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联合国上访日记连载之四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 的麻雀行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四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0日 我们的友爱



  联合国抗议第56天。昨天下雨,我没有办法去联合国抗议,日记也没写。今天的天气特别好,我们一行人来到联合国小广场抗议,刚开始关注的人并不多,我们打条幅喊口号吸引不少人,我们说的是中文,老外不明白内容,我们放下条幅由杭浩东讲解,游客才知道我们抗议的内容。有一位女士非常热情,为我们拍照,我们非常感谢这些热心的游客对我们的支持和关注。

  联合国访民非常团结,我这几天有病他们都很关心,蔡雯君给我拿药,艾芙蓉和陈黛利给我想办法,连着两天下雨,谢景源和杭浩东也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们大家背井离乡内心都很苦,我们彼此就是最亲最近的人,互相照顾、互相安慰、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我真的很感动。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互相照应,一个人有困难大家都会帮忙,哪怕平时走路我们都注意看有没有掉队的,哪一个落到后面我们都要等。有一天我地铁卡失灵进不了站,正着急艾芙蓉跑回来找我帮我进去,虽然是一件小事,但我得到的是温暖和关爱。

  杭浩东对大家帮助最大,他来美国二十几年语言特别精通,大家有事需要翻译他都无偿地帮助,亲自陪着去办事情,哪怕我们不在一起,一旦我们大家遇到语言上的问题,通过电话他肯定帮忙,大家有很多事情对他都是一个依赖,我们真的感谢上帝,我们语言不通,上帝赐给我们一个杭浩东。

  一到休息日,我们也在一起小聚,吃吃喝喝谈抗议的事,研究下一步怎么办,彼此讲过去在国内上访的经历,有时谈到受迫害时的苦难和无助,我们也有流泪的时候,也许这就是人生,我们总觉得能在异国他乡相遇,真是一种缘分。我祝福他们每个人都平安、祝福他们早日解决问题过上正常人无忧无虑的日子!祝福他们!

马永田
2013年5月10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3日 典故



  联合国抗议第59天。来纽约三个月一直不适应这里的天气变化,前几天我穿衬衣还热,可今天我穿了两件羊毛衫还冷,还好有阳光,街上有穿羽绒服的,陈黛莉只穿一条单裤被冻的直哆嗦,没办法我们还是按时在联合国抗议,今天我们还是照样发传单,照样把会的几句说给游客听,但最让我们感动的还是游客,他们每个人接到我们的传单都能认真看,没有一个不看的。有几位女士更为特别,她非要把事情弄得明白明白,我们英语有限真的很吃力,更觉得对不起关心我们的游客。

  今天我讲一个典故,这个典故反映的是现在中国对受害群体的赔偿并不是依法依规,而是给点意思意思,不接不行,不然连这点意思都没有。

  《恩怨的由来》

  过去有一个善良的农民,他的牛被强盗牵走并杀掉,当失主去说理时,而这个强盗却表现出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说:“剩下一把牛毛你赶紧拿去吧”。失主反驳道:“你杀了我一头牛,不赔我一头牛,起码也得包我一个牛犊”。强盗冷笑道:“给你一把牛毛在我的行为中就是最大的回馈,你应该感恩。否则,你不但连一把牛毛也得不到,如果老子动怒的时候,你还要吃苦头”!听了这些显失公道的鬼话,失主含恨而去,他的身影在黑暗中失••••••

马永田
2013年5月13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5日 一个行政恐怖化的暴政宣言



  联合国上访第61天。昨天杨建利博士来纽约,我们研究下一步计划,没到联合国抗议,日记没写。今天纽约风的特别大,我们到联合国没多长时间就下起了雨,我们赶紧收起条幅,结束抗议。

  多年上访,感触很深,中国是一个行政恐怖化的暴政宣言。公权泛滥和特权垄断,是最大的腐败,也是最危险、最凶残的腐败,如同腐癌晚期,难能治愈!强烈的社会公愤,就是公权泛滥和特权垄断的必然结果。危机四伏的国情,人性事态的裸露,尽管一些“马屁精”在极力掩饰和美容,但都无法消解民众的憎恨!况且,贪腐丑恶的“脸谱”不画自成。世界上第一个用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就是因为特权腐化导致没用一枪一弹一夜衰亡解体。而今权大于法的中国,为了应对和稳控“城乡土地被非法征用”和“民用被强拆”以及“据理抗争的弱势群体”,
为了对全国所有“合理诉求”的冤假错案,通过“大调解”实行一刀切,提供非法保障。因此,一个充满行政随意化、权力绝对化、司法商品化、行政恐怖化的“行政强制法”,迫不及待地出笼浊世,实质上就是公权泛滥和特权垄断的凸显,就是暴政的开场,也是由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四种危险全面走向衰亡的“前奏曲”!

马永田
2013年5月15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6日 利剑斩魔法



  联合国抗议62天。前几年,曾一度引起不少共鸣,反思的一位基层法官感慨:“法院是政府的一条狗,让咬谁就咬谁”的热议话题。此言,不仅深透地揭示出司法沦为权大于法的统治工具,而且也对中国特色法律失效、监督失灵、权利失衡、管理失控、教育失误、自律失败、社会失序、程序失规、人性失态、信访失度的“十失”脸谱提供了素材真实和别具一格的愤笔写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35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宪法》第126条和第131条均对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发表赋予“一直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批权和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然而,具有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的“两院”,在强权恶势的政府面前,像断了脊梁骨的“两条”懒皮狗为其看家护院。多少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其不通人性的狂犬咬成重伤致残,甚至被咬死!《宪法》第5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刑法》第397条和第399条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或者在刑事、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等渎职侵权的行为,分别作了量刑标准。

  “诉权”是人权的第一道屏障。公民的诉权一旦丧失,等同人权的牺牲。因此,把刑事、民事、行政三大诉讼权利属于当事人享有,而不属于警察、检察官、法官。如果公检法三机关不接受这种制度化的程序安排和限制,就是违法,甚至犯罪,这就是保障公民诉权的社会公平与正义。而今,强权恶势在疯狂侵吞公民“诉权”何谈人权保护?

  检验和衡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社会好与坏的唯一标准,究竟是啥?尽管人们对其各持己见,其说不一。但是实质性的焦点,就是“人权”。那么,中国特色的人权状况到底如何?敬请烦阅仅以我的案子作为实案铁证,善良与邪恶的区分,即可昭然若揭,人,鬼分明了……

马永田
2013年5月1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5月17日 破冰



  联合国抗议63天。联合这个国际舞台,今天热闹非凡,我们是按时第一个来到小广场抗议的。紧接着来一伙景教的美国人,在广场做法,到底什么内容我们也听不懂,他们邀请我们参与活动,我们也不客气就参加他们的活动。过一会又来一伙黑人抗议,整个广场人都挤满了。我们抓紧时间发传单,请他们参观我们的展位,他们看了我们的传单的内容,都非常支持我们,并祝我们好运,向我们打成功的手势。谢谢这些朋友的支持。

            《破冰》
      信访司法混合用,导致公正变成零!
      强奸法律玩权术,审监程序全落空!
      法为权用成工具,冤假错案已结冰!
      两级中介一刀切,官逼民反拼输赢!

  一提起公正司法这个令人费解的法律术语,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分配”与“司法”两大不公的凸显,甚至在年复一年的“两会”期间,为了打压据理抗争的“弱势群体”,竟然在全国,尤其在首都惊恐万状的高压态势铺天盖地!这种与央视台美如画的播放所折射出的极大反差令人失望!公平正义的期待,尤其是遭受冤假错案严重侵害的“弱势群体”心灰意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失去的究竟是啥?无疑是司法公正的核心价值——“公证”二字。如果司法一旦脱离公证,将是祸国殃民并且不得人心的司法专制。因此,作为居中裁判的人民法院和拥有检查权的人民检察院,都不能恪尽职守,肆意背弃法律的神圣!可想而知,这样的“两院”已经演变成贪腐渎职和官黑勾结的黑机构!

马永田
2013年5月17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