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赴美上访日记连载之十六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并在联合国前请愿示威活动满100天之后,于2013年7月1日移师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继续进行无限期请愿示威活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赴美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六部分,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40-46天。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40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一个访民的不幸,不只是一个人的不幸,而是一家人的不幸,按我的年龄,我们都有几个兄弟姐妹,在我上访这十几年中,哥哥姐姐们也不同程度地受牵连,在2006年9月28日,南关区法院开始对我控访,开始我已经向他们说明我在十一前后不去北京上访,当时孩子病情加重,我确实离不开,但南关区法院不信,必须24小时监控我,我的邻居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法,法院几台车十几个人在此监控,议论纷纷,我孩子到外面去玩,很多邻居开始问孩子“你妈干什么的,犯啥法了”,几岁孩子说不明白,回来问我“妈妈你犯啥法了警察看着你,邻居的奶奶都问”,当时我气得不不得了,家里我丈夫也受不了这种侮辱,和我吵架提出离婚。我要求见南关区法院院长,但院长不见我,看我的法官告诉我:“上边下令看着你我们在执行任务,我们没办法给你联系院长”。我当时家不能住,没办法给孩子找几件衣服,背个包领着孩子身我分文走出家门,没地方去只好在马路上站着,南关区法院的人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我,这样在邻居中影响更坏,我一想还是到公园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样影响会小一点,这时天渐渐黑了,孩子也饿了哭着和我要吃的,当时我经济上已经困难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确实没能力给孩子买吃的,我骗孩子等一回我们逃跑脱离他们妈妈就有办法带你去你大舅家,这样就有吃得了,孩子太小饿得难受,就哭着和南关区法院人说:“叔叔你们快走吧,我好去大舅家吃饭”,在这种情况下,看守们才和南关区法院领导联系反映我们的情况,法院领导让他们把我们拉到法院去,有两位副院长接待,当时我和他们说的很清楚,你们看着我,我丈夫要和我离婚,我们娘俩从此没吃、没住的,你们的行为要对你们造成的后果负责,那你们就继续看着,要不然你们撤出不再看着,我家庭问题我自己承担,南关区法院根本不听,两位副院长非常明确的告诉我“我们必须控制你,至于后果我们承担不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是我们的任务”。当时把我气的到了疯狂的地步,我当时就告诉南关区法院,北京这回我一定去,不但去我还要疯狂一次。

  我带着孩子强行离开南关区法院,南关区法院一行人开着车在后跟随,我到了哥哥家孩子才吃上饭。南关区法院把车停在我哥哥家门口每班五个人看守,头两天很严我没动,第三天半夜我带着孩子翻墙逃跑,逃到我姐姐家,姐姐家不敢住,姐姐给我安排到她们邻居家住。南关区法院当晚发现后,抓我嫂嫂逼迫她带领到我姐姐家抓我,到我姐姐家没找到我,后来我听南关区法院的人说:“就开始派人到北京去一伙人,在北京火车站堵我。派长春市火车站一伙人到哪去抓我”。我早有准备,我的亲属开车把我和孩子送到吉林市火车站买票上车,到天津下车,然后坐客车到北京。到北京第二天南关区法院在北京南站二十几个人把我和孩子抓住,送到长春市法院驻京办,当时值班的法官是杨绍强,他看了我的材料,带我去找长春市政府驻京秘书长,秘书长在打麻将不接待,杨绍强一生气把我和孩子放回南站,我们娘啦第三天到天安门打条幅抗议南关区法院罪行,被北京警察抓到天门派出所,我要求见领导,当时警察看了我的材料答应联系领导,同时通知吉林省公安厅驻京办,吉林省公安厅人到后,把此事摆平,通知长春市公安局接人,我和孩子被接到长春市驻京办,被南关区法院强行押回。

  我和孩子离开长春市去北京后,我的哥哥姐姐每天都提心吊胆为我担心。回来后都劝我不要再告了,他们真的很害怕我被抓进监狱。我回来后我丈夫和我办理了离婚手续,我没敢告诉哥哥姐姐。从此,我带着孩子晚上就住在火车站和医院的走廊里过夜,白天正常给孩子送到幼儿园,我去告状,在此期间我又欠下一万多元的外债。不能再写了,想起这些心里很难受。

马永田
2013年8月9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43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天气很热,到了家才摆脱这种高温,打开空调真的是一种享受,这是在美国的居住条件有所提高。当初我在北京上访,从2008年我们访民旅馆不让住,都建立档案,旅馆和公安局联网,访民是不得入住的高危人士,

  一旦拿着身份证入住,二十分钟内警察就到旅馆被抓走,我们只好在个人开的黑店居住,一个屋住十几个人上下铺,没有空调,只有一个非常小的吊扇,热得就像在蒸汽房里一样,没有洗澡的地方,只有到了晚上自己打一盆水擦一擦身子。蚊子白天就有,到了夜晚很难入睡。

  每天一大早起床就得往各个信访口跑去排队。如果到最高检去上访,由于限定人数,无论冬天还是夏天,每次都要头一天晚上去,在最高检门外住一夜,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发表,然后在八点多才能进最高检接待室,大概一上午能接待完,到了下午还要去中纪委信访或人大信访,一天下来递表时间并不长,排队时间是几个小时或十几个小时。记得有一次,中纪委信访还在四十二条时,我早晨三点起床,到中纪委也就是四点半钟左右,在哪排队的人已经二百多人,后来又有很多加赛的,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派上,进了接待室,到了窗口也就几分钟就给材料给扔出来了说:“干部违法违纪不归中纪委管,让我找信访局去”,到了信访局又说了:“到中纪委去”。问题存在,到底哪管找不到。

  在05、06、07年的时候,那时到北京上访更累,当时对闯门管的不严(闯门就是到中南海或中央领导驻地去告状),应该说是一种默许,我一大早起床,第一站到东交民巷温家宝家,派出所在哪有车,用车把访民拉到派出所开始登记,然后把访民放走。第二站到天安门去,在那也有车接访民,把访民拉倒派出所登记,然后再放人走。第三站到中南海,同样是把访民用车拉到府右街派出所,到这里不随便把访民放走,而是通知地方驻京办来接,驻京办从府右街派出所把访民接出来再放走。

  闯三个门一般也就一上午时间,到了下午,就得到远一点的地方去,例如:玉泉山、地安门、政法委、政协等等,到各个领导家住所,程序和以上闯门一致,等回到住处每一天都很晚,可以说一天下来累的,躺下就不想起来。吃的大多是一元钱馒头,随身携带饿了就吃点,可了就喝自己带的自来水。

  08年开始对闯门就严了。我记得我08年五、六月份去府右街闯门,开始有规定的,第一次闯门给访民下训诫书,第二次拘留,第三次教养。

  除了这些外,每天还要邮一套信,这一套信成本复印二十几元钱(邮一套信指北京各个信访口全邮),邮最便宜的信邮费四十元左右,如果在重大会议时,邮信一套成本下来就一百多元,刚开始我一周邮五套信,后来实在没钱就邮四套信。访民到北京吃住非常艰苦,把钱全部用在打字、复印和给各个信访口邮信上了。

  尽管访民吃尽了苦头、费尽了心思、想尽了办法。但那些官老爷们从来就没重视过访民的苦心,访民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歧视对象。这一切不知道是访民的悲哀还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马永田
2013年8月12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45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气温有点凉,风也很大,条幅挂上一会就要刮倒,一会也不敢离开。澳大利亚大使馆也遭到涂鸦,被写上红色“拆”字,这是民心所向。想想看,中国有多少老百姓是在政府违法镇压下被强拆的,强权势力官商勾结把掠夺民财当成了一种既得利益又捞政绩的双赢途径。对老百姓而言房产是我们的全部财产,是用一生积攒下来的一个落脚之地,一个家庭如果没有房子,就等于没有根。几个大使馆遭到涂鸦,这只是写几个字而已,并没有去侵吞谁的财产,中国政府就有点耐不住性子,有些专家就出来说三道四了,而我们的政府违法抢夺老百姓的财产时,又有谁管了?

  我是胜诉案件,在2002年长春市中级法院已经认定政府和南关区法院强拆我公司违法.2003年长春市政府内部通报我遭到强拆是一起错案。明显的行政和司法双重侵权,可我告了13年了,到现在没有任何一家赔偿机构赔偿我一分钱。当初在2001年强拆我时,我的母亲脑出血,一岁半的孩子被惊吓成癫痫病,财产被掠夺的一无所有,谁能够理解我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现在又有谁能告诉我,我的财产到那一天能要回来。以拆迁为名抢我财产,我告状就拘留、关黑监狱、限制人身自由,事实上这就是给我判了个无期徒刑,13年我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我整个精神全部陷在这场争斗中,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倒希望全世界的大使馆都写上拆字,如果中国政府再不讲理,不归还老百姓的财产,老百姓就起来强拆政府,让当权者感受一下被强拆的滋味,让他们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老百姓才是一个政权存亡的主宰者。既然,政府、法院违法强拆老百姓合法化,那么,老百姓强拆政府就应该合法,领导们不整天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那就该让受害的老百姓享受一下这个平等。

马永田
2013年8月14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46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我到大使馆,发现一个问题,我刚把条幅展开,使馆里每天我都能看见的两名工作人员,站在院里看着我开始议论,我虽然听不清楚,但我感觉到是在说我。昨天我回家时,就有使馆里的人跟踪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能是澳大利亚被涂鸦的事,又触动他们神经了吧,又开始要整事吧,不管他们,无论怎么说我去了大使馆就难受。

  今天接到国内访民电话说:“前一段时间,北京一天就抓四十多位访民,现在要比任何时期镇压的都厉害,还有不少访民失踪,”。我算是幸运的,如果在国内这次肯定是镇压的对象。

马永田
2013年8月15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