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老友张显扬

严家祺



  张显扬在昨天9.18傍晚因心力衰竭,抢救了一两小时而去世。我认识显扬有三十多年,听到这一消息,万分悲痛。近一年前,张显扬病危,两次住进北京ICU重症加护病房,经过抢救,在夫人张靓文精心看护和爱的召唤下,病情趋于平稳。今年春天,他病情稳定,又开始写书,书名是《趋势与选择:历史决定论批判》,张显扬在《自序》中说:“我这一生,只三句话可以了结:信奉马克思主义,活用马克思主义,批判马克思主义。如果上苍眷顾,假我以时日,或许批判马克思主义这件事还能继续下去。”让显扬放心的是,这本书在他去世前一个多月已经出版。

 
1993年张显扬在巴黎(右1张显扬)

  张显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几年中,在《人民日报》和中国许多报刊上,对毛泽东文化革命的“继续革命理论”进行了大张旗鼓的批判,是当时胡耀邦思想解放运动中的一名旗手。张显扬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马克思恩格斯研究室主任,他很快觉悟到,批判毛泽东,必须找到毛泽东思想的来源,他是中国有影响力的马克思主义专家,他研究了一生马克思主义,最后的结论是“必须批判马克思主义”。

  今天的中国,与毛泽东时代大不相同了。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逐渐资本主义化了,而国家政治制度仍然是专制的。中国社会的资本主义化,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经过邓小平时期、江泽民时期、胡锦涛时期,在三十年时间中逐步形成的。但今天中国的资本主义,并不是当代欧美的资本主义,而是马克思时代的“老资本主义”,这正是产生马克思主义的土壤。看一看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时期的法国和英国吧。一方面,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造成了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另一方面,社会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中国农民工的遭遇远比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差得多。中国今天的社会状况,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土壤,而且是毛泽东思想重新抬头的最好时机。

  毛泽东在统一中国大陆后,像帝王一样进行统治。毛泽东的道路,在政治体制上,是回复中国“帝制”传统,在经济体制上,是苏联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毛泽东独揽中国大陆大权二十七年,从“暴力土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人民公社化”、“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无一不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灾难。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思想把中国的经济引到了崩溃的边缘,毛泽东思想不能救中国。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唱红打黑,造反有理”。在今天中国社会愈来愈资本主义化的情况下“崇毛”,就是挑起全国范围内的“阶级仇恨”和“阶级斗争”。贪官必须惩办,贪官外逃,是害怕惩罚。但其他资本外逃,是害怕毛泽东思想在中国重新抬头。西方国家的富裕,与对私人财产权的保护、对任何人创业致富的鼓励息息相关。当中国的财富不断转移到西方国家后,中国就会再次陷入贫困。

  正是张显扬一大批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批判了毛泽东“继续革命”的理论,推动了中国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现在中国“两极分化”的问题,就像当年欧美国家用民主和社会公正的方法避免了“无产阶级革命”一样,今天的中国,不能用“崇马”、“崇毛”的旧办法来解决,必须开辟民主法治和社会公正的新道路,才能解决今天中国面临的问题。张显扬从“批判毛泽东继续革命”到“批判马克思主义”,正是为推动中国进步所必须走的一步。张显扬的事业是促进中国进步的事业。

2013年9月19日
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9/yanjiaqi99/6_1.s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