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纪念六四24周年活动集锦(1——澳洲、加拿大、新西兰、泰国)


  六四24周年前后,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内的世界各地民众纷纷举行纪念活动。下面是综合部分有关澳洲、加拿大、新西兰和泰国纪念六四活动的媒体报道和网络通讯。


◇ ◆ ◇ ◆ ◇ ◆ ◇ ◆ ◇ ◆ ◇ ◆ ◇ ◆ ◇ ◆ ◇ ◆ ◇

悉尼座谈会,六四精神永不忘



  6月2日下午,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在艾士菲举办纪念六四座谈会,侨学界70多人参加。

  座谈会由曾入狱三年的原湖北学运领袖之一冯海光主持,在向六四死难者默哀一分钟的肃穆中开始。特邀嘉宾刘观云女士首先讲述她父亲郭罗基先生的故事。她说,父亲因写作《谁之罪》,还有《政治问题是可以讨论的》一文实际上为魏京生辩护,被当局从北京大学贬调到南京大学。1989年六四屠城事件后,又被取消教授资格。之后,愤而赴哥伦比亚大学讲学。期间,父女长期骨肉分离,使她尝尽人间冷暖。

  接着,中国宗教及政治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红楼女囚》作者孙宝强、前外交官陈用林等几位六四亲历者谈了他们的感言。孙立勇说:六四抗暴者缺少公众人文关怀,所以要“抱团取暖”;六四抗暴者最后一位系狱者苗德顺先生,由于在狱中甯死不屈,死不认罪,在狱中备受折磨,一直拖到五年之后的1997年才被当局由无期徒刑改判为20年有期徒刑,要到2017年才能出狱。长年的劳狱生涯,已使苗先生精神崩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孙立勇还讲述了另一位抗暴者朱更生替病重的老母在火车站跪讨治病的辛酸故事。他说:“海外同胞说爱中国,首先要爱那些为推进中国民主自由而做出牺牲的人!”孙立勇的发言引起大家热烈鼓掌。会后,一些人主动募捐,共为朱更生捐款285澳币。

  清华大学毕业的黄老先生说,镇压的血债不能忘,也值得总结,要是当年学生懂得妥协,可能情形会不一样。他的夫人当年是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医生,当场回忆起她所在医院派救护车去天安门救助绝食学生的情景。她说:“医院太平间的冰盒都装满了,没有地方放,就放在太平间的地上……”证实六四屠城罹难人数不会少。

  浙江工业大学毕业的陈建群先生也回忆了当年参与杭州和赴北京参加六四活动的见闻。他说:“我后来去银行工作。唯一值得自豪的是始终没有写入党申请书。”

  与会人士对当前的中国政局也作了讨论。冯崇义教授、钟锦江、范镇荣、任建新、张廷良等也先后发了言。冯教授侃侃而谈,对时局的精辟分析,最受与会者的欢迎。他认为,中国的宪政转型势不可挡,中共能否在这一变革中主动转变,今后五年是最后机会。按照“第三波民主化”各国的经验,一旦社会压力达到顶峰,统治集团内部会分裂。陈用林认为,习近平出台“两个不能否定”已经把自己定位于反动角色,不能对其抱任何幻想。八O后出生的林建峰先生以亲属被害、全家族上访维权未果的经历印证,认为争取宪政,民族才有希望。

  座谈会上分两次播放了共约20分钟的六四记录片。孙宝强朗诵了《一九八九挽歌》系列第四章“对峙”的诗文。会议在孙宝强、陈新浩夫妇领唱《历史的伤口》的歌曲中结束。

2013年6月4日
转载自《博讯》文章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3/06/201306042142.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悉尼烛光不灭,自由之梦不死

悉尼民主平台



  6月4日晚,近百悉尼华人在中共驻悉尼总领馆前集会,以烛光、白花、哀乐、激昂的演说和诗来祭典24年前天安门屠城惨案的死难者。曾拍摄了大量六四惨况照片的前北京《金融电脑报》记者任雪冰主持了祭典仪式,仪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暗夜的蜡烛照着白布横幅,“六四英烈、光耀千秋”八个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格外醒目。现场展示了“立即释放所有良心犯”“立即释放六四抗暴者苗德顺”“还李必丰自由”“公布党官财产”“港人不要假普选”等标牌。哀乐声起,参加者无不含首默哀。接着,由一位年轻的香港留学生在凄婉的哀乐声中一字一字地念着当年死难者的部分已知名单,如泣如诉。

  仪式上,孙立勇、香港学生代表彭伟程以及冯海光、孙宝强、潘晴、钟锦江、前上海大学老师姚传辉、范镇荣等作了感人肺腑的演讲。冯海光的演讲题为《呼唤革命》。他说:“晚清拖延君主立宪,终为革命洪流所埋葬。中共用尽心机,拖延政改,再现晚清末景。”潘晴说,24年前的梦曾经破碎,今天重拾起,永不言弃。香港女生林丽怡等数人也主动上台谴责中共的血腥镇压,要求中共向死难者道歉、赔偿,还他们一个公道。

  为呼应柏林文学节全球六四朗诵活动,陈用林、黄庆森等人朗诵了李必丰的诗,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李先生。李先生是四川异议作家,因廖亦武出逃到德国事受到牵连,被中共当局罗织“合同诈骗”罪名而判刑12年有期徒刑,目前正在向法院提起上诉。此前,李必丰曾两次因言获罪入狱,已服刑12年。

  仪式期间还播放了一段关于六四屠城的记录片,颇受欢迎,让许多人感觉回到了1989。

  最后,大家合唱《历史的伤口》。香港学生还团聚起来,唱《自由花》之歌,雄浑的歌声直上苍天:我们烛光不灭,自由之梦不死!


横幅和标牌


蜡烛拼成的“六四”字样


祭典仪式现场


任雪冰在主持


一位老先生在念诵李必丰的诗


香港学生在念李必丰的诗


冯海光在演讲


香港女生林丽怡在演讲


孙宝强、陈新浩夫妇在领唱《历史的伤口》


香港学生唱《自由花》

2013年6月6日
转载自《博讯》网站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3/06/201306070204.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纪念“六四” 悉尼各界华人中领馆前悼念死难者

大纪元记者何蔚



 
  2013年6月4日晚,悉尼各界70多华人聚集在悉尼中领馆前,他们胸戴白花,手拿点燃的蜡烛,悼念在1989年6月4日被中共军队屠杀北京市民和学生。(摄影:何蔚/大纪元)


  2013年6月4日晚,悉尼各界70多华人聚集在悉尼中领馆前,悼念在1989年6月4日被中共军队屠杀北京市民和学生。图为他们用蜡烛摆下“六四”的字形。(摄影:何蔚/大纪元)
  6月4日傍晚,悉尼各界华人70多人聚集在悉尼中领馆前,胸戴白花,手拿点燃的蜡烛,悼念在1989年6月4日被中共军队屠杀北京市民和学生。与会者们以演讲和诗歌朗诵抒发了对死难者的怀念,对中共当局镇压的愤怒,以及对中国民主和自由不屈不挠的追求。

  初冬的悉尼在傍晚6点半时已是夜色浓郁。来自悉尼各界的70多名华人在位于坎珀当区(Camperdown)杜布兰街(Dunblane St)的悉尼中领馆前集会,以白花和烛光悼念6.4惨案的死难人士。

  亲身经历了6.4大屠杀,并被中共政权判刑7年的孙立勇说,6.4在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有人说中共应该为6.4平反,它根本就没有资格,因为它是杀人者。杀人者怎么配平反被杀者?

  他表示,我们在这里集会是为了缅怀那些死难者,二十四年来,我们没有忘记他们。在缅怀6.4死难者时,我们的心灵也得到一种慰籍。“我觉得真理是要不断重申的。人应该弃恶扬善。对恶要进行谴责,对善要发扬光大。6.4屠杀是一个反人类罪,没有人应该为镇压者说话。我希望那些因6.4惨案获得澳洲政府保护,从而得到澳洲绿卡和国籍的华人能认知这一点,希望看到更多的人来参加这个集会。”他说。

  一名年轻的香港学生说,当6.4天安门大屠杀发生时,我还没有出生,但我从网上了解了这个历史事件。而历史是不会说谎的,当我们了解了这个真相后,我们就应该为真相而站出来。

  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官员,现为民运人士的陈用林在中领馆前感慨地说,以前我在中领馆里面时,我是一个奴才,一个为中共服务的一个奴才,和坐牢没什么两样。在中领馆外面,我站在这里,是为中国人民呼吁,为自由民主呼吁。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现在是非常愉快的。

  他说,1989年的6.4大屠杀使我看清了中共的残暴本质,让我开始思考中国发生的事,同时思考我的人生。2005年我从总领馆走出来,是重新做人,让自己获得重生。

  他认为,最近几年国内的民权运动和公民运动在迅速地发展壮大,敢言的作家和知识份子越来越多,尽管中国政府抓捕了胡佳、高智晟等很多有影响力的良知者,但中国人的人权意识正在越来越强,中国的走向民主也越来越有希望。他还说,海外华人在国际上为中国民主自由所做的各种努力,特别是6.4民运人士在海外传播民主的火种和海外华人对国内民主的直言探讨,都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中国的民主运动。

  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潘晴说:“二十四年前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是中国人要求自由民主的一个希望。但中国政府用坦克,用子弹血腥地碾碎了中国人的希望。然而它并没有被毁灭,它深深埋在中国人的心底。但中共的镇压却使中国人看清了中共的本质。虽然,中国人在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上遇到非常严重的挫折,但是,二十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在了反迫害,追求自由的道路上,6.4的民主梦并没有消失,有梦就有希望,这个希望我们一定会实现。”

2013年6月5日
转载自《大纪元时报》网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6/5/n3886785.htm

◇ ◆ ◇ ◆ ◇ ◆ ◇ ◆ ◇ ◆ ◇ ◆ ◇ ◆ ◇ ◆ ◇ ◆ ◇

墨尔本举办悼念“六四”烛光集会

大纪元记者李欣然



 
2013年6月4日晚在墨尔本中领馆前举行了纪念六.四的图片展。(摄影:Peter/大纪元)
  2013年6月4日晚,墨尔本逾百位民主人士和正义民众像往年一样聚集中领馆前,为在六四民主运动中献身的勇士们点燃盏盏烛光,寄上无尽哀思。今年是“六四”二十四周年,人们通过即兴演讲与诗朗诵等形式控诉中共的残暴,表达对六四屠杀的愤慨。“打倒共产党”、“中共下台”、“还政于民”的口号此起彼伏,久久回荡。

  下午5点“六四”图片展开始,数十块展板恍若隔世般把人们带回到89年的天安门广场,学生们高呼民主、坦克和机枪疯狂扫射、广场上血流成河的惨象真实再现,令人触目惊心。

  《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先生、副主编杨子江、黄济祥先生以及多位民运人士及学生代表纷纷慷慨陈词,谴责中共暴政;一位在场女士也声泪俱下的讲述了在中共统治下的她一心想过平凡日子,却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悲惨经历。

  阮杰先生在致辞中说:“我们举行六四悼念活动已经有24年了,虽然中国的民主进程仍然令人悲哀,但今天我们却感到很乐观,因为今晚80后出生的年青一代占了绝大多数,这就是我们的希望,中华民族的希望,我们对中国的民主和前途充满了信心。中共是中国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比任何一个专制时代的政权还要卑劣。自从它成立以后,它以武力推翻中华民国,以武力夺取了中国的政权。在60年的统治当中,它不但独霸中国政权,还独霸中国文化、道德等各个方面,不但在政治经济上奴役、压迫中国人民,还要在精神上、肉体上消灭任何一个对他们有意见的正义之士。这是他们60年来对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共的垮台与灭亡指日可待!”


六四悼念活动创办人:贵在坚持

  墨尔本“六四”周年悼念活动创办人、资深民运人士高建先生表示,我们看到来参加悼念活动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都是看到了《大纪元时报》等报纸的广告,第一次专程前来参加。现在在亲共势力这么强大的情况下,能来就说明他们都是有良知、有勇气的正义之士。共产党多年来就是把政治牌、经济牌、亲情牌打在一起,对于那些参与很多民运活动的人,就会阻挠他们回国、回去做生意,甚至连奔丧也不让回去。共产党通过各种手段打压,很多人都是出于恐惧不敢来。我们墨尔本民运虽然人不多,但是贵在坚持,坚持下去的话,就会有越来越多有良知的人来参与我们的活动。”


中科大校友:六四屠杀对心灵的冲击持续一生

  当年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的陈先生(化名)是一位“六四”亲历者,来澳多年后今天第一次前来参加悼念活动。他说:“这么多年来,我们那一代人心中的结是很难能够解开的,所以借今天这个机会,特意来表达自己的心愿。当年死难的同胞、无辜的群众,都是凭着一腔爱国热血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陈先生还说:“我从头至尾参与了整个事件,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并没有受人操纵,也不像中共所说的要推翻政府。胡耀邦先生的下台与逝世对我们冲击很大,这样的好人,这样受到大家欢迎的主张,却受到打压;另外当时的社会矛盾也很突出,贪污腐败成风,到现在也是一发不可收。我们就是凭着自己的觉悟,以及更高的追求,投身其中。24年过去了,当年我们指出的问题非但没得到解决,而且愈演愈烈,这令我非常困惑。”

2013年6月5日
转载自《大纪元时报》网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6/5/n3887229.htm

◇ ◆ ◇ ◆ ◇ ◆ ◇ ◆ ◇ ◆ ◇ ◆ ◇ ◆ ◇ ◆ ◇ ◆ ◇

滂沱大雨纽西兰纪念六四24周年

纽西兰“六四”纪念委员会



 


  六月四日,奥克兰滂沱大雨,路边的雨水流成了小溪。纽西兰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活动如约而行。

  近二年来Amitabha Hospice这个藏传佛教的临终关怀中心,成了纪念六四英烈的新场地。人们借助于这一方经幢飘飘,佛香盈盈的风水宝地,怀念在天安门广场为了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英烈。

  二时正,纪念会开始,主持人作了简单的开场白后,全体起立为英烈默哀,在“大悲咒”的音乐声中,人们屏息静气,心中默念,愿在天英灵得以清静安息,一时场内气氛悲哀绯恻。二十四年过去了人们心中的痛依然如故。来自北京某大学的一位女士,作为学生的老师,孩子的母亲的身份,对那场大屠杀,徐徐展开自己的爱憎,她说二十四年前在天安门广场那些牺牲的学生孩子,是我们这个民族最优秀的青年,为我们中国人树起了丰碑,他们让我们这些苟活着的人感到汗颜,面对中共的暴政我们没有他们这样的勇气,但我们愿以滴滴点点的小事捐助,宣传等方式为他们,为中国的民主作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当年身处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丁强回忆了天安门大屠杀的情境,他说我到至今都能够清晰地感到,坦克车进入广场辗压着地面隆隆的声音。那一夜,是永不忘记的。也是那一个晚上彻底地改变了我。他说这几天他都泡在网上的QQ群里,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诉现在的年轻人。虽然中共对QQ群进行了大量的封杀,但抵不住国内的青年得知真相的愿望。当今中国社会正处在大变革的前夜,人心浮动,都有了反心。

  另一位“六四”学生,他以“微信”传播“六四”真相,他说网络技术是克敌制胜的法宝,“微信”存储量相当大,几百张图片都没有问题,微信的技术还可以将文字化成语音,使那些阅读文字较为吃力的长者也能够了解外面的事情。他希望大家都用“微信”来发表自己的想法。他还为大家作了演示,把现场的纪念活动放到“微信”上去。他说通过这些技术,中共对“六四”等敏感信息是拦无可拦,挡无可当。

  一位刚回国归来的与会者,也向大家传递了这样的信息。他说在国内的这些日子,他通过外商的光纤网络传送,即可以看到在海外的全部信息,一点都不受到干扰。他说加入外商的光纤网络付费虽然会贵一点,但是得到信息可以通过微博等方式进行互传。

  会上放了一首汪峰写的“北京北京”: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里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在这里失去
  北京 北京

  那带着巨大震撼的摇滚音乐,冲击着与会者的心。播放者说,纪念“六四”这是一首很好的歌,虽然歌词没有提到“六四”,但是每个人听到这首歌,都心领神会,这就是为“六四”写的歌曲。他说中国民运应该有自己的歌。摇滚是反抗、反叛的声音。它有一凝聚人心,摧毁专制的力量。“北京、北京”这首歌带着民间英雄扬佳的画面,使这首歌增添了不同凡响的效果。

  三个小时的会,发言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人的发言都精彩,他们对时局都有这样的体会。即习近平政权正在倒行逆驰,在他手上为“六四”平反,已不作幻想。对于“六四”,时至今日已不是平反不平反的问题,而是审判“六四”罪犯的问题。而从目前中国社会的气氛来看,这一天不会很很远了。

  晚上七时,在圣安德鲁教堂的“六四”纪念碑前,是纽西兰传统的烛光晚会。每年这个时候除出参加烛光晚会的人士,还有许多人在不同的时间个别前来鲜花,对英烈寄于哀思。

  晚间下了一天的雨,骤然停息了。今年与往年一样,主要是点烛,献花,播放哀思音乐与心情感言。一位“六四”学生,朗诵了对死难同学的悼念诗,在朗诵中他几度哽咽。有一位干部家庭出生的学生,谈到父亲临终前对中共的深深失望。一位未能参加活动的年青人,通过邮件表示对英烈的哀悼,他说他的母亲当时在北京医院,亲自抢救过六四伤者,目睹许多人的死亡。他母亲告诉他永远不要忘记这个日子。有一对中年夫妻,摆放上一盏小烛后,不能自己地痛哭起来,场面感人。在远离祖国的南太平洋岛上,有那么一群人,二十四年来,一年复一年,没有一年过,他们坚守着良知,持续着火种。

2013年6月5日
转载自《博讯》网站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3/06/201306051441.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多伦多六四24周年悼念会

弘毅



  六四枪声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但六四镇压却一直在继续,公民抗暴也已风起云涌。拒绝遗忘是我们的责任,八九民运的精神也在薪火相传。

  六月二日晚,民主中国阵线和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共同在多伦多大学六四纪念碑前主办了六四24周年烛光悼念会,有近三百人参加。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大陆、香港以及台湾等地的华裔移民和留学生,还有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和其他族裔的人士。有不少人24年来从未间断地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也有今年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公众活动的新生代。这中间,就有两位特殊的参加者:正在狱中的异议诗人李必丰的儿子蒋佳冀,和也曾被监禁22年的著名异议人士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

  晚上七点,参加悼念的游行队伍从中共驻多伦多领事馆出发,高呼“不忘六四、惩办凶手”、“中国要自由、要民主”等口号,一路游行到多伦多大学,将二十四盏蜡烛摆放在六四纪念碑前。

  八点,烛光悼念会正式开始。主持人,民阵加拿大分部副主席,年轻的政治学者高昇首先宣布为死于六四屠杀的先驱们和中共政治恐怖主义的几千万中国人默哀一分钟。高昇说“二十四年前撕裂夜空的枪声,刺破了人民对共和国的梦想;二十四年前碾碎中华学子的坦克,也碾碎了几代人对祖国的热望;二十四年前的撕心裂肺,成为多少人午夜梦回的创伤;二十四年前街头飞溅的血泊,已经深深浸透中国历史的篇章。”

  接着,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代表Ali Saeed,港支联代表李兰菊以及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主席逸君先后发言。逸君当场宣读民主中国阵线关于六四24周年的纪念声明,声明谴责中共对六四参与者的持续迫害和镇压,指出“二十四年来,中共的镇压始终在继续”;揭露中共专制统治所导致今日中国的精神信仰、社会伦理、人道诚信、道德底线、自然环境完全被摧毁,认为“中共对整个社会财富和资源的疯狂掠夺和占有,对精神、思想、信仰领域的严密控制和侵害,已经将人民逼入死角!逼上绝路!逼上抗争的阵地”。

  这时,背景突然响起一片杂乱而逐渐密集的的枪声,突破震耳的枪声,“自由”、“自由”的呼喊仍清晰可闻。这是一段当年六四屠杀现场的真实录音。录音之后,伴着《命运交响曲》的旋律,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副秘书长罗乐相继从人群中走出,以缓慢步伐穿越会场前台,用中文和英文开始朗诵李必丰的诗篇。这是今年烛光悼念会的一个特别环节:全球共同朗诵李必丰诗歌。此次诗歌朗诵是由德国柏林文学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以及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廖义武共同发起,并得到了全球四十多个城市的响应。李必丰因参加八九民运,六四后被判刑5年。出狱后又于1998年被判入狱7年。2011年又再次被捕,去年刚刚被判12年徒刑,累计刑期24年。

  一位清秀,尚带几分稚气的少年,从另一侧步入会场前台,同时朗诵着李必丰的《儿子》一诗。这就是李必丰先生的儿子蒋佳冀。这首诗是李必丰在狱中写给儿子的。他以朗诵此诗表达对狱中父亲的想念。接着,盛雪、罗乐、高昇与蒋佳冀一起朗诵了《在这样的国家,我们只有冬眠》一诗,大赦国际代表Michael Craig先生朗诵了这首诗的英文版。

  朗诵结束之后,悼念会进入了公众论坛的环节,邀请与会者走上前台,自由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和心愿。Michael Craig先生首先发言,他表达了对六四死难学生的哀悼之情,并谴责中国政府对人权的迫害和对言论自由的钳制,认为民主、自由一定能在中国取得胜利。一位来自上海的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在发言中,首先向大家对中国民主的支持表示感谢,她说:“希望民主有一天也能来到中国的土地上”。法律学者李天明从三个方面表达了他不认同“平反六四”的说法。他认为未经人民授权的中共政权本身不合法;动用军队镇压人民违反宪法;中共是杀人罪犯,它无权为自己平反,正义的审判才是中共所应得的。

  李必丰17岁的儿子蒋佳冀和秦永敏22岁的女儿李竹阳也和盛雪一起上台发言。盛雪表示,为什么说“六四镇压仍在继续”,因为李必丰、秦永敏、杨天水、刘贤斌和王炳章等的遭遇,就是铁的事实,接着,她向大家介绍了蒋佳冀和李竹阳。蒋佳冀感谢大家对他父亲的关注。李竹阳哽咽地说,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和洗脑,年轻一代中有很多人不知道六四事件,连她自己也是在这次会场上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六四现场的照片,当听到现场播放天安门现场的枪声时,禁不住流下眼泪。

  现场还有多位朋友上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最后,大家有秩序地向纪念碑敬献了鲜花和烛火,表达对死难者的哀悼。六月的多伦多,夜晚还是凉意袭人,但冉冉烛火和朵朵鲜花,昭示着与会者的共同信念,自由的火焰,民主的春风,必将在不远的将来,遍布中国大地。

  六四枪声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年,但中共对六四参加者的迫害却没有结束。中共仍然在以墨写的谎言掩盖血写的事实,刻意扭曲、抹杀这段历史,试图从人民的记忆中将其清除。在这场记忆与遗忘的斗争中,海外华人有义务挺身而出,将历史的真相说给世人听,让追求民主与自由的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


烛光追悼会现场


烛光悼念会现场(右起:应宏善、李昶、逸君、盛雪、高昇、沈益华)


部分民阵成员在布置会场(前排右起:诸葛乐群、梁咏春)


狱中作家李必丰17岁的儿子蒋佳冀在朗读父亲的诗歌《儿子》


李必丰诗歌朗诵的视频



盛雪、高昇、蒋佳冀和罗乐在共同朗诵李必丰的诗《在这样的国家,我们只有冬眠》


著名异议人士秦永敏22岁的女儿李竹阳


烛光悼念会之前


多伦多大学的六四纪念壁雕


民阵主席盛雪在现场募捐


民阵成员在现场筹备


烛光悼念会现场


一然在现场为“十元人道计划”募捐


首次出席悼念会就做义工的民众


与会民众纷纷上台发言


盛雪向与会者介绍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左一)和李必丰的儿子蒋佳冀(左三)


与会者在向六四纪念壁雕鲜花


与会者在向六四纪念壁雕鲜花


2013年6月3日
首发于《纵览中国》网刊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1416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议员在国会发言,谴责中共六四屠杀

(中译文翻译:顾明)


  加拿大国会议员Mark Adler(York Centre)6月4日在国会发言,谴责中共六四屠杀,哀悼死难者,关注中国的民主人权进程。


Mark Adler议员发言的视频


  其发言的中译文全文如下:

议长先生:

  加拿大与中国的合作关系是非常成功的,体现在两国在国际合作、贸易、投资以及密切的人员往来等各个方面。

  在尊重中国的基础上推动人权进步是加拿大对华外交政策的一个首要内容。

  六月四日是中国政府用暴力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24周年纪念日。加拿大政府向那些在天安门屠杀事件中死难者的亲友和家人表达深切的哀悼。

  同时,我们呼吁中国当局查清那些至今仍然失踪的人士,释放那些因为参与这一非暴力民主运动被关押的政治犯,二十多年了,他们仍然一直被关押至今。

  鉴于中国仍然继续压制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以及其他普遍的基本人权,我们继续督促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公约的标准,并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相关人士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对话。

2013年6月4日

◇ ◆ ◇ ◆ ◇ ◆ ◇ ◆ ◇ ◆ ◇ ◆ ◇ ◆ ◇ ◆ ◇ ◆ ◇

加拿大广播电台视频:天安门的回响



  加拿大广播电台(CBC)的专题电视节目“国民”(The National)在六四24周年前夕采访了曾在天安门屠杀时从枪弹和坦克下逃生的三位加拿大公民,DR. Lorne Switzer(Concordia大学教授)、黄明珍(原加拿大《环球邮报》驻北京记者)和盛雪(民阵主席),回顾天安门的示威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真正改变了中国。



2013年6月2日
转载自《加拿大广播电台》网站
http://www.cbc.ca/player/News/TV+Shows/The+National/ID/2389226549

◇ ◆ ◇ ◆ ◇ ◆ ◇ ◆ ◇ ◆ ◇ ◆ ◇ ◆ ◇ ◆ ◇ ◆ ◇

泰国民运举行“6.4”纪念会

大纪元记者石亦言



 
泰国民运人士为六四死难同胞默哀。(摄影:石亦言/大纪元)
  6月1日下午,泰国曼谷的中国各民运组织的部份成员聚焦一堂,举行纪念“六四”24周年活动,呼吁各界勿忘被中共屠杀的爱国学生,谴责中共这一世界上最大的流氓政权和邪恶组织。

  参与此次“‘六四’24周年纪念”的民运组织包括:中国民联东南亚分会、民主中国阵线泰国分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东南亚委员会、中国工党泰国分部、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会、中国社会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广西党部(海外)。

  纪念活动在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东南亚分部主任程维民主持下召开,各组织为“六四”死难者献花,并全体默哀一分钟,随后就坐畅所欲言。

  中国社民党兼民联泰国分部负责人周光福认为,此次纪念“六四”活动的意义,更多于强烈谴责中共独裁政权于1989年对天安门静坐的学生悍然发动令人发指的屠杀。“如今已经过去24年了,但中共对当年屠杀惨剧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反省,就更谈不上为此屠杀事件给人们一个交代了。”

  流亡于泰国16年之久的姚景梅女士发言说:“对于共产党当年残杀在天安门手无寸铁的学生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包括我在内应该让全中国的民众在此惨案中有所觉醒,共同谴责中共统治的不人道和不公平。”

  流亡于曼谷的维权人士李莉女士认为,中共利益集团是一群吃着民众的肉、喝着民众的血,连骨头汤都不会给老百姓剩下的一群冷血动物,只有大家齐心协力铲除中共,才有可能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和自由。

  民主人士黄辉说:“中共无情的射杀手无寸铁众多请愿的学生,再一次明白无误地提醒着我们;中共确确实实是整个的在实行着暴政统治,这已足够说明了它是一个很邪恶的政党。”

  会上,民阵泰国分部负责人姜野飞强调,此次六四的24周年纪念很有意义。“24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天安门的屠城事件至今还没有丝毫的歉意和悔意,反而更变本加厉的继续实行专制残暴,如今的中共统治利益集团比以往更加的贪污腐败,就此,我们应该知道现今的中国现政府有多么的流氓。”

  提及当今民众唾弃中共的“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姜野飞非常赞成,他表示自己早已在全球退党中心办理了三退手续,并且凡加入“民阵”都要退党,身边朋友“来一个退一个!”。

  湖北异议人士李众、湖南异议人士贺铁健也参加了纪念活动,均表示对中共邪恶组织和政权的谴责。

2013年6月3日
转载自《大纪元时报》网站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6/3/n3885614.ht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