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食感言

肖国珍



  绝食的时候,肌肠是饿的,心灵却反比往日平静一些。

  自袁冬诸友进去后,我的生活就失去安宁——这是一种心灵的感受,是痛苦与愤怒交互作用的感受。接着,丁家喜、赵常青、刘萍、宋泽、许志永、郭飞雄、李化平、王功权等朋友相继被捕。

  每一被抓公民的后面,都是一个受迫害的故事。孤冷苦酸,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他们的家人也因此蒙难。

  蒙难的又岂只是他们?

  当我躺在席梦思上,我想着:他们睡在木板甚至地板统铺上,或单独被关小号;

  当我享受甘饴,我想着:他们在忍饥挨饿;

  当我工作或休闲时,我都想着:失去最珍爱的自由的他们,此刻情况怎么样呢?

  有多少次,不管是私下聊天还是公众场合,每每谈到他们,我就无法自制,泪流满面!

  常青已是四度入狱,飞雄、志永、宋泽等,已是二度入狱——这还没算上他们曾经遭受的其他种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哪怕是第一次入狱的朋友,他们每一天、每一刻的时间与自由,都是何等值得珍视?

  由此上溯六十四年,所有良心犯,不亦如斯乎?

  又不能不想起,王炳章、高智晟、刘贤斌等。这些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至今系狱!

  于很多人而言,绝食需要下决心;于很多人而言,虽绝食一天亦是不易。那么,对于被剥夺自由的他们,处于饥饿半饥饿和孤独之中的他们,被恶意折磨的他们,长期系狱又是怎样的煎熬呢?

  思想上常有矛盾:有时想,应当和他们一样受苦,心里方安。有时想,应当把他们因坐牢而少吃的那一部份,吃了;把他们因坐牢而未能做的那一部分工作,做了。

  现在,朋友们在绝食。我参加。这,算是将我前一种想法,不及格地实现了一次。

  然后,我该去实践第二种想法了。

  借用林肯的说法,在此立誓:不能让他们白白坐牢,我们要竭尽全力,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在上帝庇佑之下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

2014年1月4日星期六
作者供稿
5