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川:揭开富士康“连环跳”幕后的“黑监狱”现象

2010年5月26日晚上11时30分许,富士康员工贺某,在深圳富士康龙华厂区C2宿舍楼跳楼自杀。至此,在2010年,富士康至少已经发生了十二次员工连环跳楼事件,导致十死二重伤。而在2010年之前,则至少发生了五次员工死亡事件。

对此,舆论普遍将富士康称为“血汗工厂”。如果在谷歌(www.google.com)搜索“富士康 血汗工厂”,可以获得1,350,000条结果。如果在被阉割后的百度(www.baidu.com)搜索“富士康 血汗工厂”,可以获得597,000条结果。

然而,将富士康“连环跳”归罪于“血汗工厂”,实在有点掩盖真相。南方周末记者通过调查后认为,富士康并不是“血汗工厂”。富士康当局也说他们不是“血汗工厂”,因为他们的工资并不是最低的,待遇并不是最差的。那为什么富士康还存在“连环跳”呢?这是因为其存在“黑监狱”现象。

“黑监狱”来源于中共当局对访民的“截访”。为了“维稳”,中共中央政府允许全国各地在北京设立“黑监狱”,抓捕拘禁关押当地的访民。本来,中共的监狱就已经够黑的,不仅条件十分差,还存在殴打犯人的牢头狱霸,有时甚至将犯人打死打伤。而“黑监狱”比监狱还黑,不仅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非法的,非法拘禁关押访民,而且还因为其“截访”人员殴打甚至打死访民,几乎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富士康也存在“黑监狱”现象,其“黑监狱”就是“保安科”。著名学者秋风先生在《三论富士康现象:保安与集权主义管理体系》中说:“‘保安’在富士康企业内部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富士康的生产车间,保安有权对员工的违纪行为进行监管。发生诸多事态,保安对现场有控制权,如果员工敢多事,可能招来保安的辱骂甚至毒打。某些倔强的员工难免会与保安发生冲突,但高层事后总是支持保安。长此以往,员工中形成一种共识:与保安作对是自找苦吃。员工中似乎已形成这样一种本能:如果出现治安事件,首先打内线110。如果打外线110,就会给自己招来麻烦。”“由此可以看出,保安是富士康控制员工的一个重要力量。由于保安无处不在,而其权力较大,厂区内的员工就被普遍置于保安的监管之下,而这些保安随时可以动用强制手段,甚至使用暴力。”

对此,有媒体报道说,“龙华富士康行政总经理暨商务长李金明主管富士康的平安处,富士康平安处协理吴贵州就是李金明的心腹。龙华园区有近千名保安,都由吴贵州治理。富士康保安和黑社会差不多,屡次集团性地与外界群力武斗,前几年还打死过来富士康应聘的人员(因应聘时没排好队,被保安人员打死)。平安处协理吴贵州和环安课课长顾钦明,和他手下爪牙刘锋是黑道人物,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跟本地的公安分局长和派出所长都是好兄弟。下班经过安检门时警报响了要带到环安课去搜身,不管男女,一概脱光,被搜完身后的员工常常赶不上吃饭,员工列队打卡吃饭时若没站好队形,或是被治理人员辱骂,员工被辱稍有对抗即遭保安群殴,还不准上班业园报警——其实报了也白报,富士康最担忧的是员工会去找南都之类的媒体。”这里提到的“环安课”也称为“保安科”。

正因为“保安科”无限权力以及黑白通吃,所以导致它经常辱骂、脱光搜查、甚至殴打、禁闭员工。对此,有自称是后勤部门的员工爆料说:“看来不少人真以为这些人都是跳楼自杀的??据我自己所知道的,死者中有数位是被保安(我所说的保安不是门口看门的那些,是我们FOXXCOM(我知道打错)内部的:环安课)打死的:其中一个(名字就不说了)是因为年纪小偷拿了公司一个小电子产品,活活被保安打死从楼上扔下来,此死者当时左胸有一个血洞,是被保安用钢管戳穿肋骨致死。其中我知道还有一个是因为和主管不和(原因是年轻人工作中损耗品太多被主管骂的太凶顶撞而已),此人在离职前一周左右被主管栽赃,被环安科关起来,其主管和保安用钻头活活钻死从楼上扔下来。另外哈工大名牌毕业生的那位哥们(孙**)本科毕业新干班新员工被环安课侮辱,殴打,非法搜查,非法拘禁,是被某人(具体不清楚和什么人结缘)栽赃,后来因为经不起此等折磨侮辱选择跳楼;5月13号的安徽男不用说就知道肯定不是自杀了,自杀的人不会自己捅自己4刀再去跳楼,而且翻过1.5米的围墙。”

这里提到的孙**,就是2009年7月16日死亡的孙丹勇。孙丹勇在死亡之前的当天凌晨曾在QQ上对同学诉苦说:“亲爱的环安课顾钦明课长,你们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扣留我在你那,对我动手。”“那个关人的房间居然没有摄像头,太他妈强了,去过C021.5F这么多次,这次才发现那里还有这么个顾钦明的世外桃园,不知有多少人被在那负过。”

还有从富士康出来的保安也爆料说:“其实员工跳楼的事情都是保安逼的,因为小错误加之保安看不顺眼、心里不爽、把员工逼的跳楼。”这名保安还进一步爆料说:“2010年5月14日晚10时50分许,一名21岁安徽籍男工梁某从宿舍楼7楼楼顶坠地身亡。你们知道梁某为什么吗?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值班我的保安同事怒气冲冲的跑回来拿家伙,我们就问他怎么了?他说一小子【梁某】把痰吐到他身上了,还说早就看他【梁某】不顺眼了,今天搞死他【梁某】。叫我们一起去,我留守没有去。他们几个带着家伙就去找梁某了,后来事情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晚上有人跳楼死了,死者正是梁某。后来我想那天他们回来都不怎么说话,也不出夜宵,早早就睡了,换是平时他们打完人回来高兴的很,还会请客夜宵的,不用多说梁某跳楼的事情和他们一定有关系。”“对于死因,死者叔叔并不相信:‘他自己往胸口捅了四刀,还跳过1.5米的围栏,有这个可能吗?’”

“2010年3月29日凌晨3时,富士康龙华园区一名从湘潭大学毕业的23岁湖南籍男工,被发现死在宿舍楼J1楼一楼过道,后被警方认定为‘生前高坠死亡’。在外人看来警察说怎么死就怎么死的,真的是这样吗?你们太小看富士康了。这个人是被活活打死的,不因别的,就是学历高,来这里觉得高人一等所以调子也高,保安看不顺眼,就把人给活活打死了。2010年3月29号跳楼的那个河南人是我同事的表弟,所谓的“跳楼者”根本不是“跳楼”自杀的,他们都是被富士康纵容的保安打死的。”

“2010年1月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19岁的马向前‘跳楼’后身上都是伤痕,胸口有淤青和血,鼻孔有血迹,嘴唇鲜红,额头和前胸有凶器的压痕。我们只能看到他的前胸位置,他的下身和背部殡仪馆工作人员不让看。法医对马向前进行了第二次尸检。这次死者已经被剃了头发,头部发现有明显伤痕。马向前的第一次尸检,法医认定的是猝死。根据法医现场的尸检通报,弟弟后脑勺偏左有个长达3.5厘米的伤痕,左右两个胳膊肘到手之间有6处直径约2.5厘米的擦伤,头顶有4个带於血的孔,鼻孔内有血污,前胸凹陷淤青,像遭遇过击打产生的。马向前姐姐马慧向网易 科技透露,在尸检现场看到马向前肋骨折断等多处伤痕和淤血。‘从多高的位置坠下来的?致命伤在哪里?头顶的大包、头顶的四个钉子孔、小腿内侧的钉子孔,肩膀肉里插的金属片、手腕上的伤口、手臂上严重的擦伤、脖子上的勒痕、额头上的伤……遍体鳞伤都是高坠产生的吗?’”

当然,这些爆料可能仅仅是保安打死员工的冰山一角,然而它却显露富士康“黑监狱”的存在。也就是富士康“九连跳”之后,网上流传了一段长达一分钟的富士康北京厂区保安集体殴打员工视频。视频中的两名员工,仅仅因为刷门禁卡时与值班室的一名保安发生争执,随即就遭到十几名保安的集体殴打。

对此,这名爆料的保安还进一步总结出富士康对“连环跳”标准处理流程:“被杀死的受害人‘跳楼自杀’后富士康工作人员迅速将现场打扫干净,然后通知警方前来宣布‘自杀’,再通知受害者家属前来认领尸体。当‘自杀者’家属赶来后富士康就不管不问任由‘自杀者’家属去折腾。家属去找律师,律师不敢出面。去找警察,警察不管。去找媒体报道,新闻上只说工作强度大,工人压力大。去找工厂讨要说法,找不到人,还有一帮打手盯着。当家属们筋疲力尽、毫无办法之时富士康说愿意给你们钱。这些已成为‘跳楼自杀’后富士康处理事件的标准流程。最后的结局就是‘跳楼自杀者’家属拿钱走人。”

除了“保安科”是“黑监狱”外,整个富士康园区就是一座监狱。“很多厂房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员工不管是上厕所,还是下去吃饭,都要过安检门,特别是男生还要当着那么多男女的面当中把皮带解下来,才能过安检门。”

为什么富士康的“保安科”会成为“黑监狱”,整个富士康会成为监狱呢?秋风在《三论富士康现象:保安与集权主义管理体系》认为:“富士康企业创办人郭台铭的经营理念中有这样一条:非效率的民主主义,不如合理的集权主义。”

国民党败退大陆之后,在台湾民主化之前,一直实行的是极权主义统治。这种统治往往是全民皆兵、警察治国。对于1950年出生于台湾的郭台铭来说,国民党的极权主义统治方式当然会对他产生重要影响,以致于他不仅总对员工们强调“集体利益要高于个人利益”,而且还实行“军事化管理”,甚至要求所有员工都要像他一样每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也就是说,正是极权主义思想引发出富士康的“黑监狱”化。

当然,富士康的“黑监狱”化也与大陆当局的暗中支持有关,因为大陆实行的也是极权主义统治。所以,富士康“连环跳”之后,大陆当局开始删除一些富士康的帖子,并将员工爆料的百度贴吧“富士康”吧关闭。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