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连载)

王玉华


  2013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入狱11周年,由王炳章家人及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各地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等众多群体在全球各地组织集会、示威和请愿活动,要求释放王炳章。这里是在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前以及在温哥华街头接力请愿的王炳章妹妹王玉华、弟弟王炳武和姐姐王金环的请愿日记第(62)-(69)篇。……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2)



  8月30日,晴

  2006年3月25日爸爸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接到妈妈电话我赶回家。我先生和我将爸爸扶起来,爸爸做在椅子上静静的不说话。我们连忙将爸爸送去医院,呼吸科的专科医生会诊后告诉我们爸爸的肺部功能已经不行了,医生注射了急救药物后告诉我们要做好准备。我哭着和医生讲“请你让我的爸爸活下去,他要见他的儿子”。4个孩子和11个孙子辈的孩子全来了。独独缺了炳章。二儿子炳武和爱孙日夜守着爸爸。5天后爸爸离世了,爸爸最终没能见到炳章。爸爸病后我们家属马上写了信给胡锦涛主席希望可以让炳章回来奔丧,但希望最终落空。

王玉华
2013年8月30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3)



 8月31日,晴

 月底了月亮圆圆的格外明亮,爸爸过世后的第一个中秋我带着妈妈去看爸爸。我们众子孙为爸爸做了一个墓碑,黑色的花岗岩的墓碑显得庄重。墓碑上镶嵌着爸爸的彩色照片,爸爸微笑着。见到好。至今我将这照片放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我可以天天见到爸爸。妈妈哭了很长时间,他们患难与共70载,养育了5个孩子,还为炳章带大了二儿子,为我带大了我的儿子。闯关东,战乱,逃难,饥荒,挨饿,文革挨斗,灾难一个接一个从未间断。1985年出国与儿子团圆,以为灾难就此结束,但万万没有想到近90岁时爱子被绑架了。这苦难非同小可爸爸难以承受。已经戒烟很长时间的爸爸又开始吸烟了。他的心有多痛有多苦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决定卖房子筹钱救炳章,爸爸知道后只是叹气流眼泪。爸爸妈妈和我一起搬到小房子去住了。

王玉华
2013年8月31日于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4)



  王家的困苦难还在继续,2011年3月妈妈病重,妈妈握着我的手绝望地看着我,已经无法说话,我测试妈妈的脉搏发现心跳异常缓慢,心力衰竭了。我马上将妈妈送去医院。我心中悲愤万分,炳章已经被关押近10年。妈妈的爱子远在天边无法尽孝。炳章尽忠付出的代价是无比巨大的。中国尽忠就无法尽孝的悲剧还在上演……

王玉华9月1日温哥华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5)



  早上7:00赶去机场去纽约参加营救炳章的活动。纽约是中国之春杂志的发刊地,它记录了中国民联创立,壮大到巅峰的过程。遗憾的是它被人为的摧毁了。这一度让炳章痛彻心肺。回国组党成了他的另一个起点。如今海外的中国人成立的党派无数。民主的思想已经普及,客观的说炳章做了先期的普及工作。成功不必有我。无论如何他们这一代是值得赞赏的。

9月2日于多伦多机场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6)



  纽约大雨,飞机晚点5个小时,原本8:00到达,但是到了深夜1:00才到达。等我的朋友们还在等。匆匆讲过明天的安排大家便回家睡觉去了,躺下我才感到浑身痛。毕竟我也60岁了,呈强的年代已经离我远去。法拉盛这个地方离机场太近,轰轰的声音闹了一夜,地二天发现住的地方距离火车站也特近,一夜无眠。头痛的厉害跑出去找药房,买了药吃下去好些后参加今天的会议。我的发言已经在博迅上传播。炳章哥哥,我在纽约你有感觉吗?

  于此同时,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我们家人,加拿大国会议员,“良心之友”及国际特赦,为炳章的自由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要求加拿大政府,哈伯总理及伯德外长借俄罗斯二十强高峰会议机会向习进平主席要求释放王炳章。与会来宾还当场签署了要求联合国人权组织出面制止对炳章酷刑式的单独关押并立刻释放王炳章的呼吁书。

  前加拿大司法部长,现任国会议员俄文﹒克特勒博士,国际特赦加拿大秘书长阿理斯﹒纳威先生,前国会议员大为.库格先生,等,都签了字(见图片)。

  当天下午,家人及友人又到中国大使馆前请愿(见照片)。

王玉华
9月3日于纽约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7)



  9月4日纽约

  法拉盛这个中国人集中的地方人气真是旺盛。空中的飞机呼啸而过,地铁数分钟一趟,早上送货的卡车喇叭响个不停,今早还有摩托车飞驰而过。街上人潮汹涌。杂货店,蔬菜店,理发店,饭店,小吃店。旺中带静的只有图书馆了。应中国民主党的邀请来到纽约参与营救炳章的活动,发言中讲到狱中炳章情况时不禁失声痛哭,与会的人无不流泪感慨。这当中有炳章的老友,有80、90后新生代。承蒙微薄高手北风先生到场将我的发言迅速上传上网,我的发言瞬间传到万里之外,使许多许多人了解炳章健康恶化的真实情况,参与到营救炳章的行列。感谢高科技使地球变小,使资讯瞬间传遍。它会改变中国的,我深信不疑。

王玉华2013年9月4日于纽约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8)



  参加民主党营救炳章的会议后我很感动,当年与炳章意见相左的人,曾经脸红脖子粗的人也站出来为炳章呼吁。王家感谢这些朋友的真挚友谊,他们是王家的恩人。也是炳章要终身铭记的人。

  他们的心怀是宽广的。人在受难的时候一句关怀的话,一个名信片,几元钱的赞助都是受难者活下去的动力。锦上添花无需赞,雪中送炭显真情。

王玉华9月5日于纽约

◇ ◆ ◇ ◆ ◇ ◆ ◇ ◆ ◇ ◆ ◇ ◆ ◇ ◆ ◇ ◆ ◇ ◆ ◇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69)



  9月6日晴

  今天第一次参加网友视频发言,我将炳章狱中病况再一次向更多的人介绍,希望大家关心。

  大家表示要用最直接可行的方法关注炳章。打电话写信都是好方法。写信的地址是:

  广东韶关市黃岗十里厅10-22北江监狱王炳章博士收

  邮政编码是512032。电话:+86-751-8836-024 或者025、027,都是监狱的电话。

  每一张卡片,每一个电话都会使监狱方面知道更多的人在关注炳章。有利于炳章的释放。我坚信一条:做就是成功的开始,耕耘在先收获在后是万古不变的。

王玉华9月6日于纽约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