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82岁的王秀英老太太致敬

王向理



  当我们面对一个82岁的老太太双手高举“我们给了朝鲜多少钱?”条幅,并要中央财政部回答,被拒绝后,以此状告后者,向北京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时,我想我们每个中国公民都不会不为之感叹和赞扬。

  根据宪法公民权利的规定,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监督政府的作为,对国家大事,对国民收入支出,对重大项目的财政花费,都有知情权。在外援方面也不例外。政府有责任有义务告知人民;但是多少年来,基本上都没有这样做,对普通民众是保密的,尽管他们是纳税人,大把大把援外的钱,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血汗直接创造出来的。

  我们对朝鲜够仁慈慷慨了。一直到现在仍然欺骗着人门的所谓抗美援朝,所谓反对美国侵略,所谓“雄赳赳,气昂昂,保和平,卫家乡”等,根本不是官方向我们宣传那回事,事实是金日成挑起,毛泽东、斯大林介入的妄图吞并南朝鲜的侵略战争,为此我中国,包括毛泽东儿子在内数十万年轻人,死葬在异国的土地上同时,我国援助的每年军费支出,据非正常透露,竟占了各年财政收入的50%。所谓唇亡齿寒,我们所有的人员牺牲和财政支出,是非常必要的光荣的,绝对是无耻谎言,但它却一直哄瞒着天真的人们。六十多年过去,年年无私大量援助这个要饭吃,被西方称的流氓国家,这几年似乎照样向我们大张狮子口。如此,粮食钢铁、油料等物资,更有用人民币兑换多少多少亿的美元,送到他们手里。当然如果他们确实遇有灾害,适当支援是必要的,问题是这个穷的无法再穷的国家,很可能用我们的无私,发展制造国际条约不允许的核武器,挑起事端,甚至会威胁到我国的安全。所以人民更有理由追问:我们给了朝鲜多少钱?82岁的王秀英老太太,不顾年老体弱,其作为是完全合法和高尚的,可以肯定,这个状告中央政府财政部的官司,不管输赢,她都是胜利者,她所代表的包括我们在内的亿万普通公民也都是胜利者。

  我们可以以此打开突破口,再继续追问,多少年来,我们缺衣少食,在包括饿殍遍野和三代工人家庭住在一间小房年代,一共给了那个“朋友加兄弟”多少亿美元,居然吃着我们无私援助的大米、用我们的枪炮子弹打我们,打伤打死我们的人不知多少!我们还可以追问,那个“天涯若比邻”欧洲的唯一马克思主义和革命明灯,这个曾一切被我们包下来的国家,糟蹋和浪费我们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的多少东西,多少钱财。

  在所谓毛泽东时代,中国的普通平民百姓,特别是工人农民,都是生活在贫困之中,甚至在饿殍遍野的几年里,中共领导和政府对外援助似乎也没有减少,照样很大方。为了养这个明灯狗咬赫鲁晓夫,我们情愿饿死也要先喂他肥肥的。在我国人民最为苦难的1960年,向加拿大购买进口的数千吨小抹货运轮船,正在驶回我某港口,已经近在咫尺,那不知马上救活多少饥饿死亡线上挣扎的我国公民,然而就在这关口,这个小国兄弟来要粮食了,说他们那里的人肚子也不饱,我国政府风格真高,国家主席大笔一挥,令这艘大船,立马调转船头给他们送去了。这件事,我想年纪大点从那个饥饿年代过来的人都会知道,它是作为我党我国政府国际主义的伟大精神逐级传达过的。

  我们也有理由追问,在支持世界革命,在支持亚非拉民主民族革命的花费。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前某年,非洲某国向中国加要多少多少钱,国务院总理副总理们商量来研究去,决定给某某亿,可在党是领导一切决定一切的制度下,必须经毛泽东批准,毛泽东也是大笔一挥,在多少亿后面加了一个0,数额马上成了原数额的十倍。国务院的领导无法理解,但也必须执行。

  总之,我们对外援助是非常慷慨的,简直慷慨到不顾国情,不自量力,不顾自己人民的死活,六十多年花费的钱,肯定是一个庞大数字,国家领导人,财政部门的部长局长们和经手人员肯定一清二楚,但是我们普通公民谁都不会知道的,我们的知情权被剥夺的净光,现在我们必须以法律为武器,要回自己的权利。

  为此,我们向敢于走在前头的老太太王秀英学习、致敬!

2013年10月9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