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纪念六四24周年活动集锦(4)


  六四24周年前后,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内的世界各地民众纷纷举行纪念活动。下面是综合部分有关香港纪念六四活动的媒体报道和网络通讯。……


◇ ◆ ◇ ◆ ◇ ◆ ◇ ◆ ◇ ◆ ◇ ◆ ◇ ◆ ◇ ◆ ◇ ◆ ◇

泪雨 15万人维园哭六四

苹果日报记者 张嘉雯、梁德伦



 
陈奕钊摄

  天吼,雨下,滴水的头发、湿透的汗衣、急着要走进维园踊动的心、傲然立于雨中的15万烛光,成就了香港六四夜的壮丽风景。你来了,没想到爱国不爱国;你来了,没考虑切割不切割;你来了,不过是良心牵动。暴雨令音响坏了、屏幕关掉,大会一度宣布集会提早完结。但即使没有主持指引,没有哭腔领袖,自由花在心中,引吭清唱,那朴实,一如24年前广场上学生的鲜音韵。


  真正的人民运动由上天成就,支联会昨夜8时在维园举行烛光集会,市民近7时半已把足球场填满,约7时45分却开始下起大雨,部分音响损毁无法广播,大会一度考虑中止集会,暴雨把维园变成泽国,部分人水浸脚眼,被迫离场。有市民滞留港铁站内,亦有人继续要挤进维园,大会音响反覆好了又坏,其间更一度断电,市民自发唱《自由花》。至晚上8时50分,大会宣布集会完结,但市民热情不散,大会于是继续在台上唱歌,并趁雨势稍退,火化吊唁册。


王丹录像未能播出

  有后来挤进维园的市民拾起地上的烛光坚持点燃,也有人隔着铁丝网遥望看台,原定天安门母亲陆燕京、学运领袖王丹、李旺阳妹妹李旺玲的录像讲话均未能播出。学民思潮的论坛和社民连往中联办的游行均告取消。

  身在台湾的王丹得知有15万人参与集会,回应本报时说,“我很欣慰。谢谢港人。这证明六四已经融入香港的集体记忆,港人不会轻易放弃”。

  昨午4时多,市民陆续到场,包括自称“愤老”的三人组,年纪最大的赵先生77岁,与62岁的洪先生是街坊,去年参加反国教游行跟61岁的卢先生认识。赵先生说,六四期间身在广州,见证当时市民游行和捐款,但电视上完全没有消息,“我开收音机,听到宣布镇压,司徒华话‘北京如果镇压,我哋同佢周旋到底!’”凭借这句话,他坚持每年来维园。

  卢先生直言与中共深仇大恨,公公及爷爷都被中共产残害致死,文革期间一夜之间由住大楼变住楼梯底,对“爱国”一词非常反感,“唔系嚟撑支联会,系凭良心撑英魂,佢爱唔爱国我唔理啦!”


“平反唔到 心难平复”

  周女士与念小六的女儿第二年参加六四晚会,受访期间一直不说话,直至听到女儿对记者说当年大学生“好惨”,她突然双眼通红,原来她的姐姐因不愿意服从贪官,已在内地断续被监禁十多年,其间多次被要求签署悔过书,承诺永远跟随共产党,但遭拒绝,她说姐姐曾被囚箱内,比李旺阳的棺材仓更小,整个人屈曲一整天,被虫爬满一身,全身发紫,又被倒挂淋辣椒水,“以前家姐有讲畀我听六四,我唔知、唔信,我𠵱家知道佢讲嘅嘢系真,如果佢喺香港,佢一定会嚟,我哋小人物乜嘢都做唔到,惟有参加埋一份,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反”。

  经营食品生意的翁先生89年曾参与百万人大游行,对军队开枪杀平民感震惊,其后他选择到内地经商,希望了解中国民生,又参与社区工作,在各区展出六四展板,“𠵱家大陆啲年轻人唔想去谂(六四),经历过嘅人想忘记,觉得香港要求平反好傻,因为佢哋得到经济利益”。

  翁先生昨晚从深圳回港参与集会,“平时大家各顾各,只有今日先能够特别去悼念,如果平反唔到,内心好难平复”。

2013年6月6日
原载于香港《苹果日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first/20130605/18284760

◇ ◆ ◇ ◆ ◇ ◆ ◇ ◆ ◇ ◆ ◇ ◆ ◇ ◆ ◇ ◆ ◇ ◆ ◇

苹果日报即时报道



集会早逼爆 因天雨提前结束

 
维园烛光集会于晚上8时前已挤得水泄不通

  维园内烛光点点,市民无惧风吹雨打仍要向世人彰显公义;维园外挤满大批市民,即使大雨滂沱也要排队等候进入维园,用行动表示仍未忘记当年的血腥镇压,铜锣湾与天后再度被等候出席集会的市民挤得水泄不通,暴雨倾泻下的街道站满等候入场者,场面壮观。

  维园内的烛光集会早已逼爆,令大批市民在集会晚上8时开始前,已要在维园外冒雨在等候进场,天后与铜锣湾的兴发街及纪利佐治街一带挤得水泄不通。另一方面,不少参与集会市民亦因草地水浸,要稍移至维园硬地足球场内的通道,令维园场外等候进入草地集会的市民更难逼入维园;维园附近的天后及铜锣湾街道上长时间逼满人群,但在场等候的市民未有鼓噪,出席良心集会的决心未被雨水冲走。


市民透过铁丝网遥望

  由于不少出席集会的市民,在大雨期间走到天后有盖巴士站避雨,以待雨势减弱后再进场,将进场通道占用,结果令天后站外等候进场的市民更难走入维园,多人只能透过铁丝网遥望场内情况,情况狼狈。

  其后由于支联会因大雨关系决定提早结束集会,铜锣湾及天后站外等候进场的市民因不知最新情况,仍走入维园内与部分提早离开的市民共用进入维园通道,令现场更加挤逼,即使晚上9时许仍有大量市民由铜锣湾方向鱼贯排队进入维园,希望用良知点亮公义。

  社民连原定于集会后由维园游行至中联办外夜祭六四英灵,由于天雨关系无奈取消,但仍有数名来自维园及尖沙嘴的市民在不知情下自发到场响应,参与由早已到场的“女长毛”雷玉莲发起的祭祀六四死难者仪式。

2013年6月6日
原载于香港《苹果日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605/1828476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