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呼吁释放王炳章而被抓的经过

苏冀



  “周六20:00到周日8:00到近便高级法院附近 无异征 静坐,呼吁当局 非公开 释放王炳章。破局在即,党外力量既要灵活,又要展示信念。”

  我由之前的几天起,在QQ群等处公开地散发以上呼吁,周六凌晨被抓到派出所。对警察的讯问,我解释了所发的内容:

  无异征就是说,异议分子在行动中要避免让一般民众能觉察到的对抗性;

  非公开就是说,转型需要一个过渡期,先政治协商然后竞争性民主。以上两点能减少阻力,似乎秦永敏呼吁政治对话的公开信也是此意;

  破局在即就是说,体制内的新闻稿和如吴敬琏这样的重要的发言人频称全面改革,似乎就是真正变革的意思,背景就是西方的积极做空、唱空经济,国内财政困难,诸如此类的问题给当权者带来极大的压力。

  我说,呼吁释放王炳章并不意味着赞同他曾经提出的观点,而且在看起来势不可挡的大转型中,如未陷入动荡,当权者和反对派必然要和解、合作,尤其是和资历比较深、坐牢时间比较长的代表人物,还包括企业家、学者等各方面人士都要参与到更广泛、更平等、真实有效的政治协商中来。最近王炳章的妹妹十多年来首次探望了他,说明了形势的进展。放人是一个必要的重要步骤。

  傍晚的时候我和另两个打架的年轻人被一同送到朝阳看守所。之前我就考虑过,因王炳章比较敏感,声援者面临着多种风险,因此当旁边其中一个年轻人说他头疼时,我轻声对他说“放松”。到看守所后,警察对医生说,我的扰乱社会秩序罪确定,按之进行体检。然后抽血、CT等,因睡眠、进食不足,冒了几次虚汗,也是经验不足。看见两个偷窃手机的年轻人付了大礼包钱之后进入送监通道,警察跟他俩说大礼包就是牙膏肥皂手纸等。然后在一室内感觉等了大约45分钟,熬时间时我就想监室生存的艰苦程度以及应对方式,因2011年茉莉花期间曾听人说起各区县看守所过度拥挤,犯人间等级森严。晕乎中蒙胧听到门外说“……禁闭室……”,也许晚九点,我突然被带离了看守所。

  ……

  周六中午之后便衣就未出现。

  ……

  周日中午之后似乎由片警接管。

  ……

2013年9月16日
作者供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