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玉华


  2013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下面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以及在温哥华街头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55)-(61)篇。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55)



  8月22日,晴

  弟妹从多伦多来,我们一起去给父母扫墓。爸爸86岁走了,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的炳章悲痛欲绝,近一年时间每每来信提到父亲。爸爸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他言语不多,但是他心里明白孩子是他的宝贝,是他的希望,是他生命的延续,物质的丰腴是短暂的,一技再身会受益终生。爸爸执着坚持让我们读书,即使在最最困难的失去财产的55年和60-63年期间爸爸坚持如故。我们5个兄弟姐妹得益于爸爸的智慧和坚强读完大学。在中国那个年代读书跳龙门是唯一的出路。再苦再累爸爸都坚持着。我们深深怀念着父亲。炳章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可以到父亲的墓碑前向父亲鞠上一躬,烧烛香,他的愿望可以实现吗?

王玉华2013年8月22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56)



  8月23日,晴

  炳章的遗憾还在继续,他至今不知道老妈妈去世的噩耗。经常来信告诉他发现的新秘方来治疗妈妈的顽疾。记得他离开北京去青海之前经常带我妈妈去看炳。我妈妈口腔溃疡异常严重,经常痛得无法吃饭,所以她特别瘦。炳章找了北大医院中医科的一个主任给我妈妈看病,此人的药方非常管用,妈妈的口腔溃疡得到控制。出国前妈妈还特地带了药方到国外。炳章作为长子做到了爱家里的每一个人。特别记得是他救了爸爸的一命。1973年夏天我接到电话从插队的农场赶回家,炳章严肃的告诉我,爸爸确诊为胃癌已经住进了北大医院。负责检查是北大医院放射科的范岩主任,第一次钡餐喝下去,照片模糊范主任说不像是胃癌。炳章哥哥不放弃请求做第二次,两次钡餐后照片清晰了,确诊为胃癌。当时爸爸才55岁,正值壮年,小妹妹王梅才12岁如果爸爸倒下这一家可如何是好.炳章哥哥召开了家庭会议,全家每个人分工,日夜两班去医院照顾爸爸的,买菜做饭的。跑路送饭的。多亏了炳章哥哥爸爸住院的第三天便做了手术,手术前炳章握着爸爸的手说“爸爸,儿子和你一起进手术室,我在你身边守护着你。你放心,我请了我的导师给你做手术你会得救的”。北大医院是北京医学院的教学医院,炳章自然熟悉外科的每一个人。爸爸得救了。老爸幸福的活到86岁看到了他所有的5个孩子结婚生子,还帮助炳章带大了老二,带大了我的儿子。炳章天生是个做医生的好材料,这点我深信不疑。

王玉华2013年8月23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57)



  8月24日,晴

  炳章从事民运的第二年有了第一个儿子,既高兴又烦恼,高兴的是有了儿子,烦恼的是在极其不稳定的生活状态下如何带孩子。他们两个真是好命,宁家全家上下为第一个第三代孩子欢喜若狂,外公外婆自然高兴承担抚养的工作。鉴于当时的环境这个孩子随了妈妈的姓,他就是汉斯宁。对外称是大舅的孩子,外公外婆将他带回台湾抚养除几个知心人外没人知道他是炳章儿子。二儿子在3年后出生,我的爸妈则去了纽约带老二。在纽约带老二期间正值炳章事业的高峰,每天家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在这儿,车水马龙可不是正常理解的车水马龙,来人多是投靠中国民联的,我爸妈除带孩子外还负责做饭,我妈妈做饭是一把好手,快捷的是打卤面,炸酱面,蒸包子一会就好,大家都喜欢吃。今天发表这篇日记,如果有当年与炳章共事的朋友看到肯定会想起我妈妈做的饭菜。我和炳章调侃说“全家老小搞民运”。

王玉华
2013年8月24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58)



  8月25日,晴

  收到炳章今年4月的来信,他回忆了和勤勤相知相遇相结合的童话故事。炳章在1979年到麦吉尔大学后在中国同学会办的激流杂志上发表文章,介绍中国医学界的成绩,并给激流杂志写过两首诗。此诗是用隶书写的,编辑部很喜欢,将其放在激流杂志的内页。勤勤看到此诗作,喜欢的爱不释手将其剪下贴在家中钢琴上方。后中国年青的钢琴家汪洋访问加拿大,上帝安排炳章和勤勤都出席了演奏会。在演奏会后的聚会上勤勤得知炳章来自大陆,主动递上名片,还邀请炳章去家里做客,并将乘车路线详细告诉了炳章。周日炳章到了勤勤家看到墙上挂的隶书,问勤勤“你想见到这个书法家吗”?勤回答“当然想。”他应该在五六十岁吧,炳章笑着说“他远在天边尽在眼前”。勤勤惊讶地看着炳章。第二天勤打来电话邀请炳章去喝咖啡,他们就这样有缘相遇了,那是1980年的夏天。

王玉华2013年8月25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59)



  勤勤在台湾眷村出生,眷村是大陆老兵到台湾后居住的地方,歌星邓丽君也是在眷村长大。初期的眷村条件艰苦,物质不够丰富。自幼勤勤便养成了朴素的生活习惯。她的父亲是台湾有名的外科医生。那时台湾也实行援外医疗队(援助非洲国家)他的父亲带队,全家跟随。因非洲教育落后,妈妈便带着孩子来到了加拿大。为生活妈妈开了一个小干洗店,几个孩子都做帮手。听电话接订单的,洗衣服的,给客户送衣服的,全家忙得不亦乐乎,几个孩子都勤奋好学,学律师的,学工程的,学神学的,勤学的是生物化学。可能勤勤本不喜欢生物化学,遇到炳章这样一个政治痴狂者两个人一拍即合,天不怕地不怕的抱去了纽约。勤的英文极好,又有中国文学基础,帮助炳章准备英文材料,修改英文发言稿是一等一的好手。两人配合默契,出双入对着实现煞旁人。我第一次见到她深深为她的美丽聪明所吸引,我有事喜欢向她咨询,我们两个无话不谈很合得来。姑嫂相处愉快也是不多见的。我很骄傲有这么一个好嫂子。

王玉华2013年8月26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0)



  8月27日 阴

  炳章做了20年民主梦,直到2002夏季他被诱捕。2002年12月22日中国政府突然宣布正式逮捕炳章并被起诉。全家顿时陷入慌乱中。那时我的爸爸已经84岁,妈妈已经81岁。妈妈整天以泪洗面,每天看炳章的照片。爸爸一言不发整天呆呆的坐着,饭桌上炳章的名字成了禁忌。一天我开车出去办事看到爸爸坐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掉眼泪。我坚强的爸爸一生只哭过两次,一次是文革中被关押,担心会死去,妈妈一人无法养育5个孩子。这是第二次哭泣.眼看着心爱的长子被冤枉做牢,作为父亲心中的愤怒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爸爸要回国与政府拼命,可是身在国外哪个儿女也不会让他回去拼命的。一位84岁的老人他除了掉眼泪又能做什么呢?

  我的眼泪无声的掉下。我将车子停在路边大哭了一顿。我知道我要为父母救我的哥哥。我马上和先生商量,后决定将房子卖掉,筹集钱救炳章。

王玉华
2013年8月27日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1)



  8月28日晴

  爸爸出生在河北省,河北大面积土地是贫瘠的。河北人历来有闯关东的历史。爸爸13岁闯关东学徒。我的五爷爷在沈阳可以给予关照,爸爸就去了沈阳。包吃包住,每年1元大洋的薪水。沈阳冬天异常寒冷,爸爸带去的棉鞋破了也没钱买新的,没有出徒不得回家,爸爸的双脚冻得裂了口子流血。五奶奶看到了心痛得直掉眼泪。马上给爸爸做了新棉鞋。3年出徒后爸爸开始做起了煤炭生意。几年后又开了一个卖炊具的商店。一站住脚马上将爷爷奶奶,妈妈和小叔小姑接到了沈阳。我的姐姐和炳章哥哥都是在沈阳出生的。1948年底解放军兵临城下包围了沈阳,城里居民只许出,不许进。断水断电发生粮荒。爸爸只得带着全家逃回了河北。

  1952年爸爸又带着全家来北京谋生。来时买了几只羊和牛自己办起了奶厂。后公司合营,爸爸响应政府号召将牛和羊全部上交给了国家。爸爸自幼为人和善平易待人,从不惹祸。政府安排的会计工作做了30年没有加过工资。(那时都这样)用微薄的工资养育我们5个孩字。教育我们好好读书。没想到听了政府一辈子的话,政府却抓了他的爱子,并判处无期徒刑。他不想在孩子和妈妈的面前哭。只好自己偷偷的哭。爸爸为他的爱子哭,为他老无所养而哭。为他的孙儿失去父爱而哭……

王玉华
2013年8月28日于温哥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