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炳武、王玉华



  2013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这里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35)-(41)篇。……

◇ ◆ ◇ ◆ ◇ ◆ ◇ ◆ ◇ ◆ ◇ ◆ ◇ ◆ ◇ ◆ ◇ ◆ ◇

为王炳章请愿日记(35)



  八月一日

  昨天下午来到渥太华接替大姐的请愿任务。我们的请愿到今天已经35天了,虽然炳章还没出来,但我们得到了多方人士及个团体的极大支持。在此我代表王家全体成员向个位朋友鞠躬感谢!我们相信心诚则灵。愿主继续与我们同在,保守炳章在监狱的日子。

  今天又来到大使馆前情愿。

  早上一直下雨,时大时小。看到不能再等了,就冒雨出来了。刚挂好标语,太阳公公就出来打了声招乎。之后的雨就不算大了,按计划完成了今天的请愿。天公做美。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记得小时候爱看打仗片,真枪真炮打国民党,打蒋介石,打小日本。地道战,地雷战不知看了多少回,百看不厌。看到国民党和日本鬼子被打得人仰马翻,心里很开心,真为新四军八路军高兴。到现在,当年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敌人,倒成了朋友。难道手无寸铁为民争自由的王炳章比蒋介石还敌人?

王炳武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为王炳章请愿日记(36)



  八月一日

  今天天高云淡,气候诒人。我的心情也自然舒畅了很多。

  将标语像片安置好,就急忙打开电脑开始我公司的事务。偶尔抬头看看兰天,瞧一瞧身边炳章,孩子及父母的照片。心里琢磨着哥哥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发脾气;他现在应该近入梦乡了吧……他会梦见谁呢?一定想孩子了吧……


永不放弃 Never Give up:

  正想着,一个加拿大原住民老人走过来,开始问我的由来。他一边听我的故事,一边摇头,我注意到他的手有时还挥一挥。他告诉我,他家四代都住在附近的一个保护区。祖先曾与后来人争取土地权奋斗了很长时间,但从不妥协,最后终于成功。很多后代都从事人权工作。他最后紧握我的手说:坚持你的想念,绝不放弃,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你哥哥会和你们团聚的。

  说来也巧,这时有好几个司机按喇叭声援。我向他们挥手致敬,仰天祈祷:主啊,是祢施恩典的时候了!

王炳武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为王炳章请愿日记(37)



  八月三日

  今天又是一个蓝天白云,气候怡人的日子。


做个中国人

  走在去使馆的路上,看到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不知不觉地唱起了《我爱你中国》。那熟悉的旋律与词语让我心潮澎湃。毕竟中国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我与她有千丝万缕联系。每次唱起这首歌我都会热泪盈眶。这时,我又一次想起了我和炳章的那次长谈……

  那是1982年9月的一个晚上,也就是他刚刚顺利完成了博士论文答辩的那个晚上。炳章告诉了我他那改了他一生的计划:"我的弟弟,我要效仿孙中山先生,放弃我的医学生涯,把我的一生献给祖国的民主事业,做个真正的中国人"。他继续说:"我这些天一直彻夜难眠,想了很多很多。我是个外科医生,我可以用手术刀割去患者的毒瘤,治好几个病人,但民主自由才能拯救我们整个民族。所有我要放弃衣锦还乡,高官厚禄的机会"。我心里虽然有所准备,但没有想到他有这么一个宏伟的计划。我立即表示坚决支持,但还是担心地问:"你知道这是一条荆棘密布水深火热出生入死的路吗"?炳章回答说:"我已经准备好了上刀山下火海的打算"。我又跟他说:“那你的家可能就难了,你可要做好最坏的准备阿”!他回答:“弟弟你说得对”。那天我们聊到深夜……

  后来他到了纽约,于同年11月组织了“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创办了《中国之春》。为表示我的支持,我同意用“武炜”的化名做了”民联“的常委。还参加了头几次的代表大会。

  炳章的决定不止改变了他的一生,也改变了王家的一生,影响了很多人。2003年2月10日,当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炳章无期徒刑时,炳章振臂高呼:中国民主必胜!当时在场的妹妹和姐夫失声痛哭。

  哥哥,我们坚信你坐的牢,值了!!!

  我附上我和哥哥炳章1981年在蒙特利尔坎可地亚大学举办的《京兆王氏书法展览》时的一张照片,与大家共勉:做个中国人。

王炳武8月3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为王炳章请愿日记(38)



  八月四日

  我们近来讲了很多炳章的过去。我想将我上次看炳章的情形跟大家说一下,也请大家关注。

  那是去年11月6日,正巧是我的生日,但我没有对炳章提起。令我大吃一惊的是:他一见到我就大发雷霆,喊:“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死呀,你们怎么不管我的死活”。我当时都愣了,半天才说:“我们怎么会想你死呢,我们一直努力在救你呀!我们能做的都做了”。“你们在外面过的舒舒服服,不管我的死活,我随时都会断气,你们还有良心吗”。他越骂越生气,还把电话挂了。我当时一头雾水,炳章以前不这样啊,但我立即意识到他有可能精神不正常了。我记得代时一年前看他时,他就对代时发过一场脾气,气的代时差一点立刻离开。他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向孩子发脾气呀,见了孩子应该高兴才对啊!

  我当时非常诧异异,以为他只是郁闷发发脾气而已。过了好一回儿,炳章拿起电话抬起头说:“炳武啊,我想咱妈妈呀,我想孩子们呀,我想出去,我受不了了……。”我赶紧问:“哥哥,你是不是病了?那里不舒服?”这时他告诉我他的哮喘最近极其严重,韶关的气候非常不利,他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我赶紧安慰他说,你不会死的,主会眷顾你的。

  炳章莫名其妙发火骂人的事,我一直没太留意。直到我们最近开始请愿活动,有些人权专家询问炳章的精神状况时,我才将我和代时最近看他的情景说出来。据这些专家分析:介于炳章前几年并没有这种奇怪的现象,在这样长期单独关押的情况下,他有可能已经得了中级精神分裂症。加上静脉曲张,花粉过敏症和哮喘,他的生命的确有危险……

  那次会面,我最难受的是我没有将家母过世的事告诉他,怕他在狱里闹事,给管理人员惹麻烦。我妹妹过两天就会看炳章了,我们已再次叮嘱她还要对炳章隐瞒母亲过世的消息。真是难啊!

  今天是主日,是主耶稣复活的日子,也是爱的日子。愿主继续保守你,炳章!

王炳武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39)



 
  今天是周一,是这里的人文节。一早我和两个志愿者赶到加拿大国会前面请愿,对这两个朋友来说,是第一次做这种请愿活动,她们有些兴奋。我们讨论中国文化,欧洲文化,谈到人权,谈到为争取人权而牺牲的马丁.路得金,坐牢多年的曼德拉,舍弃家庭生活的昂山素季。她们向我了解早期的中国人权活动家,我向他们骄傲的介绍了国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同时也介绍了台湾人民实施民主的伟大实践。

  今天天气异常晴朗,游客很多,我们将横幅挂好一会儿,就有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主动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并激动地告诉我说,20年前他就知道炳章和《中国之春》,但遗憾的是他完全不知道炳章坐牢之事。他说他和老伴刚从国内移民来,没有多少钱,但是他们要为炳章捐钱和签名。两位西人第一天就遇到这么热心肠的人权观注者,令他们非常受感动。我们和老人家正聊着,又有一对西人年轻人过来向我们打听炳章的事情,志愿者马上向他们详细介绍了炳章的历史和目前被关押11年的情况,两位年轻人非常认真即刻表示要上网签名,并会将信息转给他们认识的所有朋友。我今天异常高兴,我的哥哥炳章会得救的,因为在我们请愿的每一天都会得到众多人的关注。这证明人权、人道、人文关怀是普世价值。它超越了国籍、肤色、人种之分。

  在国会前面请愿后我们又赶去使馆前面请愿(见照片),俩位朋友今天可是开了眼界。炳章哥哥我会将我们请愿中发生的每个细小感人的事情告诉你。并将这些感人的事情留给我们的后代永远保存。

  最近我们家还开了一个FACEBOOK 专页叫:Friends of Wang Bingzhang “王炳章之友”,希望关心炳章的朋友们浏览支持。

王炳武2013年8月5日于渥太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0)



  今天去了温哥华领事馆。领事馆坐落在温哥华富人区,地形高,房子气派,但比渥太华的规模小很多。从正面看是三层建筑,极其庄严肃穆。葛兰大道是连接温哥华和列治文的主要大道,两边均是富人住宅区。加之世界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坐落在该区的最西边,使该段地价飙升令人望而却步。既然是连接两个城市,交通自然异常繁忙。我这人喜欢看车,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车,奔驰,宝马,凌志,路虎,美洲豹,劳斯莱斯,林肯等等真是种类繁多。又发现开这些高档车的国人比例相当高。真是大长中国人的志气。这让我想到了25年前我去美国纽约长岛看炳章。

  炳章自中国民联主席位子退下后开始卖保险,要养老婆孩子和我们父母,这笔开销可是不小,他买了一个林肯老爷车,价格极其便宜也就是几百元,这是他平生的第一部车,好赖也是名牌车,到处拉生意也倒是装门面。想想在北京时买个自行车还乐得屁颠屁颠的呢。在美国第一次有了私家汽车当然高兴的不得了,连买瓶牛奶都开着车去。卖保险要跑路,车就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了。不过好景不长,车太旧,零件太老,几次抛锚在高速公路上造成交通堵塞。拖车费超出了买车钱。这让炳章领教了旧车的利害。因为经常修车与车行老板熟悉后聊天才知道这是玩家的车,所谓玩家就是买来作为那个年代的纪念而保存,且越久越稀少,作为乐趣每年开去古董车展览一下,夏天偶尔兜兜风。而且玩家基本自己会修理。每天捣鼓捣鼓是乐趣。由此看来车的学问也是大了去了。后来炳章卖保险赚了一点钱,租了一辆新车(按月还钱那种是白色的丰田)第二天上路在十字路口便撞到了别人的车。看来炳章真没有开新车的命,只能继续开着老林肯了。这是炳章买车的一桩小事。

王玉华2013年8月6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1)



  昨天写道炳章买老爷车的旧事一桩,本想接着写,但我的妹妹王梅在8月5日刚刚看望了炳章,7日回到加州,像以往一样全家人马上开了电话会议,会议持续了2个小时,家人都异常悲伤,电话中大家都哭了。下面是王梅看望炳章的情况叙述。

  我于2013年的8月5日在下午看望了我的大哥王炳章,我们交谈了30分钟,中间没有被打断。我向工作人员提出申请要做笔录,他们同意了我的要求。

  他看上去身体非常虚弱,慢慢地走进房间。他的头发全白了。他的身体明显是在急速退步,神情沮丧,他的外观明显比他的年龄实际年龄老很多。(66岁)。

  他说,他很高兴地看到他和他的孩子们在一起的照片,他和勤(他的妻子)那时他们是那么的年轻。

  他说,他非常担心目前的处境。他认为我们家属错过几个营救他出狱机会。他悲观的认为他不会很快得到释放。

  他不让我们再浪费钱请中国的律师。之前我们聘请了广州有名的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肖熊辉,缴纳了5万元人民币,条款清楚写明是看望王炳章5次,但只去了一次就再也不去了,我们家属要求退款,他强词夺理就是不退钱。炳章清楚他们是不会遵守任何法律条款的。提醒我们不要再花费冤枉钱。连坐牢的人都要欺负。这真是中国的悲哀……

  我向他讲述了我大姐,二姐,二哥和他的朋友们在渥太华请愿一事,他不住的点头,后他说,“他知道现在我们特别担心他,并作出非凡的努力营救他。”

  30分钟时间马上就到了,他情绪十分激动,激动,甚至使用不合情理的语言,另我感到他思维混乱。

  他突然大哭起来,哭着离开会见室。我也大哭一直看着他慢慢地走远走远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

  哥哥我会尽快再来看你的,坚持住我的好大哥……。


王玉华2013年8月8日于温哥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