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英、刘本琦情况的通报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刘本琦妻子刘英2013年8月4日凌晨00:25分给本人匆忙打来电话,告诉我说:“我是刘本琦妻子刘英,回来后一直无法和外界正常交往,请你转告所有关心刘本琦和我的人,我们非常感谢大家!”

  自从7.28刘英出狱之时,我就在不停地寻找他的下落,给她的宅电打去,永远是“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給她的姐姐曾打通一次,她姐姐说她已经回到自己家中,目前可能不方便,我叫她转告刘英立即给我来电话,并且把银行卡号给我,我好给她一点茶水钱。但是,自那以后,刘英姐姐的电话打通了后一直是奇怪的巨大声音,再也没有人接。我给刘英哥哥打电话,他说他在外地,没有刘英的手机号,只知道她已经出来了。

  因此,好容易接到了刘英本人的来电,本人感到非常高兴,赶紧问她:“你目前状况怎么样?身体好吗?能自由活动吗?”

  刘英很沮丧的说:“情况很不好,我的心脏病很严重,也没法和外面通讯,现在是趁着夜里出来,找一个少数民族的大妈借用手机,手机也快没有电了……”

  我赶紧问:“本琦判刑没有?”

  “还没判。”

  “你赶紧把银行卡号给我,我给你救点急。”

  但是,对方的手机就此断了。

  2012年7月18日,刘本琦仅仅因为说“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游行集会示威自由,十八大我们到北京游行去”就被抓捕,并且以“煽动”罪起诉。

  随后,为刘本琦奔走并且把他的情况大量介绍出去的刘英也在十天后的2012.28被捕随即被判劳动教养一年,两人六岁的儿子刘瑞佳因此流离失所。应该说,自从邓小平时代以来,如此株连九族之事还闻所未闻,因此,刘本琦——刘英一案一直为海内外高度关注。

  能得到刘英的这个电话我非常高兴,但是,也立即陷入了对刘英身体和处境的更大担忧。

  我希望青海格尔木当局能够正视刘本琦无罪的事实,立即将他释放,呼吁青海格尔木当局能够善待刘英,不要再对她和她家人进行非法监听非法迫害。


2013年8月4日09:24
转载自《参与》网刊
http://www.canyu.org/n78048c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