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国会“六四”24周年听证会上的发言

杨建利
(中文译文:段潮)



主席先生:

  感谢美国国会举办这个重要的听证会。

  1989年6月3日的晚上,中国政府下令人民解放军对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当时天安门广场是由学生和市民发起的、在中国主要城市持续了近两个月的和平民主运动的中心。现在这个时刻是北京时间6月4日凌晨3点半。24年前的这个时候,也就是1989年6月4日的凌晨,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镇压,武力清空了天安门广场。

  在那几个小时里,我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长安街上,亲眼目睹了30余人遇害,其中包括在六部口被坦克活生生碾死的11名学生。

  作为一名“六四”幸存者,在过去的24年间,我曾经3次在美国国会就“六四”屠杀作证,包括那次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来访华盛顿期间,在由主席先生您主持的1996年国会人权听证会上作证。今天,我不再重复我以前讲过的我对“六四”屠杀的亲眼见证,而会就尚未得到解决的“六四”问题及其相关问题传递一些信息。

  首先,我向你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女士的信息。

主席先生:

  我首先代表中国天安门母亲向美国国会的表达谢意,感谢美国国会过去对我们“六四”难属的支持和声援。

  天安门母亲自1995年以来给中国两代会和国家领导人写了36封公开信及文告,我们要求推翻当年强加给“六四”的错误结论,作出重新评价。我们每次都提出并重申解决“六四”的三项诉求,即“真相、赔偿、问责”。可是“六四”惨案已经过去了24年,却始终未得政府当局的回答。

  我们恳请美国国会敦促奥巴马总统在即将到来的6月8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之机,从人道和人类普世价值的标准要求中国政府履行国际义务,就1989年邓小平、李鹏在“六四”惨案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进行审议,尽快作出公正、合理的解决。

  中国政府二十四年前杀死了我们的儿女,又剥夺了我们二十四年公开悼念死者的权利。请美国国会敦促奥巴马总统要求习近平主席尊重并归还我们做人的基本权利。天安门母亲群体中大部分成员已经年迈,已有33位逝世。岁月不饶人。对我们来说,时间已刻不容缓。我们不希望习近平主席继续沉睡在他的“中国梦”中,而是希望他面对严峻的现实,切实解决中国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问题。

中国天安门母亲
丁子霖


  据中国人权2009的报告,在1989年6月3日和4日及其随后数日中,中国共有超过2000人在屠杀中牺牲。“天安门母亲”也整理出一份记录了202名遇难者的名单。

  在6月4日之后,仅仅是北京第二监狱就因“六四”直接原因关押了超过500人,而在中国其他城市被关押的人数仍是一个未知数,被处死的人数也无从得知。

  由于中国政府拒绝采取行动对此进行彻底的调查或拒绝公布真相,死、伤、入狱和被处决的总人数仍然无人知晓。

  时至今日,中国政府仍然在对“六四”参与者施行迫害。数以百计的在天安门屠杀后逃离中国的“六四”参与者,被列入了入境黑名单。他们当中有六位已经在海外去世,很多人无法在父母过世之前回国见他们最后一面,甚至连葬礼都无法到场。当年的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已经有24年没能见到他的父母了。

  关于普通参与者和普通“六四”政治犯的生活的记录就更少了。他们和家人在过去的24年里忍受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很多人长期受到骚扰和监视,根本无法正常工作以维持家庭开支。还有一部分被逼无奈,逃离了中国加入流亡。

  在此,我想再次强调,天安门事件并不是一个一次性事件。在“天安门屠杀“后的24年里,中国从来没有停止过人权侵害。谈到其罪状,我们只需要看看这些人、这些群体、事件和政策: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王炳章,高智晟,刘贤斌,陈卫,陈西,郭泉,丁家喜,赵常青,哈达,努尔莫哈提•亚辛,杨天水,顿珠旺青 ,朱虞夫,谭作人…… 藏族,维族,蒙古族…… 家庭教会,法轮功,强制堕胎,强制拆迁,强制消失,黑监狱,

  ……

  我强烈要求美国国会和政府高度重视这些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并向中国政府施压以改变这种状况。

  2011年2月,利比亚的独裁者卡扎菲在为自己的血腥镇压辩护时,两次提到了中国政府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伟大作为”。这说明,一个地方的罪恶被忽视只会鼓励罪恶向四面八方传播。值得庆幸是,当年3月联合国因为利比亚屠杀其本国人民而中止了其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资格。但是,联合国应该对其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成员国使用同样的人权标准。由于美国政府一贯支持《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宣言》、《国际人权公约》,天安门母亲们和无数中国独裁统治的受害者们有理由请求美国政府重新启动其重要的人权手段,(1)因其骇人的人权纪录向中国施压;(2)强烈反对中国重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并投反对票;(3)动员其他的民主国家也投反对票。

  谢谢。

2013年6月3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