,政府又可以说你走司法程序行政无权受里,再把当事人推出去。中国足球踢出不出亚洲,政府、法院踢球一定能踢到世界。切记司法程序不能忽视。


马永田
2013年5月7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8日 访民来电



  联合国抗议第54天。今天纽约下雨,我没有去联合国抗议,在家休息。

  我今天接到国内湖北访民徐先生的电话,他是一名维权记者,徐先生1998年上亿资产被湖北当地法院错误执行并侵吞,维权多年遭受各种打压和迫害,今天北京出现上万人游行徐先生又被控制。由于徐先生的案件有中央领导批示,当地不但案子没给解决,反而被叛刑,判刑出来后,又被抓进去,现在是被拘保候审,这是政府、法院、公安对访民惯用的迫害手段,拘保候审就是给访民戴上紧箍咒,不让访民再访,有冤不能诉、有里不能讲,如果再访随时随地都可以关起来。能够拘保候审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当地没有任何理由关押,但又害怕访民的冤情被媒体曝光或得到那位领导的重视,揭开贪官违法的事实,在贪官们小命不保情况下,他们对没有权势的访民只有更加残酷地迫害。

  还接到湖北访民王桂兰电话,王桂兰也是一位老访民,由于法院枉法裁判,气得情绪失控在当地法院自焚,整个脸被毁容、手残疾,这次两会进京被当地政府、法院迫害,王桂兰为了对这种蔑视人权迫害的反抗,用刀将自己手指躲掉。王桂兰也被教养过。

  当地政府以及公、检、法对冤假错案有两个政策,一个是解决,一个是镇压。

  解决的是一些小案子,并且不会依法解决,案件赔偿费用比如是十万,只给五、六万,解决问题的单位上报解决案件费用十到十五万,剩余几万办案单位私分。

  对赔偿数额较大的案件,向徐先生和王桂兰当地根本就不给解决,只有镇压,当地政府怕解决后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共产党秋后算帐问责。所以对这些访民的破害,是打着维稳旗号腐败贪官最卑鄙手段。

马永田
2013年5月8日
电话:6262832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