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玉华



  2013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这里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42)-(45)篇。……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2)



  我的炳章哥哥走远了,他又被带回到单人牢房,手中小小的通话话筒重似铁锤,撞击着我的心,妹妹的手在颤抖,泪已流干,心在流血。大陆电影中描述的国民党关押共产党囚犯的恐怖镜头与目前的情景是百分百的吻合。想到以往受到的爱党教育和对中国共产党的崇拜现在变得那么的滑稽可笑。对一个执政60年,不允许异议声音发声,随意治罪不同政见者,这样的执政党让我的爱早已逝尽。我的炳章哥哥被实施酷刑单独关押11年连续4000多天啊!渣滓洞电影中被关押的共产党女英雄江姐就是被单独关押的。

  王家可以探视炳章的亲属中已经有4个人在4年前均被禁止入境。4年前炳章女儿王天安获得签证,但在深圳海关却被拒绝入境,而后连签证也停了。我的两个姐姐也在4年前被禁止进入中国。太太宁勤勤也被拒绝入境。仁心,人道,亲情全然不顾。当官的一句话探视权利就被剥夺了。这就发生在当今的中国,我的感觉是文明离中国越来越远。

王玉华2013年8月9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3)



  妹妹的心情极其沉重,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电话中哭着跟我说大哥太惨了。每次家人看望炳章后都极度的悲伤。韶关监狱位于广东省的北部山区,有山环绕。每次我们去探视他均由2-3位警官陪同,开车前往。到达监狱大门后值班警官开门我们的车进入。先在会见室等候,大约15分钟左右炳章与两位警官一起走进来。我们的谈话会被录音,如果讲到敏感问题谈话会被打断。短短30分钟会面我们恨不得当作一天用。

  说起探视炳章的事情,曾发生过另我们家属十分气愤的事情。那次是炳武去看望他,每次炳章可以邀请三个家人探视,但被邀请的家人不一定刚好有时间,这样我们就得换人去,那次则由炳武代替我去。但是狱政科的人就是不允许炳武代替我探视,炳武下跪给值班的官员求情,但还是无果,炳武无功而返。机票,时间白白浪费了。但倒霉的是屋漏又逢下雨天,在机场转机时钱包又被偷了。炳武真是欲哭无泪,好在护照在手提电脑包里,办理了登机手续飞到母校按时完成了讲学工作。借钱返回了加拿大。炳章哥哥你在遭罪,我们也在遭罪阿。

王玉华2013年8月10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4)



  炳武作为弟弟看望炳章哥哥的次数最多,记得最初一次去看望炳章,炳章向炳武讲到他被强迫政治学习,而且是每天都学习两个小时,炳章及其反感,他向炳武表示如果再继续下去他就要绝食反抗。他们的通话马上被停止了,一位副监狱长马上出来向炳武说“我们可以将政治学习减少一个小时,劝劝你哥哥别绝食。之后炳章的政治学习减少了,由此推断监狱方面的权力是满大的。

  每个月炳章可以邮寄一封家书给我们,每每都是艰难的打开,但又是非常急切地仔细地阅读他的家书,这是来自亲人的消息,而且每月只有一封,我们分析炳章每句话,希望可以判断他是否受到虐待,情绪如何,病情如何……心情自是沉重无比。炳章入狱的第二年我们家属连续6个月没有探视邀请,我们焦虑万分,打电话给监狱管理局,回答全是官话“没接到监狱方面的报告”。电话打到监狱狱政科回答又是官话“电话不能回答任何问题”。日夜煎熬终于接到邀请函,妹妹王梅去看他,才知道王炳章因为反抗单独关押,在一次集体洗澡的机会,他大喊“我叫王炳章,我被单独关押,我抗议”。结果三个管教上去将他按倒在地。因此炳章被惩罚6个月不可以见家属。被单独关押又被拒绝见家属,实在残忍之极。连马克思主义的鼻祖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都讲到“单独关押是最残忍的刑法。”而他最痛恨和鞭笞的违反人类文明的残忍刑法正在中国延续。

王玉华2013年8月12日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45)



  温哥华中国领事馆搬家到999百老汇和欧卡街交界的地方,人流来来往往的异常繁忙。我看着来办理签证的人流,想到4年前办理签证时发生的一件趣事。那天我到达领事馆很早,领取了号码边看书边等候。不知不觉就到了12:00。突然叫号停,所有办理签证的窗口关闭等候的人们不知发生什么事,在前面的人大声说他们去吃饭了,一小时后开门办公。等候的人吵开了,为什么没个通知说休息就休息,我们请了半天假来办签证,原本计划下午回去上班。可现在你们去吃饭,我们就得延长请假时间,原本半天的事就得花一天时间才可以完成。人们闹闹哄哄的吵成一片,敲玻璃的,剁地板的,甚至骂街的也有。我一看上午递表是没有希望了,只好先出去吃饭。停车费是交纳到12:00的,这一闹,时间延误了,得了告票一张86元。这下子签证成本就大增了,真是无奈。下午总算是将申请表交上了。返回家已经是下午3:00。更可笑的是,3天后我去取签证,交纳了120元的签证服务费,回到家一看,没给签证。第二天跑回去询问,窗口小姐一脸茫然拿着护照进入后面询问,后出来说不给签,我问道“为什么”她答得很干脆”无可奉告”。我还要理论,她窗户一关走了。

王玉华2013年8月13日于温哥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