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赴美上访日记连载之十五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并在联合国前请愿示威活动满100天之后,于2013年7月1日移师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继续进行无限期请愿示威活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赴美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五部分,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2-39天。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2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一大早起来,外边就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吃完早饭,坐着等雨停,一上午下一回停一会,天象水灌一样,没能到大使馆请愿示威。

  在家没事上网,看到一篇报道,令我感到很茫然。

《苏大学生暑期调查:江苏陆庄暴拆逼迁半月连死三人》原文部分摘抄。

  2013年7月20日,江苏陆庄村十组村民陆陈氏死在被暴力强拆后建起的窝棚里,19日夜,陆陈氏觉得身体不适,子女发现后,立即决定送往附近县人民医院,可是由于暴力强拆,村里公路被拆迁人员破坏,加上灌云最近下了几次暴雨,道路泥泞,耽误了时辰,陆陈氏死在她坚守三年的废墟上。

  大约在同一时间,被陆庄群众誉为抗强拆老英雄——陆增华的岳父也在这风雨交加的黑夜里,含恨辞世。据村民讲,这位老人膝下无儿,和闺女一家住在一起,多次参加陆庄反强拆反圈地运动,在陆庄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在几天前深夜里,他的床头窗户都遭到黑官员指派的黑社会两名成员打砸,报警无效。

  老人受到过度惊吓,数日告别了这个讲法制的社会主义国家。

  2013年7月3日,陆庄村党小组组长,三十二名陆庄村老共产党员联名向中共江苏省委反映江苏陆庄暴力强拆事件的发起人之一陆庆童也同样含冤辞世,死不瞑目。

  村民向我们出示2012年6月底,陆庄村32位党员请求省委彻底调查暴力强拆陆庄打死村民陆增罗事件、公开陆庄财务账目问题以及严惩暴力强拆和打死村民陆增罗的凶手的公开信,它就是以陆庆童为杰出代表的几个陆庄老共产党员于2012年7月4日专程到南京向江苏省委递交“党心、民心的呼唤”的材料,一年过去了,没有任何部门对反映问题的党员回应,陆庆童在郁闷中经受贫困、贪官和病魔等共同折磨后离开人世,年仅66岁。

  暴力强征 手段超黑 骇人听闻

  当地很多村民证实,自2010年3月,江苏灌云在没有任何合法批文的情况下,对陆庄村老宅区进行非法拆迁,导致近十起重大恶性事件:

  2010年9月,当地政府官员强征土地,逼迫农妇王琴在征地官员眼前喝农药死亡。
  2011年5月,暴力强拆,打死(晕)村民陆增罗,然后焚尸(身)灭迹。
  2012年8月,对方政府公开雇佣黑社会成员在光天化日之下重伤护地农妇陈秀梅,导致其数月后不治身亡。

  在近三年强征暴拆中,打死、打伤陆增罗、陈秀梅、陆西拓、吴采平、陆计先、陆金阳、陆金连、陶桂云等近四十人,据胡星斗在陆庄拆迁研讨会上介绍,由于暴力强拆,陆庄村民被拘1000人次。通过本次调查,这个信息得到当地村民的证实。

  当地村民认为,地方官比抗战后期日军要野蛮和凶残得多。

  2013年6月底7月初,黑拆官员安排手下爪牙打砸护地多家农户门窗,打伤一个叫小二路的年轻护地村民,采用药物喷洒的方法使村民陆金洞、陆计先等农户家近10亩黄豆死亡,报警无果。

  有知情的村民告诉我们,参与暴力强拆打死村民的大小官员基本都获得高升,凶手付启成现已在灌云建设局上班。殴打八旬老共产党员陆计先的组委邹平其照样在乡政府上班。

  官方假话一车 口号成堆

  在庄严而肃穆的灌云县国土局大厦附近,仅在两座大桥栏杆上,我们看到红色条幅,上面漂亮口号如雷贯耳:

  加快土地复垦 促进生态文明建设
  严格土地执法督察 维护良好用地秩序
  节约今天一片土 留给后人一寸金
  推动确权颁证 保障农民土地权益

  以上这些冤死的老百姓,到底该由谁来负责?为什么中国这个法治国家,会出现这些无法无天的事?老百姓到底该找谁去诉冤情?是谁给这些野蛮的地方官的权利如此猖狂掠夺?醒醒吧!给老百姓一条活路吧!被报道的这些惨案在中国也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

马永田
2013年8月1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3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到中国驻美大使馆请愿示威,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在国内上访也是一天盼一天,一年盼一年,一盼就是12年。我来美国再有一周也半年了,天天抗议,每天都带着期盼带着希望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抗议”,地方政府已经觉得无所谓了。我再期盼9月份的到来,联合国将召开各国首脑会议,可能我不会再重复今天的故事,改写历史的时候到了。中国近代史是8年抗战日本投降,4年内战国民党去了台湾,新中国建国已经60几年。我上访12年已经用了两个历史转折点的时间,而我努力奋斗12年有余,依然还在原点,也许2013年9月是这场噩梦的结束。无论是怎样一个结果都该结束了!

  今天上午气温还比较适宜,到了下午气温偏高,但还不算太热,警察来了两次,记录我来和走的时间,可能是使馆区吧,对于我的抗议他们好像很紧张,这也是他们责任所在。今天来美国国务院办事机构办事的两位美国人,主动向我询问我在抗议什么事,我把传单给他们看,他们看完表示同情,我也很感谢他们的关注。

马永田
2013年8月2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6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到大使馆前抗议,警察又来做笔录,记录我抗议内容和结束时间,记录完后,没在有其他麻烦,警察正常巡逻,车到我跟前向我摆摆手,我回应一下也就过去了。

  最近几天接到国内访民电话,互相关心一下。但谈到一个问题,国内访民说:“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个新政策,涉法案件程序到了最高法的,最高法一个是维持原判或发回各省法院处理,如果案件当事人对省法院判决不服,最高人民法院一律不再受理,由当事人向省检察院申请公诉,如果省检察院不受理驳回申请,将在无程序”。我也是涉法案件,对这方面多少有一点了解,一般情况下检察院在原则上不受理申请公诉案件,一年也没有几件案件能被检察院受理并公诉的。如果让涉法案件走这一程序就等于案件程序穷尽,即使在冤的案子也没有可能翻案。多数访民感到非常地失望和迷茫,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压力很大,如果这样下去,真是把老百姓逼到绝路上去了!!!

马永田
2013年8月5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7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早晨一起床,外边就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大概在8点左右我刚想往外走,雨下大了,没办法继续等,下一会停一会,所以今天没去大使馆。

  杭浩东给我来电话说:“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了我们在国外抗议的有关文章,环球时报是上周采访我们的,发表的内容比较客观真实,非常感谢记者闫爽对我们的关注,感谢环球时报对我们的关注。

马永田
2013年8月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8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早晨华盛顿依然下着小雨,由于昨天没去,今天下雨也要去。到了大使馆才八点多展开条幅开始抗议,路过的车都停留观看,一会两位警察到来开始记录,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警察所说的意思我已经能明白,不知道他们的警察署有多大,每天来的警察都是新的面孔,但内容基本一样。我今天中午11.30分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房子有点漏雨,房东今天请人修房子,我回家配合监工。

  今天又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说要来我这里声援我,并有美国主流媒体要采访我,我很感谢这些朋友对我的关心,更感谢这些媒体对我的关注。

  这几天看到上海法官集体嫖娼的报道,我对我举报长春市原拆迁办主任徐源江的案件有所反省,当初我就没有再多下一些功夫,为什麽没像上海举报人这样去跟踪录像,当时在2003年徐源江曾提着箱子到宾馆赌博,被我的朋友看到告诉我,我为什么就没去给他抓个现行呢?徐源江主管拆迁20几年,儿子被他送到国外读书,他的钱又能从哪来,虽然我已经掌握他很多罪证,但因涉及的官员职务太高,数量有十几位省级和副省级,所以我在吉林省动不了他们,我到了中纪委举报他们,他们就跟到中纪委去摆平。

  我记得在05年,我向吉林省省委副书记林岩志举报徐源江并提供相关证据,林岩志很重视,批示给省纪委书记杜学芳,杜学芳批示给长春市纪委书记刘元俊,刘元俊下大力度调查,结果涉及十几位省级和副省级官员,刘元俊在五一节还进京接访,但在五月四日突然死亡,市纪委工作由副书记王楠主持,王楠是徐元江多年铁哥们,此案就不了了之了。我到中纪委举报并说明这些情况,中纪委开始很重视,向吉林省要结果,吉林省开始做工作,我在向中纪委控告从此无人理睬。民告官即使证据确凿也很难告倒他们。这就是中国腐败为什麽这么猖狂的原因。

马永田
2013年8月7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39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是我来美国整整六个月,13年来,总是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尽管我是胜诉案件,但是,一点进展没有,被抢的财产还是不能要回来,长春市政府是土匪,南关区法院是强盗。

  我刚开始上访要比现在还难,记得我第一次到长春市拆迁办上访,是徐源江接待,我告开发商在2001年5月4日给我公司停水、停电。徐源江接待我时更加明确说:“开发商给你停水、停电是对的,就是让你工厂没办法生产,逼你们搬走,你们不走拆迁还怎么进行”?我当时说明我们不是不支持拆迁,而是我的工厂还没有和开发商达成拆迁补偿协议,我公司现在已经有订货合同,不能耽误时间,在我和开发商达成协议后,我们会抓紧时间把工厂搬走,现在我的生产必须继续进行,把损失降到最低。徐源江不容分说把韩晓光处长叫到他的办公室告诉韩晓光:“她这个事就这样了,必须给她们停水、停电,你告诉开发商这样做是对的”。徐源江又对着我说:“你回去吧,这件事是我让开发商这样做的,你找我也只能这样了”。我当时说这样做会给我造成很大损失的,这个责任由谁来承担?徐源江说:“这个你只好和开发商去谈,我们没有办法”。徐源江让韩晓光把我领到楼下他的办公室说问题由他来处理,到了韩晓光的办公室,韩晓光按照徐源江的指示给开发商打电话说:“给马永田工厂停水、停电的事就这么办了,不能恢复,徐主任也是这个意见”。

  如果说开发商是强盗,那么拆迁办就是强盗他爹,法院就是开发商和拆迁办的一条狗。整个中国血腥暴拆,是政府拆迁办造成的,没有他们的支持,就没有今天所有的恶果。对那些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所付出生命的被强拆户,政府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马永田
2013年8月8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