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联合国上访日记连载之十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联合国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6月28日 维稳失去民心,法治才是治国之本



  联合国抗议104天。脱离维权玩维稳,填平倒置害人民!单向问责无人性,血腥镇压是民心!

  从中央到地方,被维稳工作弄得焦头烂额,尤其是基层干部为此常常感叹:“这样的维稳,何时是个头”?每年的“两会”,本来是关注民生,反映民意,人民代表为人民的大会,竟然把只有13天的会期,为了“维稳”定位“敏感时期”,全国各地政府指派进京截访人员超达十余万人,围堵在中央“两办”和全国人大来接待室以及各相关部委信访窗口实施暴力截访。而人民大会堂周围的个路口戒备森严,警察、国保、武警、保安、城管、还有戴着红袖标的治安自愿者密布全城,各种警车严防以待!这哪象人民代表大会,如同一场是战前的恐怖!人民代表你们坐在警备森严的人民大会堂高谈成就和贡献,高喊人权保障,高唱社会和谐等,如果你们的成就和贡献,都是为人民谋福利的话?人民就是维稳的基石。何必动用如此惊恐万状的警力在严防死守;如果我国的公民有人权保障的话?全国各地的农民土地不会被强征、城镇居民的住房不会遭强拆;如果社会真的和谐稳定的话?不但全国人民安居乐业,而且每年的”两会“就是人民大会堂的大门敞着开,也万无一失,因为我们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人民是国家真正的主人;然而,屡遭侵害的“三无”公民为了维权,不但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反而遭到当地政府和公安的非法打压。当相继受害的公民依法行使“民告官”时,又被法院拒之案外,即使受理也是枉裁,最终竟以“四不像”的驳回通知,把合理诉求的当事人推进告状无门的深渊!足见,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都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他们还有什么其他权利可言?因此,人权保障,不是空喊出来的,而是靠法律的保障。而今,法律难以承受之重,并被权大于法的“三权”政府和沦为工具化的公检法肆意选择性适用,加之各级法院因能动司法取代公正司法的干扰,无疑,依法治国、执政为民、公平正义这些基本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竟然变成所谓的“服务大局”作为主题主线。维权靠法治,维稳也靠法治,科学发展更离不开法治。据此,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必须遵循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否则,政权的性质就会改变,就会人亡政息。

  法律的特征,决定了法律必须有高度的权威,因法律是人民公意的体现。一个人,不论他是谁,擅自发号施令都决不能成为法律。无疑,政党的活动必须服从法律,必须服从于法治。对那些妄图破坏法治和肆意消解法律权威的“法霸”,一定要严惩不贷,除恶务尽。

  本人认为,普法教育是兴国富民的基础,严格执法是确保公正的根本,和谐社会以法推进,执政为民以法修德。法是治国之宝,把依法治国、尊重和保障人权等核心内容写进宪法,并作为宪法之精髓,这就是宪法尊严。

马永田
2013年6月28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7月2日 中共驻美使馆前请愿示威第二天



  中国驻美大使馆前请愿示威第二天。今天我们一大早来到大使馆,主要是观察大使馆工作人员出入及使馆周边地形情况,为以后长时间示威做准备。上午使馆派人出来对着我们照相,没有其他活动。到了下午两点钟,我到使馆门前准备给大使送信,这时一位使馆工作人员回使馆,她开门进去,我也跟进去,我正准备找大使,她一看我手里拿着材料,转身将我推了出去,跟着她也出来不敢再进去。上车绕路而行,使馆的门紧锁,一下午使馆的人在也不走这个门。我继续按门铃,使馆开始报警,不一会警察来了,警察说英语我不懂,警察拿我也没办法,最后警察走了。

  通过今天请愿示威的过程,说明一个问题,中国官吏永远把老百姓看成是对立的,凌驾于百姓之上,住在纳税人的房子里却不允许纳税人进去,这种官老爷的工作态度,是中国政府激化社会矛盾的根源。在中国他们肆无忌惮欺压老百姓,到了美国同样毫无羞耻的出卖同胞,他们自己不敢出动警察,就通过美国警察来阻止我们请愿示威。他们认为我会害怕、会退缩,他们这种想法大错而特错。我既然来到美国我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遵守美国法律,只要我不违反美国法律,无论是谁都没办法害我。在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写给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大使的一封信发表!希望各界朋友理解我、支持我!


大使先生您好:

  我叫马永田,原住吉林省长春市。于2013年2月9日来到美国。今天给您写信纯属无奈,请您见谅。

  2001年吉林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开发商,打着拆迁的旗号,相互勾结。长春市政府在开发公司没有提交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违规办证,勾结南关区法院对我公司实施暴力强拆,将我公司不在拆迁范围内的厂房强行拆除,强占生产用地,抢走公司产品788件,砸碎产品62件,销毁我公司全部文字档案,涂改我公司在吉林省工商局营业执照档案,在强拆时将我60多岁的老母亲当场气的脑出血,一岁半的儿子惊吓成癫痫病,我家破人散,造成我年产值千万元的企业倒闭。

  2002年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我胜诉,认定长春市建委和南关区法院对我公司强拆行为违法。2003年长春市政府内部通报我公司被违法拆迁是错案。十几年来,长春市政府和南关区法院对我公司财产分文不给,发生终审既判力的(2002)长行终字第183号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市长是拒执老赖,将我的经营权和申述权一并侵吞!我对此受害依法“维权”,据理抗争,理性面对12年,得来的,竟然是官官相护,上下推诿。无理违法对我传唤、拘留、关黑监狱.

  大使先生,我实在无力抗争当地政府的打压和迫害的情况下,逃难到美国。来美国的目地是:一定要把长春市政府抢我的财产要回来,不达到目的绝不收兵。我将从7月1日开始,在中国大使馆前对长春市政府违法行为进行抗议。我真诚希望大使先生能够理解我、帮助我!

  7月1日,是党92年生日。我在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由于当地政府的腐败,我却找不到党!我真诚地希望大使先生您,以优秀共产党员的党性、执政为民的原则,为了中国的法制建设,使受害民众能够得到党的关怀。您在百忙之中关注我、支持我!

此致

马永田敬呈
2013年7月2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7月3日 中国时报采访



  中国驻美大使馆前请愿示威第三天 。由于今天上午雨下的很大,没办法前往使馆请愿示威,到中午雨停了,我们赶紧前往大使馆,刚下车没走多远,一辆车停在我们跟前,问我“你是马永田吗”?我回答我叫马永田,车上的先生自我介绍说“他是中国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叫刘屏,是来采访我们的”。我们到了使馆赶紧展开条幅接受刘先生的采访。

  刘先生问:你是拆迁问题,为什麽法院已经判你胜诉却拿不到赔偿?为什么对这些违法官员不追究他们的违法行为。

  我答:在中国能够有能力搞开发项目的公司,没有几家真正有经济实力的,多数开发商靠的是人脉,也就是说每个开发商的背后依靠的是一个庞大关系网,是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在利益的驱使下,成为开发商的和伙人,他们本着利益最大化,凌驾于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权大于法,钱能通天的潜规则。

  以我的案子为例:长春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是管理和执行长春市城市拆迁管理条例行政主管部门,却和开发商勾结在一起。在吉林鑫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商),没有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为其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违反了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申请房屋拆迁的单位或个人,必须到市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同时缴纳拆迁管理费。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应提交下列文件和资料;(一)房屋拆迁申请和拆迁计划;(二)建设计划、建设规划和建设用地批准文件;(三)回迁房屋建设专项资金储蓄到位的证明和建设项目资金证明;(四)经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回迁房屋位置建设平面图。

  违规办证这只是一个行政错误,但实施拆迁就是违法犯罪,因为宪法明确规定老百姓的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政府、法院、开发商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浩浩荡荡在光天化日下违法强拆我的工厂,这种暴行比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种违法行为在中国成为法外之法合法化。一个国家治理的好坏,是靠法律的执行情况来衡量,如果法律失效,必然导致社会失序。在长春市这种违法的事,仅在2001年至2002年吉林省审计厅,在2003年审计查出拆迁办徐源江,违法下发房屋拆迁许可证64件,那末,拆迁办徐源江违法拆除多少房屋?违法下发多少件裁决书、限期搬迁决定书?国有土地流失多少?这位每时每刻都在违法的干部,不但没有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治罪,相反年年先进,由处级升到局级,更甚者长春市原政法委书记乌兰否定了审计厅的审计报告说:“徐源江是一位好干部,我举报不实,不准查办”。

  在此,我有必要交代一下开发商、及徐源江的背景:开发商真正的老板是原吉林省原省长高严,高严是原国务院总理李鹏的亲家,高严现已经犯错误下落不明。开发商历年来开发利益收为己有,出了问题由省、市两级政府买单。例如:2001年开发商在长春市五马路搞开发,不给拆迁户盖回迁房,老百姓不能回迁上访,省、市政府不敢对开发商做处理,只好政府买单,省政府拿出4000万元、市政府拿出2000万元,回迁房子没盖上,高严出事,开发商见事不好,携款2000万元潜逃。开发公司是改革开放初期成立,创办以来截至2001年长春市政府给开发商减免各种费用上亿。这些事实在吉林省是公开的秘密,都有一定的记载。

  徐源江背景:徐源江为什么如此凌驾法律之上胆大妄为,只因长春市两任市长本着共同发财的原则,成为徐的保护伞,,徐源江曾担任原长春市市长李树的秘书,徐到拆迁办工作是李树安排,徐在拆迁办为李树及亲属捞取了很多好处,徐出了事由李树出面摆平。

  长春市第二位市长崔杰,2003年省审计厅审计的问题是原审计厅厅长崔杰为徐摆平,后崔杰任长春市市长,崔杰到任后他的哥兄弟任长春市土地储备中心的领导,徐源江现任长春市房地局副局长主管拆迁,他们狼狈为奸、违法占地、违法拆迁,崔杰曾因其它违法拆迁被处理,在报纸上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徐源江被记过处分.

  这种庞大的势力,我一个弱女子无能力与之抗衡。徐源江曾经在我面前扬言:“只要有他在我别想拿到一分钱,有本事你就告去”。利益集团在开发中利益的产生,有两种途径:1、只要拆迁办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开发商可以逃脱应向国家上缴的各种相关费用,土地不批或少批多占。2、开发商拆迁中在老百姓身上要捞取更大的好处,利用欺骗、掠夺、行政强迫、法院强制执行等手段,少给或不给被拆迁户房屋安置或补偿。

  以上原因就是我为什麽手握发生既判力的胜诉判决不能得到合理赔偿、没有办法追究违法者违法行为的原因。

  刘先生问:你在这请愿示威会有收获吗?如果使馆不理你你怎么办?

  我答:首先中国大使馆,在美国是代表党、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我是中国公民,在这里有一切情况应该同他们先交涉,我是善意地向大使递交材料,他们闭门不让进,这种行为,背离了党执政为民的原则。同时,利用美国警察对我进行诬陷,是一种内部矛盾向外扩大化,在国际上有损党的形象。我在这里请愿示威,能有多大收获,我不去在意,因为我在这里,从法律的角度讲,我没放弃我要回财产的权利。当初当地政府和法院抢我财产的时候,就没想给我,如果我能要回被强的财产,就证明中国法制建设有了进步,习近平主席的宪政梦是一定能够实现的。如果我胜诉在握的合理诉求,站在国际舞台上都得不到解决,那么国内那些访民又有什么希望?习近平主席的宪政梦,就是在愚弄百姓,中国13亿人民就跟着习近平主席做梦醒不了,老百姓一旦从梦中醒来,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的采访结束了。我送走了刘先生,继续抗议,向中国大使馆宣读,我写给大师的一封信,再读我的案情经过,在对使馆进行普法教育。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我们收起条幅,结束一天的请愿示威!

马永田
2013年7月3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