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第二轮启动,赴美上访日记连载之十七


  2010年麻雀行动第一轮的参加者,杨海涵先生的母亲马永田女士,不久前到达美国,赴联合国上访,启动了第二轮的麻雀行动,并在联合国前请愿示威活动满100天之后,于2013年7月1日移师华盛顿的中国驻美大使馆继续进行无限期请愿示威活动。我们从550期开始连载她的赴美上访日记,以及麻雀行动第二轮的其他活动报道。下面是连载的第十七部分,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47-51天。


◇ ◆ ◇ ◆ ◇ ◆ ◇ ◆ ◇ ◆ ◇ ◆ ◇ ◆ ◇ ◆ ◇ ◆ ◇

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47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温度适宜不冷不热,做在花丛里看着蓝天和白云,心情还算好。警察巡逻看见我只是热情地打招呼,也没做记录,还算挺顺利。有伙中国游客到此拍照,看到我的抗议的条幅,都很吃惊和我聊国内拆迁的事情,也是对这种暴力拆迁无可奈何,聊了一会,我帮助他们照相,照完像我们又聊了一会,他们因为赶时间就走了。

  “拆迁”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比较恐怖的事,拆迁在1998年到3003年这段时间要比现在恐怖多,那时候不叫“拆迁”应该叫“抢拆”,只要拆迁办申请,法院不管是是非非,就像黑社会一样,一伙强盗到了就抢、砸、扒。

  我记得我们邻居有一位孤寡老人叫王燕,一辈子没结婚,靠卖老鼠药为生,在拆迁前房屋产权证手续全部办完了,就差50元钱工本费没交起,房屋产权证没领到手,没过几天,房地局因拆迁冻结一切业务。开发商在摸底时有一个叫林志的知道此事,非要让王燕把房子低价卖给他,王燕没同意,林志对王燕说:“我买你房子,你认为价格低不卖,看你还能不能得到这个价,我让你什么都捞不着”。老人不服,认为自己的房子怎么什么都捞不着。没想到南关区法院韩志宽等人在老人没得到任何安置补偿的情况下,突然强拆老人房屋,法院去拆迁窗户,老人去护着窗户,法院去拆门老人去护着门,法院的人多,老人一看自己的两件小房护不住了,当时急得跪地求饶,一个劲地磕头,求法院别拆他的房子,在场的老百姓很多人都哭了,可法院把老人推到一边还是把房子拆了,拆完之后,韩志宽还欺骗老人帮忙给要房子,老人从他侄子那借来3000元钱给韩志宽,韩志宽钱收了,可房子没老人要来。从此,老人再也没有居住的地方四处流浪,后来我听他侄子说老人以捡破烂为生,在一个桥洞子用所料布搭个窝棚居住,可能是冬天被冻死了。

  还有一件事我在给大家说说。2001年在我公司马路对面也拆迁,拆迁后建楼,在原地就有一栋楼没拆,新建的楼高,和原有的楼间距不够遮光,原有的楼老百姓就阻止开工,到处告状,开发商就找到南关区法院帮忙,南关区法院副院长和行政庭庭长韩志宽带领法院的和黑社会上百人,到哪里就开始拉警戒线,老百姓一看就往警戒线外边跑,有几个岁数大的和残疾人没跑出来,法院就开始带领这伙黑社会的开打,被打的人中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老人的孙子在坦克学校是教官,(坦克学校校址在长春市)听说爷爷被打和两个战友回来看看,什么都没说,打车就要走,被南关区法院从出租车上拽下来就开打,把三个教官打的满脸是血,并给戴上手铐,铐回南关区法院,坦克学校校长知道后,直接同市长通话,命令学员全副武装,用两台军车拉着就到达现场,南关区法院提前得到通知赶紧就跑,坦克学校一看现场没人,直接开车到南关区法院,命令法院在十分钟内把三个教官交出来,如果不放人铲平南关区法院,法院在强大的压力下赶紧放人。这件事长春市纪检委介入,南关区法院副院长调离司法队伍,韩志宽、金龙、蒋莉萍等参与者被记过处理。

  韩志宽、金龙、蒋莉萍在记过处理没几天,再一次违法强拆我公司。中国法律是什么?在这些违法的法官眼里只不过是裸体的妓女,共他们娱乐和玩的。

马永田
2013年8月16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0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看到环球时报北京时间19日报道,觉得很可笑,是是非非张冠李戴,一些事情为了说谎出现了很多笑话。例如:环球时报说:“访民抗议示威了申请绿卡”。华人在美国申请绿卡,可以通过各种理由,只要是自己经历过的复合获得绿卡要求即可。为什麽还要无冤去抗议获得,如果没有冤情可以通过其他理由获得,而艾芙蓉在联合国抗议二年,申请绿卡并没有通过,这又如何解释呢?

  环球时报采访我之后,曾经以英文版进行过报道,比较真实。报道内容与中文版报道截然不同,一次采访英文报道和中文报道两个版本。这又说明了什么呢?我将在近日把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翻译成中文,并将两次报道同时发表,希望大家辨别是非。

  我的案子,是2002年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我胜诉,认定长春市建委和南关区法院强拆我公司违法。2003年长春市政府内部通报强拆我公司是错案。那么这种违法行为确是人民政府和人民法院干的,现在已经是违法强拆我家十三年,又有哪位违法者承担责任了?环球时报说:“给我补偿不到位”,现在我本人郑重宣布:不是补偿不到位,而是分文没给我,不但有房产,还有一车产品被抢走,砸碎产品,将我母亲和孩子连拖再打仍在大街上,打、砸、抢后,还大放鞭炮几十分钟,并且灭失了我公司全部文字档案,贪官徐源江还违法涂改我公司在省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档案。

  我在国内上访十二年,还有什么渠道我没走?最后是长春市市长不执行法院判决,并无端拘留、关黑监狱,最后发展到只要我到北京上访就被南关区法院和吉林省公安厅黑监狱的警察打。到底是谁给中国脸上抹黑?到底是谁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又是谁把中国老百姓推上国际?

  我现在正式向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联盟副秘书长刘青挑战:我马永田正式邀请副秘书长刘青先生在联合国小广场摆下擂台,对我抗议违法强拆事实进行辩论,如果我输了,我从此不再告状,并回国接受法律制裁。如果刘青先生输了,依法依规赔偿我十三年的损失,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还我公道。我从今日起将查找刘青先生办公地址,以邮寄方式向刘青先生下战书。届时向媒体公布。

  环球时报说:“我们的抗议有政治目的”。这种说法我只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抗议目的很简单:归还我的财产,赔偿损失,追究违法者的责任。我没有政治诉求,又何谈政治目的?

  环球时报的报道,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非常感谢他们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真诚地说一声:谢谢!!!更加感谢对我的关注,再一次谢谢!!!

马永田
2013年8月19日
电话:6262832175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麻雀行动请愿示威第51天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这几天在网上看到有关国内暴力拆迁的报道,砍断胳膊和腿,用工具车把双腿碾压粉碎性骨折被截肢,血淋淋的现实惨不忍睹,政府官员在场观看参与。

  这样的噩梦,在中国的老百姓已经忍受二十几年。告,老百姓就成了社会不稳定因素,就是政府和党的敌对分子,老百姓就有政治目的。在中国一切事物一旦上升到政治,那就不是没胳膊没腿的事情,还要蹲监坐狱。一旦发生事情,由于舆论的压力,有些地方政府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顶罪的全是临时工,政府一点责任没有,警察不作为是正常工作。真的不知道这些临时工,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可能现在在中国强拆都是临时工指挥政府和公安局,这也就变相地说在中国执政的全是临时工。包括城管杀人还是临时工。临时工可以包打天下那么政府官员都在干啥呢???

马永田
2013年8月21日
电话:626283217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